erik-eastman-uuxR5zRHpZg-unsplash
Photo by Erik Eeastman on Unsplash

「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男人,我,和我以外的。」

我從年少時期開始就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我並不歸屬於何處,也打從心底不想歸屬於何處,我就是這樣的孩子。

還記得,我甚至連要分班都感到抗拒。

因此,這句話是我從年少時期開始就經常說的話。

這所學校只有兩種學生,我,和我以外的(笑)。

被歸類為「某某系」或是「某某類型」的人而活,我才不要這樣。

在我長大成人後,我注意到一件事。

想完成有歷史性的某件事情,就必然需要有某種程度的利己主義,並且要相信自己是特別的存在。

本來,要以特別的存在自居,理所當然就必須付諸努力,以及有發想的獨創性與勇氣。
以「我以外」的身分活著,應該會輕鬆好幾倍吧。

和周遭的人們一樣也無妨。成為被分類的其中一人也無所謂,或許安於現狀很輕鬆也不一定。

不過,無論再怎麼輕鬆和舒適,我也不想踏上「我以外」的人生。

縱使累人、辛苦、要做出怎麼樣的犧牲,我都想當獨一無二的「我」。

我想成為連自己的分身也束手無策,獨一無二的「我」。

今後,我應該也會繼續這麼說吧。

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男人,
我,和我以外的。


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面試與企劃會議。經紀人發現我竟然在這種場合下睡著,把我叫了起來,然而大家的視線,實在很稅利。

「啊──啊──要任用ROLAND還真是有風險,真不像話耶──」

「這必須要跟角色分配負責人報告才行啊──」

他們的視線,彷彿在這麼說一般。

很不可思議地,在被逼迫到這般逆境之時,人類就會有意料之外的發想。

若此時只是道個歉,這鐵定任誰都能做到。

能拯救我脫離這四面楚歌的窘境者,就是我那高尚講究的世界級幽默感。不知為何,我就是如此確信著。

於是,我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沒有在睡覺,只是在看眼皮的內側而已。」

……真不愧是我,這是多麼藝術性的回答啊!

首先,我從正面否定了睡著了的這個事實,也展現出我強烈的意志。

再者,儘管眼皮是離眼睛最近的存在,卻沒有任何人的視線願意停留。我並沒有無視如此悲慘的眼皮,而是用滿溢的慈悲心仔細地凝視它。

我若無其事地展現出這等如同溫柔化身的男子魅力。這可以說是兼具了強大與溫柔的二代同堂住宅吧,這種傳說級的裝蒜,可是會名留青史的。

大家聽到我這麼說之後,凍結的空氣一瞬間颳起了爆笑的旋風,這就不需要我多說明了吧。

結果,在數位候補中,我得到身為主要大使的機會。

後來,我向角色分配負責人詢問此事時,對方對我說:

「雖然還有許多因素,不過那時你所說的那一句話,使我確信要用ROLAND這個人呢。」

誠心誠意道歉當然很重要。

然而,在命懸一線的危機之際,能拯救你的力量是幽默感。

這個事件,使我再次認知到幽默感那深不見底的力量。

>>本文摘自《ROLAND》


roland-13

書名:ROLAND

作者:ROLAND

出版社:台灣角川

ROLAND

1992年7月27日於東京出生,血型AB型,身高182公分。為男公關、時尚模特兒、藝人以及企業家。被稱為現代男公關界的帝王,隸屬於SCHWARZ股份公司。擔任ROLANDALE股份公司社長兼SCHWARZ股份公司、ROLAND ENTERPRISE股份公司的代表取締役社長。高中畢業後升上大學,卻迅速地決定退學,2011年4月,以18歲的年紀開始當男公關。2013年,於21歲時以史上最高額的轉會費轉會到KG-PRODUCE,蔚為話題。2017年,於25歲時擔任該集團的取締役。2018年7月在生日派對活動上創下超過6000萬日圓的業績紀錄,成為該集團有史以來業績最高的紀錄保持人,同年年底從現役男公關引退。2019年1月宣布獨立創業,除了擔任男公關俱樂部「THE CLUB」的經營者以外,也是美容產品企畫與服裝業、男性美容沙龍「ROLAND Beauty Lounge」的經營者等,同時以企業家的身分活躍中。經常在媒體上演出,本書為第一本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