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eolu-eletu-E7RLgUjjazc-unsplash
Photo by Adeolu Eletu on Unsplash

在華爾街,歷史總是不斷重演。今天發生的事,昨天發生過,明天還有可能再次發生。你還記得我之前提到史塔頓壟斷玉米時,我如何回補空頭部位的故事吧?我也曾經在股市裡用過同樣的計謀。當時操作的是熱帶貿易公司(Tropical Trading)。不管做多或放空都讓我大賺一筆。

熱帶貿易的股票向來活躍,深受熱愛冒險的交易商青睞。媒體一再指責內線集團,認為他們一再抬高、摜壓、抬高、摜壓,製造過多價格波動,而不在意長線發展。有一天,一位我認識的傑出證券商說,熱帶貿易公司總裁墨里根(Mulligan)及其盟友的策略非常成功,整個股市可說是為他們服務,連伊利公司的丹尼爾.德魯(Daniel Drew)或美國糖業的老哈維梅爾都自嘆不如。墨里根他們時常鼓勵交易者放空熱帶貿易公司的股票,然後轉眼間榨乾他們的利潤。空頭們都已經感到麻木了,對利潤折損習以為常,再無憤怒或恐懼之情。

當然,也有人說熱帶貿易公司曾經發生過股市醜聞。但我深信這些批評者幾乎都曾被軋空過。既然這些場內交易員那麼頻繁地受到內線集團捉弄,為什麼還非買熱帶貿易公司股票不可呢?首先,場內交易員熱愛表現活躍的股票,熱帶貿易公司股票完全符合這點。這支股票從未出現長期的慘淡交易。他們不用費勁心思,也無須動腦筋,不必花時間,也不用煎熬地等待暴跌或暴漲。這支股票交易極度頻繁,所以總有足夠的股票讓你買進或賣出。除非空頭部位太大,導致一時找不到買盤。熱帶貿易公司的股票總是暴跌或暴漲,幾乎每一分鐘都會猝死又凜然復活!

不久以前,我像往年一樣到佛羅里達州過寒假,釣釣魚,生活非常開心。除了每天早上從報紙讀讀行情以外,股市完全不在我的視線範圍以內。某天早上,郵差送來半週一次的郵件,我發現熱帶貿易公司的報價為一五五美元。我記得上次的報價約為一四○美元。我猜想不久我們即將進入空頭市場。我準備放空股票,但也沒有太過著急,這就是為什麼我拋下行情不管跑來釣魚的原因。我相信,等真正的大魚上鉤時,再動身回返也來得及。時機成熟前,再如何地賣命也僅是徒勞無功。

站在市場大盤的同一側

那天早晨的報紙顯示:熱帶貿易公司是市場上最活躍的明星股,這與我看壞大盤的想法不謀而合,而熱帶貿易公司正是可以切入的重點股。因為我認為內線集團實在不應該在大盤蕭條時還猛力拉抬股價。儘管內線集團希望獲得利潤,還是得適時地鬆手。對交易商來說,不正常的狀況絕對會帶來損失,我認為,他們不應該拉抬這支股票的價格,沒有人能在股市犯下如此錯誤時,還能毫髮無傷地退場。

看完報紙後,我繼續沉溺在釣魚的世界裡,但我一直在想熱帶貿易公司的內線集團究竟會如何反應?他們肯定會慘賠,就像一個人縱身從二十層樓高的大樓一躍而下,必會粉身碎骨。我無心釣魚,只好拍了一封電報給證券商,要求對方以市價放空兩千股熱帶貿易,試試水溫。處理完電報後我才能繼續專心釣魚,當天漁穫滿滿。

當天下午,我收到證券商送來的電報。證券公司說他們以一五三美元的價格放空了兩千股熱帶貿易公司。狀況尚可接受,價格下跌,我放空股票,我的判斷無誤。我開始思考要怎麼樣才能讓這支股票跟著大盤下跌,而不是依照內線集團的炒作而上漲。此時,我意識到自己得趕快放棄釣竿,我離報價黑板太遠了。因此我快步離開營地,回到棕櫚灘,那裡有直通紐約的電報服務。

我一到棕櫚灘就發現那些內線集團蠢材還在嘗試拉抬股價,於是我又放空一筆兩千股熱帶貿易讓他們吃進,我收到成交回報後,又再追加放空兩千股,市場表現得很完美,依照我的操作而下跌。一切都相當順利,我出門喝酒慶祝,卻很難提得起勁來。我愈想就愈可惜,應該放空更多股票的。接著我回到交易大廳,再放空兩千股。

只有持續放空熱帶貿易,才讓我感到心滿意足。我陸續放空的股票總計達一萬股。我決定回到紐約,重返崗位,釣魚擇日再續。

當我一到紐約,便立刻著手了解該公司的營運狀況與發展可能性。情報更讓我確定自己的觀察相當準確,不管是當時大盤走向或是公司營收,都證明他們拉抬股價的行動過於輕浮。

這般漲勢不合理也不符合當時狀況,卻成功引起投資者的注意與跟風,這讓嘗到甜頭的內線集團一錯再錯。我決定放空更多股票,內線人士才終於收手。我以自己的方式再三試探市場,總計共放空三萬股熱帶貿易,此時股價已跌落至一三三美元。

曾經有人向我透露,熱帶貿易公司內線集團清楚知道每一張股票在華爾街的下落,他們精確掌握空頭的交易量與身分,另外他們還握有許多足以判定戰略的商業機密。他們老練而精明。總而言之,你不會想要和他們作對。不過事實勝於雄辯,市場大盤才是最親密的戰友。

重要的是擺在眼前的事實

當我知道自己的判斷準確時,我不會被煽動。我並不想逆著大勢而行,事實相反,其實我一直都因應著大盤走勢而動。因此,我深信內線集團將會因為實力不足而潰敗。他們早有太多失敗的前例。即使眾人皆知的反彈即將來臨,我也毫無所動。我認為,以不變應萬變才是最好的策略,那絕對比搶先回補並在股價攀高時再次放空更要聰明。因為堅持自己的立場,我賺了一百多萬美元。這絕對與預感、盤勢解讀功力或大膽無關。我靠的絕對是對判斷力的自信,這和聰明或想像力無關。知識是我的力量,而力量讓人無懼謊言。就算他們把謊言印在報價單上,謊言終會煙消雲散。

一年後,熱帶貿易的股價再次被拉抬到一五○美元,並連續幾週都徘徊在相同的價位。大勢往上走,多頭市場已到了漲勢末端,大盤理應回落。我測試過市場,因此深知此事。當時熱帶貿易公司的營運欠佳,即便大盤繼續上漲,我也不相信他們有能力繼續拉抬股價,何況當時大盤情況相當悲觀。於是我拋出手上持股,並打算放空一萬股。股價立刻隨著我的拋售下跌,市場背後沒有任何支撐力量。但接著,出現突如其來地大筆買進。

我發誓,我一眼就能看穿市場支撐力量出現,這絕非自誇。我突然想到,熱帶貿易的內線集團向來不視支撐股價為自身的道德責任之一,但他們現在卻在大盤下跌買進,顯然事有蹊蹺。他們不是笨蛋也不是慈善團體,更不是想拉抬股價好在櫃檯多賣些股票的承銷銀行。

股價就在我和其他空頭戶的一路拋售下往上攀升。我在一五三美元時回補一萬股,並在股價漲到一五六美元時反手做多,因為那時行情顯示最小阻力的路徑轉為上漲一途。我看衰總體市場,但是該個股的走向卻令人感到詫異,儘管大局尚稱合理。後來熱帶貿易股價一路飆升突破二○○美元,名驚四座。媒體報導我慘遭軋空損失了八、九百萬美元。他們太看得起我了,事實上我並沒有放空,而是做多。我持股還稍嫌久了些,導致我損失了部分帳面利益,你想知道我的理由嗎?因為我堅信熱帶貿易的內線集團必然會照我預想的方式操盤,假使我是內線集團,我絕對不做二想。但是我的任務是交易,不是嗎?可不是思考他們該如何計畫操盤策略。重要的是擺在眼前的事實,而非思考其他人的工作。

>>本文摘自《股票作手回憶錄(經典珍藏版,獨家收錄〈李佛摩交易語錄〉,養成洞悉人性與市場的贏家之眼)》


zT1dfQC2ojuLVdSMMsUuqw

埃德溫.勒菲弗(Edwin Lefèvre)

美國記者、作家及政治家。他最為人所稱頌的是有關於華爾街的著作。

勒菲弗出生於巴拿馬,年輕時曾到亞州與南美洲旅行,並成為一名記者。一九○九年,他受美國總統任命為外交官,出使義大利、法國及西班牙等數個國家。一九一三年結束外交生涯後,勒菲弗回到位在佛蒙特的家重拾寫作。敏銳的分析能力使他成為紅極一時的傳記作家,他的文章傾向揭發騙局和詭計的行為。

一九二○年代初,勒菲弗意識到,即便是最機警的記者,也無法得到有關華爾街操作的精髓,他決定撰寫有別於股市報價和紀實報導的文體;而傑西‧李佛摩這個以沉默寡言出名的作手,成為勒菲弗著作中的重要原型,經典之作《股票作手回憶錄》就此誕生,影響後世無數股市交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