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id-zawila-T2apDcwWGLA-unsplash
Photo by Dawid Zawiła on Unsplash

對負向的人拒而遠之

有人保證正向態度能具體大幅改善生活,從簡單實際的角度來看,這個論點或許是真的。若你「和藹可親」,別人比較可能會喜歡你,反之,若你長期都性情乖戾、吹毛求疵、脾氣暴躁,別人就可能比較不會喜歡你。大師們在網站或書上提出的行為建議大多無害。有個專門教人成功的正向思考網站提出這樣的建議:「保持微笑,主動和同事打招呼。」展現正向態度通常能獲得回報,眾人也都如此期待,在這樣的文化中,保持愉悅是金科玉律,而暴躁易怒則似乎萬惡不赦。有誰想和「負向」的人約會嗎?有誰想聘僱負向的人嗎?負向的人有什麼問題嗎?出人頭地的祕訣就是:不論內心真實感受為何,一定要裝出抱著正向看法的樣子。

談論如何表現正向舉止的第一本大作是戴爾.卡內基(Dale Carnegie)所寫的《人性的弱點》(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一九三六年初版,至今還沒絕版。卡內基的原本姓氏是卡尼杰(Carnagey),但顯然是為了與實業家安德魯.卡內基(Andrew Carnegie)較勁才改姓的。卡內基並沒有認為讀者會感到快樂,他只是認為,讀者若能裝出得宜的舉止,就能操控別人:「不想微笑時該怎麼辦呢?有兩個辦法。第一,強迫自己微笑。獨處時,強迫自己吹吹口哨或哼哼歌曲。」除了「強迫」自己表現正向舉止外,也可以接受訓練:「許多公司訓練總機人員用散發出關心與熱情的語調,來問候所有來電者。」總機人員用不著真的感到熱情,只需要「散發出」熱情。在《人性的弱點》這本書中,最高目標就是學習如何裝出誠意:「關心他人的樣子要誠懇,這個原則也適用於維持良好人際關係。」要怎麼「裝」出有誠意的樣子呢?書中並沒有解釋,不過不難想像,沒有學幾招演技是裝不出來的。一九八○年代,在一項知名的研究中,社會學家亞莉.霍希爾德(Arlie Hochschild)發現,航空公司規定空服員面對乘客必須時時保持愉悅,空服員因此感到壓力,並產生情緒耗竭的問題。霍希爾德訪談時告訴我:「空服員再也無法感覺到自己真正的情緒了。」

二十世紀,隨著時間過去,卡內基的建議卻顯得越來越洞中肯綮。越來越多中產階級的人不是農民與小企業老闆,而是大公司員工。在大公司裡,員工的勞力不是用在物質上(像是鋪鐵軌或採礦),而是用在別人身上,例如銷售人員要應付客戶,主管要應付下屬與同事。一九五六年,社會學家威廉.懷特(William H. Whyte)非常擔心,認為這種發展趨勢是在走向蘇俄的集體化社會,會使人喪失鬥志。他寫道:「組織生活就是如此,(人們)必須將大部分的工作時間花在各種團體中,而且不由得個人選擇。」人們得參加「一般會議、研討會、專題討論會、決策會議、下班後的討論小組、專案小組」。在這種人數眾多的場合,要完成工作,人際關係的「軟技能」變得比知識經驗更重要。卡內基觀察到,「就連在工程這類技術性的行業,一個人的財務成就,只有百分之十五左右來自技術知識,百分之八十五左右來自人事管理技巧。」

現在,幾乎人人都不需要別人提醒,就知道人際技能多重要。大部分的人都和別人一起工作、得應付別人、和別人相處。我們變成了別人生活中隨心情替換的電腦桌布,別人忽略了我們也有個人的特質與需求,把我們當成微笑與樂觀的可靠來源。二○○四年出版的勵志書《你的桶子有多滿?樂觀思想的神奇力量》(How Full Is Your Bucket? Positive Strategies for Work and Life)指出:「每一百人,就有九十九人想和正向的人在一起。」吹毛求疵、難以應付的人與笑容滿面、凡事說好的人,你會選擇和哪種人在一起呢?這個選擇看起來再簡單不過了。當「歡樂教」根深柢固時,乖乖遵奉才是明智之舉,因為同事絕對不希望看到你與眾不同。人力資源顧問葛瑞.托普琴克表示:「勞動統計局估計,職場上的負向態度與行為,像是遲到、無禮、犯錯、高流動率,每年造成美國公司損失三十億美元。」在美國,除了有明顯種族、性別、年齡、宗教等歧視的情況以外,雇主用什麼理由都能叫員工捲鋪蓋,包括無法營造正向氣氛。有位住在明尼亞波利斯的電腦維修員告訴我,他因為說了有歧視意味的話而丟了工作,但是從來沒有人明確告訴他到底是哪一句話,而是直接指控他嘲諷他人與表現「負向態度」。我網站上有位讀者叫朱麗,住在德州奧斯丁市,她寫信告訴我她在家得寶的客服中心工作的經驗:

我在那裡工作約一個月後,老闆把我拉進一間小房間,說我「顯然不夠快樂,不能待在那兒」。我每個月得支付最高三百美元的私人健保費與四百一十美元的助學貸款,為了付這些費用,我得另外兼五份工作,睡眠被剝奪了,我當然不高興啊。不過我記得我沒跟人說過「我討厭工作」這類的話啊。還有,我不曉得在客服中心上班得快快樂樂的才行。有個在客服中心工作的朋友說,被迫假裝快樂的那種感覺,就像你靈魂快死了的時候,有人幫你打手槍。

過去幾年來,對於正向表現的要求越來越露骨,不遵守的話就會受到嚴厲的處罰,以前只會導致生意失敗或丟掉工作,現在則是會遭人排擠與徹底孤立。二○○五年,「顛峰潛能訓練公司」創辦人哈福.艾克寫了《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這本暢銷書,建議大家遠離負向的人,就算他們和你住在一起也一樣:「找出生活中會掃興的情況或人,遠離這類情況,與這種人脫離關係。若家中有這種人,儘量別跟他們在一起。」事實上,這個建議已經成了勵志書的主要論述了,不論是基督教還是非宗教的勵志書都一樣。激勵講師兼求職教練傑佛瑞.基特瑪寫道:「『要擺脫生活中的負向者』,他們會浪費你的時間,把你拖垮。若無法擺脫他們(像是配偶或老闆),那就少和他們在一起。」若這樣說還不夠清楚,自稱「企業界饒舌天王」的激勵講師馬羅尼講得更明白:負向的人「爛透啦」!

這聽來或許刺耳,但負向的人確實爛透了。像你我這種正向的人,能量會被他們吸走,他們會把好公司、好團隊、好關係的能量與生命都吸走……不論如何,一定要遠離他們。若認識很久的人確實是負向的,會吸走你的能量,那就義無反顧跟他們切斷聯繫吧。相信我,少了他們,你會更好的。

將生活中的「負向者」全擺脫掉,這句話實際上是什麼意思呢?與長期老是吹毛求疵的配偶分居或許是不錯的做法,但要遺棄成天唉唉叫、還在學走路的幼兒,或不知何故哭個不停的嬰兒、或性情乖戾的青少年,這談何容易啊。況且,在職場上,查明哪些人露出快要變成殺人魔的跡象,趕緊把他們開除,這麼做或許是明智的,不過有些惹人厭的人可能真的有些有益的話要說喔,像是那位一直擔心銀行次級房貸曝光的財務長,或是質疑公司過度投資休旅車與卡車的汽車公司主管。若徹底擺脫「拖垮你的人」,你有可能會變得非常孤單,更糟的是,還可能與現實脫鉤。人在過家庭生活或任何團體生活時,都必須不斷去關心別人的心情、考慮別人的想法、在必要時安慰別人。

但是在正向思考的世界,你不用教養任何人,也沒有人會揭露逆耳刺眼的真相。別人只會鼓勵你、讚美你、肯定你。這些話聽起來雖然刺耳,不過許多人卻把它奉為信條,牆匾或保險桿貼紙上都是禁止「發牢騷」的圖樣。大家似乎都缺乏同理心,而且面對這種現象的反應竟然是收回自己的同理心,好像都沒時間或耐性來處理別人的問題了。

>>本文摘自《失控的正向思考:我們是否失去了悲觀的權利?(新版)》


2qa9QFJ5DDGkULcvYhqM0A

芭芭拉‧艾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 1941~)

洛克菲勒大學細胞生物學博士,曾任《時代雜誌》專欄作家,作品也常出現在《哈潑》、《國家》、《新共和》等刊物,是相當活躍的女性主義者與民主社會主義者。

她出身礦工家庭,讀大學時受到反戰運動啟蒙,拿到博士學位後決定放棄教職,投入寫作與社會運動;也因為前夫是卡車司機,特別關注美國社會底層(M型另一邊)的生活。《我在底層的生活》出版後,她被診斷罹患乳癌,在治療過程中以此個人經驗探討美國的醫藥產業問題。艾倫瑞克至今已出版二十一本著作,包括暢銷作品《我在底層的生活》、《失業白領的職場漂流》、《失控的正向思考》、《嘉年華的誕生》,以及自傳作品《我的失序人生》,最新作品為《Natural Causes: An Epidemic of Wellness, the Certainty of Dying, and Our Illusion of Contr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