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xabay_analytics-3088958_1920
pixabay

 

Vpon 威朋擁有亞洲最豐富的行動數據,憑藉每月可觸及的 9 億 行動裝置以及每日 210 億次可競價流量,並集合覆蓋亞太地區優 質的媒體資源,為客戶提供最有效的數據核心解決方案。Vpon 威 朋的專業團隊遍布亞洲 7 個據點,包含台北、香港、上海、東京、 大阪、新加坡、曼谷,協助超過 1,500 家品牌客戶。 創辦人兼執行長吳詣泓為 Vpon 威朋訂定了三個主要的企業文 化:創業家精神,鼓勵員工試錯並快速修正,從錯誤中學習與進步; 開放,透過扁平化組織與開放式的溝通,讓每一位員工的想法都 能被看見與交流,共創最大的商業價值;利他,Vpon 威朋深信唯 有幫助他人成功,方能達成雙贏,同時也需關懷社會上需要幫助 的人群,在自身有能力時回饋社會。


你能想像,一家新創公司每個月要處理八到九億筆數據資料嗎? 這正是 Vpon 威朋整 個月接觸的「不重複行動終端活躍用戶量」。以一家使用大數據分析廣告投放的公司來 說,這還只是「基本消費額」而已。

Vpon 威朋的業務,是在亞太地區運用大數據進行廣告投放,每天處理的數據量大約 是兩百多億次請求,而每一次廣告請求數據的背後,則是手機型號、手機品牌、用戶地 理位置、使用什麼 app、對什麼內容有興趣等等。所以,Vpon 威朋聘用了許多程式設 計師,以及研究數據演算法的科學家,目前在台灣、上海、香港和東京都設有辦公室, 營運地區則涵蓋了整個亞洲。

和大數據是相輔相成的。數據就像原油,而 就像開採原油的技術,最重要的是從 數據中分層解讀,讓價值浮現,所以即便現在很多人在講 ,可是如果沒有大數據的支 持,就像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辦法去提煉數據的價值。

藉由提煉數據,創造更高轉換率

Vpon 威朋一直在做的,是透過不同的方法找出關鍵性的策略數據。分析方式基本上 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叫作「工人智慧」,第二個階段叫作「人工智慧(AI )+工人 智慧」,第三個階段才叫作「人工智慧」。

以「叫車 app」為例,首先利用經驗法則判斷,經常有搭車需求的可能是商務人士, 行銷資源就可以優先投放這個族群,並且篩掉學生之類利用率低的對象,這個時期稱為「工人智慧」,不涉及 的技術。 第二個階段則是藉由基本常識判斷,將大部分資源集中在一小群人上,以產生有行為模式的「樣本」;把這些行為模式變成一種模型和演算法之後,再將行銷資源投放在這 群樣本上,看看轉換率如何,然後再修正投放策略。通常這個期間會以三個月為一個 基數,主要以人力搭配工具來分析數據,再導入演算法來分析這些樣本。五到六個月 之後,基本上就不太需要人工介入,機器會自己媒合「什麼樣的人比較有機會使用這個 app」,當然轉換率就也相對提高了。

目前全球的大數據分析市場中,Google 和 Facebook 占據了很高的比例;面對這樣子 的國際競爭,Vpon 威朋的優勢在哪裡? Vpon 威朋的優勢是專注在「旅遊」這個細分市場。在整體的數據方面,Vpon 威朋必定比 Google、Facebook,甚至中國的騰訊、 阿里巴巴都少很多,但他們特別專注於旅遊數據。

創業有兩種路線,一種是做全球的市場行銷、做垂直的產品和服務,如果能做得很 深、很專,變成全球最強,才有辦法打全球市場;另外一種則是專注地區性的市場、水 平串接整合產品來滿足市場客戶。

假設 Vpon 威朋只想做台灣市場,那麼除了旅遊之外,就還要滿足時尚等不同產業 的需求;如果想做全球市場,其實就只要把旅遊方面的數據做到最精就可以了。所以 Vpon 威朋的商業模式,就是透過旅遊大數據分析,來做精準的行動廣告投放。不過近 期 Vpon 威朋也積極轉型,重新定位自己是行動數據公司,希望能開發行動廣告以外的 商業模式。

從投放工具看行銷市場生態系

當傳統的行銷理論碰上大數據時代的行銷理論,引發的挑戰會是什麼? 傳統的行銷 理論其實就是做統計,但統計和所謂做資訊工程的差異在哪裡? 統計比較像是我們去 做一些假設,然後驗證;但大數據時代並沒有那麼多假設,因為很多的資訊根本看不出誰跟誰有關係。 舉個大數據分析的例子,大家可能聽過「尿布和啤酒的故事」:美國量販市場沃爾瑪過去 發現「許多買尿布的人也會買啤酒」。以過去 的行銷理論來看,我們不大可能在成千上萬的 品項中發現其中的關連,可是現在卻是數據回 過頭來以「後見之明」告訴我們,這就是大數 據分析的特點。

在過去的行銷理論中,這個統計就是先假 設,然後驗證,可是在資訊工程或數據科學這 個領域,找的是關連。它不去做假設,而是找 出物件之間在某個條件或情景下的關係度高 低。這沒有辦法像傳統的方式一樣,在跑過一 個模型之後就得到結論,然後才做「 A/B 測 試」,而是在這個數據樣本裡,找到物件之間 的關連。

這個的好處是什麼? 就是一開始的投資比較小,但可以拿到有價值的樣本,而這個 樣本就是做演算法的優先條件。

AI、大數據,台灣能不能?

台灣到底能不能做AI ? 在台灣,大數據的發展前景和機會是什麼?

既然講大數據,它的一個字就是「大」,如果做這個領域卻只關注台灣市場,就不可 能有多大。所以 Vpon 威朋的用戶最大來源還是中國,這邊掌握的活躍用戶一個月可能 就有六、七億,對於有心從事數據科學研究的人來說,上億規模的數據量才是比較好的 基礎。

回過頭來看,台灣有沒有發展大數據的可能性? 如果我們以全球為市場來進入大數 據或 領域,絕對是有機會的。像以色列這麼小的國家,在很多科技上也非常先進。所 以如果思路是以全球為市場,整體的思考模式就會不同。

就 Vpon 威朋的經驗,我們發現台灣有很大的特色,也有很大的弱點,我們要知道自 己的弱點,才知道怎麼推動自己的強項。台灣工程師的素質在亞洲數一數二,流動性也 相對較低;中國的工程師經常跳槽,所以能量也比較難累積。

其他很多比我們先進的國家,工程師的薪資成本很高,所以很難發展出大規模的、體 質好的科技公司;但比較落後的國家要發展科技,可能也會有些瓶頸。重點是我們怎麼 看自己,以及設定的市場是什麼,Vpon 威朋選擇從旅遊市場切入,就是看到旅遊業的 國際發展性,能夠快速規模化。但無論如何,對於台灣發展 及大數據產業,我們都應 該保持樂觀的態度。

公司名稱:威朋大數據股份有限公司
創辦人:吳詣泓
成立時間:2008年

>>本文摘自創業進化論:青創世代如何對接數位經濟浪潮,結合Tech for Good科技向善的多贏方案》 


tech-for-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