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Nosiuol on Unsplash

一個安詳的週六早上,你坐在沙發上正享受早晨的第一杯咖啡和你最喜歡的小說。很意外的是,你聽到敲門聲,即起身看看是誰如此輕率打斷你的週末遐想。站在門口的是一個看起來很正常的男人,髮際線稍退,前額有點禿,戴著飛行員墨鏡,穿著黑色西裝。他匆匆秀了一下證件,自稱史密斯先生,說要告訴你一些你可能不太想聽的消息。

「出了一個可怕的錯誤!」他一開始就這麼說,你早上隱隱感覺的嗡嗡聲現在很快變成焦慮:「你的大腦被誤植神經科學家做的經驗創造裝置,你生活中經歷的一切其實都是模擬,就像是醒著在做夢一樣。」史密斯先生讓這個驚天動地的消息暫時沉澱一下,好讓你可以充分理解狀況,才為你提供一個選擇:他可以幫你解除裝置、中止模擬,讓你可以過「真實的生活」,雖然這個真實生活到底是怎樣你完全不知道;或者你願意待在模擬體驗之中繼續夢下去。史密斯先生沒什麼耐性,他堅持要你現在就做出決定。你會選擇哪條路呢?

這個情境題是杜克大學研究員菲利普.德畢格(Felipe De Brigard)提出的另一版本,他的研究結果可能會讓各位感到驚訝。直覺告訴我們,接觸現實應該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們大多數人都會希望活在「真實世界」裡頭,而不是神經科學家精心炮製的虛擬人生吧。結果有五十九%受測者選擇跟模擬裝置過日子,只有四十一%的人挑選「紅藥丸」解藥。雖然接觸現實的衝動也許很強烈,但還不到我們以為的那樣強烈。

消除虧損恐懼

在美國史上第二嚴重的金融風暴時,製造商現代汽車推出一套深諳人性心理的計畫,這家公司或許也正因此而獲得解救。因為經濟上的憂慮,很多人都不敢買新車,而且當時大家都害怕自己會失業,現代汽車因此推出一套保證計畫,向消費者承諾說日後萬一失業,該公司願意再把車子買回去。其實到最後又把車子賣回去的只有三百五十人,但是現代汽車靠這套保證計畫有效消除買車時的恐懼和焦慮,讓他們在二○○九年的銷售量高達四十三萬五千輛,在許多汽車公司破產的當時,他們還成長了八%。

也許現在主動式投資的基金管理最骯髒的小祕密,就是很多基金經理人都害怕大家知道,他們的基金其實只是被動式管理,卻又收取高昂的主動式管理費用。雅典娜投資公司的湯瑪士.霍華在深入探索共同基金指數化現象時也說過:「一般基金的投資狀況,低信念部位遠遠超過高信念部位,其比例大約是三比一。」

馬汀.克雷默(Martijn Cremers)和安帝.佩塔斯托(Antti Petajisto)在二○○九年的研究報告提出「主動投資比率」(active share)的概念,即基金經理人建構的投資組合中,各投資標的占基金持股權重和作為比較基準的指數權重有多大的差異。他們發現,真正的主動式管理基金(與基準指數權重有六十%以上差異)的投資績效的確是比較好,而且差異越大,投資績效也會越好。

二○一三年的追蹤研究中,佩塔斯托更發現到,在一九九○年至二○○九年期間,這些主動式投資組合的表現非常好,而且在遭遇金融風暴時也比較穩定。他說:「我發現那些最積極主動的選股者都能為投資人增加價值,在扣除所有費用和開支之後,他們每年的投資績效還是超過基準指數一.二六%。」

柯恩(R.Cohen)、波爾克(C.Polk)和席希(B.Silhi)二○一○年研究發現,基金裡頭最佳創意(由投資部位規模來決定)的投資績效,平均是每年達到六%。更重要的是,他們發現這個投資部位如果變小,整個投資績效也會逐漸減少!因此對於主動式管理基金的表現普遍不佳的諸多討論,都得出錯誤結論,以為問題癥結是因為經理人不會選股。但其實剛好相反,困擾主動式管理經理人的,大多數不在於他們沒有選股能力,而是他們不敢建立夠多的持股部位,以成功提升整個投資績效。

那些僱用專業人士的僱主要跟現代汽車學習,消除那些因為追蹤錯誤和擔心職涯風險而造成的恐懼和焦慮。行為投資人應該要靠創新、勤奮、誠實和最重要的嚴守深思熟慮的過程來爭取獎勵,而不是一味擔心自己的工作。只有職涯誘因能跟最佳實務配合一致,並對人性行為深入理解,我們才能找到真正可託付的主動式管理資產經理人。

拖延(一點點就夠了)

過度保守傾向的最好療方,說不定各位也都已經在服用:拖時間。在蒂爾堡行為經濟學研究所的研究發現,如果要求馬上做出決定,八十二%的受測者會選擇預設選項,但要是讓他們稍微延後一點時間再做決定,則接受預設選項者減少到只有五十六%。急促匆忙正是優良決策的大敵,要馬上做出決定就會讓我們更加依賴偏誤思維,也更容易接受維持現狀。90所以,各位需要做出重大投資決策時,對於當下的選項一定要多花點時間好好想一想,看看在深思熟慮之後是否維持原議。

減輕災難

彼得斯(E.Peters)和斯洛維克把風險的心理要素分為兩個部分:恐懼和對於未知的風險。恐懼指的是害怕遭遇資金重大虧損,而未知則是事先無法預料到的災難風險。

研究學者明確地把「風險」與「不確定性」區分開來,因為前者是已經知道發生機率,而後者則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賭博。用一副撲克牌玩「二十一點」是有「風險」的遊戲,而拿錢在資本市場上做投資就像是置身在危險的不確定性連續帶之中。雖然說起來好像是差別不大,但透過神經影像進行研究可知,我們碰上「風險」和「不確定性」時,大腦活動的部位其實是不一樣的。研究人員利用磁振造影掃描發現,會讓前腦島和杏仁核大肆活躍的,是面對模糊不清的狀況而非風險。同樣的,他們發現大腦受傷的受測者在面對風險和不確定性時的大腦活躍狀況並無差別,但這樣反而讓他們的行動比正常人更加理性,實在是非常諷刺。

在了解發生機率的風險狀況中,我們才會進行邏輯思維,利用統計來思考。而像是資本市場這種不確定的狀況,四處都是「未知的未知」,就需要用經驗法則進行比較寬鬆的控管。資本投資都會帶來許多未知狀況,但結果的不確定就更需要流程上的確定。因為行為投資人在長期上傾向對自己有利的機率,就能減少不確定性,並且提高以正確理由獲得正確結果的可能性。

雖然大家都不喜歡不確定的事情,但要是沒有它,我們的世界也會變得單調乏味。做股票沒錢賺、運動比賽變得超無聊,甚至連喜劇都不好笑。各位可以想想,有些人害怕失戀傷心而不敢大膽追求愛情,這樣的人生其實只是孤單寂寞覺得冷。也有些人本來應該是個功成名就的創業家,但是因為不敢跨出自信的一步,到最後還是委曲做一些自己討厭的工作。這種對於虧損的過度厭惡導致畏縮不前,它最大的諷刺就是說,正是因為我們想要嚴絲密縫一滴不漏地進行控制,反而讓我們最害怕的恐懼變成現實。我們因為恐懼而扭曲對於風險與不確定性的看法,但事實上這些意料之外才讓整個世界變得更有趣,行為投資人對此一定要有清楚的認識。

>>本文摘自非理性效應:投資的失敗,來自你的本能


fasilvZAKD2hhPujrR-x4g

書名:非理性效應:投資的失敗,來自你的本能

作者:丹尼爾.克羅斯比

出版社:今周刊出版社

 丹尼爾.克羅斯比 (Daniel Crosby)

丹尼爾.克羅斯比博士先後在楊百翰大學及愛默里大學接受正規教育,畢業後成為專業心理學家、行為金融專家及資產管理人,將所學運用在金融產品設計到選股上,以市場心理學的觀點加以分析研究。他是《紐約時報》暢銷書《Personal Benchmark》的共同作者,也是 Nocturne Capital 公司創辦人。在行為金融領域,他一向站在最前端,經常在《赫芬頓郵報》、《風險管理雜誌》以及網路媒體「WealthManagement.com」及「Investment News」專欄發表獨到心得和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