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John Noonan on Unsplash
Photo by John Noonan on Unsplash
 說到哲學,一般人都將它定位為「現實世界用不上的素養」,這是誤解。事實上,在商務人士培養「創意思想」,即對現狀體制抱持批判精神上,這門學問會給我們重要的啟示。針對商務人士需要誕生的哲學使用手冊:「這個人為什麼會做這種事」、「這個組織為什麼不改變?」、「現在有什麼事在發生」,你其實可以從哲學思考找到解答。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Carl Gustav Jung, 1875-1961)
瑞士精神科醫師、心理學家。初期師事佛洛伊德,不久決裂。之後獨自研究開創了分析心理學(榮格心理學)。榮格的研究不只影響了心理學,也大大影響了人類學、考古學、文學、哲學和宗教研究。

人格,從它的定義來說,本來是一種短期不會有大幅變動的特質。心理學家榮格以人格面具,來解釋人格當中與外界接觸的部分。人格面具(persona)原本是指古典戲劇中,演員使用的「面具」。榮格解釋:「人格面具,是關於一個人在以什麼樣的姿態示人這一點上,在個人與社會團體之間的一種妥協。」也就是說,它是人為了保護真實的自己,而對外形成的「面具」。人們對實際妥協的範圍,並沒有太明確的意識,而總是圍繞在「哪部分是面具,哪部分是真實的臉」的問題打轉。

馬歇.馬叟是將默劇提升到藝術領域的表演家,被封為「沉默的詩人」,他曾經表演過一個小丑摘不掉自己臉上的面具十分困擾的故事。也許因為馬歇.馬叟的表演太逼真了,這個「臉上面具摘不下來」的故事,讓人感受到它隱藏著某些本質上的東西,令人背脊發涼。

還有萊翁卡瓦洛所寫的著名歌劇《丑角》這部歌劇是根據義大利真實事件改編而成的。主角在劇中劇裡無法分辨演戲和現實,因而殺害了妻子。它和馬歇.馬叟的表演相反,訴說一個人本來應該戴著面具,卻不小心露出真實面貌的危險性。

「面具與真實面目的界線模糊不清」,這樣的主題之所以吸引我們,也許是因為我們都發現,人的自我和人格都非常脆弱,很有可能受到外界環境的影響而扭曲,或是曝露出想隱藏的潛意識吧。

就拿我自己來說,有段時期因為所屬組織的要求,必須戴上與自己人格特質不同的面具,後來回顧那段時間,真的是不太快樂的時期。私下與我熟稔的人,知道我非常平等、討厭階層或階級,是個理性的個人主義者,厭惡強調堅忍和情緒的極權主義。但是,當我進入一個階級意識非常強烈、追求軍隊式男子漢行動模式的公司,或是有效率地以要求堅忍及極權主義為優先的公司時,不得不說想保持自己的思想行動不受組織影響是十分困難的事。

最可怕的是,就算是自己做出「不像自己」的言行舉止,本人也渾然不覺。

二十六、七歲時有次回老家,接到客戶打來的電話。母親聽到我的應對大驚失色。

她吃驚的是「你說話的樣子完全不像你」。而我自己也對自己有這麼大的變化感到不可思議。多年後的現在,回想起來我可以了解,當時只是強迫自己在言行思想上披上「面具」罷了。但當時,直到母親提醒我之前,自己完全沒感覺。

如果照著這個脈絡思考,「自己」與「人格面具」的不一致,好像是件負面的事。

但其實沒有那麼單純。人的人格有多面性,在某個場所戴著一個面具,到了別的場所,再換上別的人格面具,藉此保持人格的平衡,這也是人的真實面貌。人如果希望在某種程度上日子過得舒適快活,就需要一種或多種人格特質,然而某種科技的出現,讓它變得極為困難,那就是行動電話。

人在所屬的公司、學校、家庭、朋友關係、性虐待俱樂部、自治會等組織或社團中,有著各式各樣的立場和角色扮演,這些角色未必具有一貫的自我認同,白天繃起臉大聲喝斥、不留情面的管理層主管、晚上在新宿二丁目性虐待俱樂部,對變態表演流下喜悅的眼淚。從這裡面(乍看之下)很難找出共通的人格特質。但是,也可以用另一種想法來思考:正因為如此,社會才得已成立,不是嗎?

可以把立場、角色想成是穀倉來思考,穀倉應該要一個個直立沒有橫向的串聯比較好。有的人的穀倉是因為自己想蓋而蓋,有的人是在人生之中不知不覺建蓋起來。

雖然人對自己擁有的穀倉未必全都能接受,但是整體來說,許多人可以靠著各種穀倉的組合維持人格的平衡。

但是,行動電話一問市,這些穀倉開始有了強烈的橫向串連,舉例來說,霸凌的行為,恐怕自古就已經存在。但是,到了現代,問題變得愈見嚴重,我認為原因出在孩子們不能區分學校和家庭兩個穀倉的關係。以前受霸凌的小孩,不論在學校遭受多痛苦的欺凌,只要回到家,不論在事實上或心理上,都可以暫時和學校保持距離。

但是,有了行動電話這種虛擬的橫向串連,不容許被霸凌的孩子在心理上與學校這個穀倉分離。

這也是上班族愈來愈難分別運用家庭、職場、個人三種人格要素,(照榮格的說法)即「人格面具──persona」的原因。不論實際上待在什麼樣的空間,不論處於什麼樣的社會立場(例如:地方上釣魚社團的幹事、變態俱樂部的VIP客、灣岸之夜的帝王等),身為公司職員的面具與身為家庭成員的面具,都緊緊相隨。這麼一來,人類自古代以來的生存戰略──利用多個穀倉組合取得生活的平衡,就不能發揮功能了。我覺得這個問題比很多人所思考的更加嚴重。

如果朝著這個方向發展,結論很簡單,用穀倉組合取得平衡的戰略已經失靈了,所以不是把一個個穀倉拆除重建,就是逃離不太喜歡的穀倉、壓力值太高的穀倉。

這個「逃亡」的關鍵字,在介紹德勒茲提倡的「偏執與精神分裂」中會再提到,而它是考慮今後人生策略時的重要關鍵字。

>>本文摘自《哲學是職場上最有效的武器:50個關鍵哲學概念,幫助你洞察情況、學習批判思考、主導議題,正確解讀世界》


Jnq08qZQej-41ljhUgRWSA

山口周

一九七〇年出生東京都。慶應義塾大學文學部哲學系畢業,同大學研究所文學研究科主修美學美術史學,碩士課程修畢。在電通、波士頓顧問集團工作過,參與以組織開發、人才培訓為專業的KORN FERRY獵頭企業公司。現在是該公司資深客戶合夥人。專業為革新、組織開發、人材/領導人培育。同時也是Mobile Factory股份公司的獨立董事。一橋大學經營管理研究科兼任講師。著作有《外資系顧問教你 將讀書與工作連結的技術》、《美意識:為什麼商界菁英都在培養「美感」?》、《斜槓時代的高效閱讀法》等書,目前定居神奈川縣葉山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