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spratt-hCb3lIB8L8E-unsplash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在瑞士居住頭幾年,我便從先生與朋友閒聊之間得知一個都市傳說—在德語區,許多公司主管擁有德國籍。我的研究所學妹W在中瑞士工作多年,她也曾經向我提及就職公司的部門主管,清一色都是德意志人。說巧不巧,我的直屬上司就是德國人呢。

德國人源源不絕地來

瑞士薪資高於鄰國兩、三倍,更提供大量的工作機會。而且,阿爾卑斯山小國擁有好山好水,以及高水準的生活品質,因此吸引眾多歐洲人前來淘金。現今,這兒的總人口一共840萬人,其中四分之一是外籍人士,而德國人便占了大約30萬人,為繼義大利人之後的第二大外國族群。

德意志人大都集中德語區。因為許多公司雇用德國人,高等學校也招入大批德籍學生,所以當地德國社群的勢力相當龐大。當你走在街頭或搭乘交通運輸工具,便能不時聽見標準德語。尤其,德國人說話的母音像打了興奮劑一樣,在一片混濁低沉、土里土氣的瑞士德語環境中特別引人注目。

因為大批移民湧入,人口大幅增長,所以瑞士住屋市場供不應求,導致房價大漲。越來越多當地人引以為傲的綠地被怪手入侵,掏盡土壤,最後灌注混凝土興建房屋。2019年位於杜本多夫(Dübendorf)的亞比塔(Jabee Tower)正式開幕,便標識了當地的住屋趨勢。這棟樓高100米,一共32層樓的玻璃帷幕建築號稱是「瑞士最高的公寓」。當初建商做行銷時,還特別強打「這是給都會人士和潮男潮女住的」(Für Metropolitan und Hipsters)的口號。看樣子,似乎唯有建造超高大樓才能疏解阿爾卑斯山小國人口爆炸的問題了。

某天,先生和登門拜訪的英國朋友T便熱烈討論這個現象。其實,當我初次看見T時,完全無法從他的外表與口音判斷他的國籍,因為大半輩子在瑞士生活的T幾乎完全本地化,也看盡小國的改變。那晚,他和先生談論,自從德國人來了,有的村莊一改過往純樸的樣貌,變成熱鬧的小鎮。T甚至提及,當年和他一起入職的德國同事,在多年後位階竟然三級跳,成為高階主管……。

德國人比瑞士人還要有狼性

為什麼德國人在瑞士職場容易爬上大位呢?首先,他們擁有語言優勢。因為瑞士德語區是小國的經濟命脈,所以全國最重要的工作語言便是德語。雖然德語區人說瑞士德語,但是他們大都能操標準德語,書面文件更全以標準德語呈現。因此,母語是標準德語的德意志人便取得語言優勢,比其他外國人贏在起跑點。

這也和心性有關。瑞士德語區人對德國人的印象就是說話直接,比其他外國人勤奮。瑞士人極度注重禮儀,在顧及對方感受的考量下,他們通常不會直接表達負面看法。相反地,德國人說話直接,可以不浪費半秒鐘告訴你他真正的意圖。另外,雖然瑞士德語區人與德國人做事都很勤奮,但是德國人似乎更有野心,懂得宣傳自己。我們常說中國人有狼性,德國人也是如此。

2009年西北應用科學和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 and Arts Northwestern, FHNW)曾經發布一項瑞士和德國直屬主管領導風格的比較研究報告。根據252份線上調查,大致上來說,瑞士主管關心全體員工的權益,管理模式較為民主,傾向於聆聽大家的意見,取得共識。相反地,德國主管較為獨裁,對屬下施予比較多的壓力。兩國人的領導風格差異顯著。

湊巧,我的直屬上司是一位德國人,而他曾經在團隊會議裡這麼說:「在工作上做了什麼,一定要讓別人知道。」在職場上,千萬不要默默做事、埋頭苦幹,自己的努力也要讓大家看見。換一個角度想,如果主管與同事知道自己的努力,不僅幫助自己博得好名聲,也可以增加升遷的機會呢。

獲得成功的手段

不過,假使拿捏不當,便可能出現過度表現的嫌疑。我的中國朋友W曾經與我分享她的個人觀察。在業務上,W不時得發信向德國同事B請教問題。她發現,雖然她在收件人欄位只輸入對方的電郵地址,但是好幾次B回覆郵件時,會特意副本給主管。W認為事情其實跟德籍同事的主管無關,沒有副本的必要。她推測,他這麼做的目的只是想讓上司知道他正在做事。

我的德籍同事N的作風也很獨特,通常只回覆副本給主管的郵件。我曾經聽聞好幾位同事抱怨,他不太理睬一般詢問信。後來,我從一位與N合作多年的同事口中得知,N只會優先處理副本給主管的信件。這代表,他專回主管看得見的重要案件,不會浪費精力應付麻瓜同事。為了討上司歡心,矯情的賤人會特別選擇性做事。這算是辦公室版的清宮劇吧。

以上的事例可以歸類為個人行為,只是凑巧當事人都是德國籍。其實,進一步思考,職場如戰場,如果你渴望成功,便需要多一份企圖心,多使一些手段,踩著別人往上爬。雖然對於有的行事低調的瑞士人來說,德國人太求表現、太高調,但是也因為如此許多德意志人在瑞士德語區獲得高階主管的職位。總而言之,這無關對錯,而是看你如何選擇了。

1oQ-5o-R0DidHB4eRb-hMg

書名:社畜,也可以很優雅

作者:瑰娜(陳雅惠)

出版社:時報出版


瑰娜(陳雅惠)

定居蘇黎世,熱衷文化研究和社會觀察,著有《瑞士不簡單:從社會、文化、教育面向,走進瑞士緩慢的生活哲學》、《瑞士不一樣:顛覆你對最強小國的想像》和《社畜,也可以很優雅:瑞士地方太太臥底全球最高薪國家的職場必勝心法》 。

在輔大主修法文、輔系義大利文,又在蘇黎世修習德文。淡江歐洲研究所時代,寫過很正經的政經論文,現在則把「瑞士」當作研究的對象。
旅遊世界30餘國,跑遍瑞士26邦。目前人生中最不可思議的事是和雙胞胎妹妹(緹琪)一起變成瑞士人妻。因為身兼蘇黎世州居民和弗里堡州媳婦,所以遊走於瑞士德法語區之間。思考模式就像家中的電視頻道,德語和法語台之間切來切去,但最溜的還是國台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