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clarke-436906-unsplash
Photo by Michael Clarke on Unsplash

FB_IMG_1496404139040

她叫陸承蔚,是一個運動素人,非專業跑者,更是一位爬山新手,卻在46歲那年完賽聖母峰馬拉松,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女性完賽者。

翻開她的記錄,開始運動的四年期間,她挑戰一項比一項更困難的目標:從單車環島,一日北高,戈壁超級馬拉松,二十二天喜馬拉雅環道,攀登海拔六千一百八十公尺的島峰。不是因為想要取得多麼亮眼的成績,而是發現在努力的過程中,彷彿看見過去從未看見的自己。

2017年她參賽聖母峰馬拉松,全程在超高海拔3500公尺以上進行。這是一場死亡如臨隨行的賽事,更是一場學習敬畏與謙虛的賽事。有人做足了準備卻無法站上起跑線,有人開跑了卻因為各種理由選擇中途棄賽。

陸承蔚僅僅只有一個目標:安全完賽,但開賽前急性高山症發作,一路過程煎熬與壓力,恐懼與不安交加……登上山巔中的山巔,看見世界頂峰的雲朵,究竟為何參賽?如果「棄賽」不在選項中,那麼「我不能停」的心理素質又如何強壯意志?讓我們從陸承蔚的新書《越跑越勇敢》,一起來看看


文章摘自《越跑越勇敢》:聖母峰馬拉松全紀錄

從昨日下午三點半昏睡,偶醒,再持續昏睡到今天早上七點半。中間吞了四顆單木斯、兩顆普拿疼,早上進食了。今晨必須中斷訓練,看看過中午後的狀態。

早上意識終於完全恢復,跟家人報平安後再繼續休息躺到晚上六點。在這二十六個多小時中,尼瑪默默地看護、送水、提醒進食。甚至發病當晚一度昏昏沉沉,我可以感覺多次他的手指靠近鼻子,檢查我的鼻息深淺與溫度。

直到次日,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繞到門口敲門兩次喊:「陸∼妳還好嗎?」一開始我覺得好累,只從嘴巴發出不成句子的咕噥聲回應他。

到了傍晚,我已經可以分辨尼瑪快到門口的腳步聲,在他敲門前我對著門外說:「尼瑪?是你嗎?謝謝,我好多了,晚一點到飯廳找你。」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昨天安全回來,可以感覺現在身體虛弱,咳得又更厲害了,但底層還是有力量。

感謝尼瑪,他是如此盡責!感謝這座山,它終究讓我平安抵達。但同時害怕,害怕這座山終究沒有選擇「我」,面對幾天後的賽事不得不放棄。我來得及康復嗎?

起床後緩緩走進飯廳,與尼瑪討論接下來的計畫。「超高海拔短時間快速行進爬升,是導致昨天急性高山症發作的主因。」所以還是得移至五千一百公尺海拔駐紮,逐步讓身體適應。另外,以目前身體狀態在氧壓不到四十、強風刺骨的冰河上我可能撐不過兩晚,聽說有些選手沒進選手村睡,所以是否有機會開賽前再進基地營睡?但眼前更急迫的是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跑?因此我與尼瑪決定明天要用「極緩」的速度再次爬升到聖母峰基地營,先觀察身體反應,回程駐紮在高樂雪去適應高度。

想家,床上躺著休息時接到家裡的視訊電話。

偉哥:「還好嗎?」可以看見兒子小偉在他身後正可愛地揮手叫:「媽媽!」看到小偉的臉,眼淚突然從眼眶滾出來,立刻把頭撇到一邊讓枕頭把淚水吸掉,不讓他們看見。這應該是我第一次人在外地,忍不住對著兒子泛淚。

「沒事,家裡呢?」微笑地看著小偉:「寶貝,你有沒有乖乖?」

偉哥:「不用擔心,我們都很好,妳,沒事吧?」

我:「沒事。」感覺自己雙眼又再度泛紅,於是急著想把電話結束,「我沒事,只是需要休息。愛你們,先這樣了,不要擔心。」

掛上電話。

想洗澡,我真的好想、好想洗澡,上次來不用跑,這次練跑身體練得好臭。想念台菜,好想吃台灣的青菜、肉、海鮮。因為營養缺乏,牙齦已經出血。我想念台灣的一切,想念到起身把水袋拿出來,緊抱著有兒子照片的水袋休息。告訴自己再過幾天就跑完,要好好跑。

然後,一切就結束了。

親愛的聖母峰,全世界最高峰就在我身後兩座山之間冒出的小山頭。

其實,我很害怕

當一步步,再次踏往基地營的路上,我害怕只剩三天,身體無法恢復。我害怕高山症再度發作!我害怕經歷昨日站都站不穩的狀態,自己是否有能耐躺在冰河度過整晚?我甚至害怕這個險峻的賽道與海拔。但,其實我最害怕的是對自己失望!

我、真的、很想完成。

緩慢走著,仔細觀察自己的呼吸、肌肉狀態;是否有暈眩?噁心、嘔吐?過喘?……還有力氣嗎?每一步踏在冰磧石上的腳步都小心翼翼,好像有另一個我跳脫出身體,從外部觀察自己身體,緊盯狀況。在高樂雪冰塊混著泥巴沉甸甸的腳步中,我一步步往前推進。我內心知道在海拔五千多灼鍊的是心志,而非身體。告訴自己若虛弱到無法完賽?就「撤」。但除此,放棄從不在選項裡。這條關乎生命安危決策的「線」只能握在自己手中。

逐漸地,前方高原出現了一根紅色小旗,充滿力量卻極其孤單、有點歪斜地插在大地上。「尼瑪,那、那是賽道標示嗎?」我驚喜地看著那小小紅布旗。

尼瑪:「應該是的。」頓時,我腦中順了一趟賽道情景。看著歪斜的旗走過去扶正它,也請尼瑪幫我拍了照,畢竟這是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看到官方單位指標,我不禁興奮地留念。

請讓我站在起跑線吧

拍完照後向前繼續走著,想著過去超過半年一路以來的訓練,從每日有氧跑步、不定時的高海拔模擬低氧面罩負重跑、山訓、單攻、芭蕾瑜伽、空中瑜伽,以及在家裡徒手肌力的加強核心……每個訓練,都是為了讓我來這座山參賽。我已經來到這裡,已經到了!

就剩最後一步路,老天,請讓我站在起跑線前吧!

這座山很大,大到人如螻蟻般的渺小,停下腳步時我常常回頭看尼瑪,尼瑪身影就像冰塊融化般的融在這片山景,而我因缺氧的關係也似乎快消失在裡面。我必須仰賴許多臉孔,想著這一路在山上為我打氣的芙蒂、明瑪、安泰迪,以及遠在他方的家人、友人,甚至陪伴在側的尼瑪,把我拉回現實中,再次地往聖母峰基地營前進。就這樣一步步,一步步,一步步,我呼吸平緩地到達聖母峰基地營,在頂處深深吸了氣,再緩緩從腹部吐出。

「你覺得呢?我覺得自己恢復得還不錯。」

尼瑪流露信心,微笑地看著我:「我覺得妳沒問題!」

今天天氣真好!藍澄澄的天像一塊軟布被甩了一下散開在天際。每片雲與每道光在畫布上迷幻地交錯,我從背包拿出了一面小旗請尼瑪簽字,自己隨後也簽了字:「尼瑪,謝謝你的照顧,這是屬於我們的隊旗!」接著我像一頭熊攀爬到紀念碑,盡可能地伸到一個高處把隊旗綁起來,在上頭對尼瑪喊著:「這下沒人能動(我們的隊旗)了!然後做了一個勝利手勢!」尼瑪咧嘴大笑,太陽眼鏡在烈日下閃耀著。

18664368_10212634575074804_5862711617964074819_n 1

_LMhIL5NdzmnaIOCaN5bLQ

越跑越勇敢

聖母峰馬拉松全紀錄

作者:陸承蔚

出版社:大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