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xhin-281513-unsplash
Photo by Jian Xhin on Unsplash

關於作者

林廷璋,私人圖書館「櫞椛文庫」館長;獨立刊物《圈外》總編


 

「希望蛹能羽化,好好變成蝴蝶。其實他一心一意這樣希望。然而,卻也認為不可以懷抱這樣的希望。要是由衷祈求,結果卻無法實現,那該有多失望、多難過。」

 

三個兒時的同學玩伴,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從來都得不到任何可稱之為親情的溫暖,他們只能在日常的縫隙中,勉強地相互依存著。記憶中的兒時風景,上演的全是父母親們放逐自我、頹廢自私的可悲人生,這些卻是他們無法選擇的現實,情節不只出現在小說當中,而是真實地就發生在我們的周遭。

所謂的親情,或是血緣上的羈絆,在他們三人的身上,宛若綑綁了一圈又一圈生鏽帶刺的鐵絲網,即使變成大人了,那些發生在童年時期不能說的秘密,卻又像是沉重無比的鐵鏈手銬,不斷地拖延著他們走向未來的腳步,那些束縛對主角們的心理,以及他們的人生,都留下了一條條不可抹滅、不可逆轉的瘀痕與傷口。

小說家遠田潤子在《安傑爾之蝶》中,以極為繁密的文字,將主角藤太的過去、現在,包含與其他人物之間的關係,植入到層層密密地的故事情節當中,彷彿像是在觀察家鄉的後山上,一座陰鬱森林的生長過程,樹幹上的年輪記錄著所有變遷更迭的一切,無論是陽光普照的日常,還是寒冷乾燥的季節;而藤太膝蓋上不時的疼痛感,彷彿是自己的身體在悲鳴、泣訴,他對人生所感受到的絕望與痛苦。

突然出現的十歲小女孩芳純,成了連結角色們所有過往情誼與最初的關鍵,在她身上卻也漸漸看不到天真與浪漫的稚氣,她被餵食的不是甚麼花蜜露水,而是醜陋又複雜的成人世界與不完美的家庭,無法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只能自己慢慢地蛻變。

然而,在《安傑爾之蝶》中的每一個人都在尋找一個破口,以各自選擇的方式與信念,嘗試從繭蛹當中羽化飛出,但並非都能如願如意。藤太、秋雄律師或坪內,甚至就連伊純,從來都無法照個自己的意識活著,但這就是人生,不是影視劇本上所安排的那種。

成長,多半會帶著一定程度的疼痛。從頭髮到指甲、皮膚,手腳的長度、或骨骼肌肉的延展,意味著我們必須藉由無數次的拉扯,經歷過各種程度的疼痛,才能讓身體「成長」。那些被視為不正常或失敗的成長經歷,絕不能影響你按著自己的步伐和姿態,跳出最適合的舞碼。

或許你需要的只是大步地助跑,或許你只是需要那奮力的一跳。

羽化蛻變後,出現的並非只有美麗還有死亡,而象徵新世界的未來,也不一定離我們非常遙遠,有時候,你需要的只是依著耳邊的旋律曲調,勇敢地再往前走一點。


6zS1uOQItj-2-SxqEbSYUQ

安傑爾之蝶

作者:遠田潤子

出版社:獨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