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dnk-production-499041-unsplash

關於作者

曾淯慈,台中人,喜歡舊書,貓,發呆。目前在梓書房擔任店主。


一邊聽著李歐納.柯恩的〈每個人都知道〉(Everybody Knows),一邊寫著讀完小說後的餘溫感受。這是小說裡柳美美自殺前所挑選的一首歌,她跟著柯恩呢喃沉重的低音旋律,跳了很長時間的舞,最後,走進注滿水的浴缸,拿起刀。

站在身旁注視她的人,是幫助她自殺,亦是小說的敘事者,他的工作,即是捕捉隱藏在人內心深處的死亡欲望,接受這群敢於窺視自己內心疲累的人的委託,完成自殺。這本寫於二十世紀末的韓國小說,彷彿在觀看老韓劇的場景,大雪,汽車,當首爾還叫漢城的時候,主角冷淡的對白,執著,與那身上永遠穿著的毛衣。《我有破壞自己的權利》雖然二十年後才正式於台灣出版,但是,探及人的孤獨感與頹廢,這本書仍能使今日讀者的我們,掉入內心的幽闇洞穴,彷彿我們隱約感知其存在,但從不曾正面回應的死亡叩問。

「眼睛似睜還閉地俯視著世界,與紅彤彤的臉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是性高潮之前探尋快感來源的眼神。嘴唇微微開啟,顯得很放鬆。敞開的胸部不是肉色,而是藍色。朦朦朧朧的藍光是死亡的徽兆。因此,朱迪絲的肉體看起來像屍體。說是屍體,卻又太有誘惑力了(或者因為是屍體,所以更具誘惑性)。」小說裡三幅重要的關鍵畫作,其中克林姆的名畫《朱迪絲》,亦是主角世妍的化身,世研與C和K之間的情感糾葛,雖看似強烈,但是三人的關係實際上異常且蒼白。

「你怎麼還不射精?」

經過漫長而無聊的動作,她問。直到此時,C在意識到自己正在跟她做愛。

「興奮不起來。」

「那你掐住我的脖子,說不定就興奮了。」

《我有破壞自己的權利》剪除感情且冷靜地刻劃了這樣的現實,足以讓人感到毀滅恐懼。

回到作者金英夏本身,這部小說讓他受到文壇和讀者的關注,亦是年少之作。根據訪談,金英夏說,他不只一次想要改寫這部小說,但是又認為,比起成熟老練的筆法,這部作品更適合粗糙與挑釁。金英夏以其年輕時的創作能量和敏銳的觀察,透過小說之鏡,映照出當時的韓國文壇、外在環境與內心的精神狀態,進而創造出具時代性文學的開端。近年來,漫遊者出版持續引介韓國文學來台,包括韓江、趙南柱、金英夏,讀者盡可期待其他優秀作品陸續翻譯出版,實為喜愛韓國文化與小說讀者之福。


FCjMReHWVzeKDEBhXZsABg

 

 

 

 

 

 

《我有破壞自己的權利》

作者金英夏(김영하)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