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tyson-195064-unsplash

小編短評

網路時代,資訊唾手可得,大多數人卻寧願窩在舒適圈裡,看著與自己立場相同的新聞,或是輕易就相信了從網路看來、從旁人聽來的種種故事。然後又將這些事件以非黑即白的方式,輕易地評斷劃分。

無論是你所看到的柯文哲與吳音寧,或是假新聞造成外交官自殺,媒體讓你帶著偏見看待這些事件,而你將失去發現事實的能力。在任何事件、場景、故事中,都存在著「矛盾真相」──述事者從真相的多元面貌中抽出對自己有利的部分,來影響你的態度和行為,進而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真相運作機制,早在潛移默化中改變了你的選擇。矛盾的真相中,通常蘊含著部分的真實與態度的選擇,書中透過各種不同案例與故事來訴說各種矛盾真相背後的真實。透過不同的學習與對話、或許我們也能用另一種方式來看待這些包裝過的資訊,從中辨別甚至進而運用這樣的方式來讓社會群體對話。

唯有了解有什麼選擇,才算真正擁有選擇的權利。


本文節錄自《後真相時代》

誤導者可以對過去的罪愆省略不提,迴避外界指責,也可以藉由忽視、淡化對手的成果,來削弱他們的力量。

許多有意詆毀小布希的人,都能滔滔不絕說起他對伊拉克的侵略行動,以及對卡崔娜颶風的慢半拍反應,卻從不會提起「總統防治愛滋病緊急救助計畫」(PEPFAR)。這項計畫於二○○三年推出,就防治單一疾病方面,堪稱是史上規模最大的全球健康倡議計畫。在接下來五年內,小布希設法籌措了一百五十億美元政府經費,準備用來支援開發中國家的愛滋病防治計畫。實施PEPFAR前,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只有五萬人可以得到抗反轉錄病毒藥物(降低愛滋病毒傳染率的藥物);直到小布希卸任後,這個數字成長到一百三十萬人以上。9不僅如此,他還推行了另一項十二億美元的倡議計畫來打擊瘧疾。小布希在位期間,在非洲投入的援助資金比任何美國總統都還要多。他這麼做不是為了贏得選票,就連來自民主黨的前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看了也深受感動。即使他和小布希在意識形態上相對立,還是忍不住鬆口稱讚:「總統先生,讓我告訴您,您對地球上最需要幫助的人貢獻良多,我對您深深感到佩服,充滿感謝。」

更久以前,還有一個美國共和黨總統,他的環保政績同樣沒有受到充分肯定。在一九六○年代末期,美國有越來越多人擔憂漏油、化學廢棄物、毒性殺蟲劑、放射性落塵、荒野耗竭等問題。當時的總統判斷有必要採取激進的保護措施,於是他頒布了《國家環境政策法》(National Environmental Policy Act),要求聯邦機構針對相關舉措評估環境效應,包括興建高速公路與發電廠、核發土地開發許可證等。他增修了《淨化空氣法》(Clean Air Act),把二氧化硫、二氧化氮、懸浮微粒等空浮汙染物也列入評比指標。他簽署通過《瀕臨滅絕物種法》(Endangered Species Act)、《海洋哺乳動物保護法》(Marine Mammal Protection Act)以及《海拋法》(Ocean Dumping Act),並且率先建議擬訂《安全飲用水法》(Safe Drinking Water Act)。最有意義的是,他創立了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成為全世界數一數二成效卓著的政府組織。

這位總統,就是美國政治史上飽受非議、聲名狼藉的理察.尼克森(Richard Nixon)

如果說省略戰術是操弄歷史真相最簡單的方式,那麼偏見選擇也許就是最常見的方式。這就像是與生俱來的能力,你不需要指導手冊,也知道要精心設計履歷,好讓人資主管注意到自己的豐功偉業。如果你去問一個十二歲的孩子,放學回家到現在都做了些什麼事,他很可能更強調自己做完哪些功課,而不是玩了哪些電腦遊戲。

經過選擇的歷史敘述也可能嚴重誤導他人。比方說,我可以全憑真相,這樣來描述某一段歷史事件:

「重要科技大幅進步,尤其是在運輸、刀具和個人衛生方面。民主體制蓬勃發展,許多人加入工會,取得投票權,社會變得越來越平等。許多窮人的飲食條件獲得改善,變得更加健康強壯。此外,嬰兒死亡率降低、大眾平均壽命提升,酗酒人數減少,社會也提供了更多就業機會。尤其女性就業率提升,為促進性別平等展開了契機。」

我描述的是哪一個歷史事件?

第一次世界大戰。

在一戰期間,飛行科技大幅進步,人們還發明了不鏽鋼與衛生棉。在英國,男性終於取得普遍選舉權,女性則有40%首度取得投票權。在德國、奧地利、俄羅斯與土耳其,帝國體制接連瓦解,為日後民主政府的發展鋪好道路。應徵入伍的士兵獲得比過去更營養的食物,英國部隊甚至「天天有肉吃」。大批男性被送上前線,生產軍需品與農作物的工作就落到女性頭上。充分就業讓許多家庭的生活水準比從前更好。新法規限制了酒精的消費量,間接減少了國內的暴力事件數量。後來當上首相的英國工黨政治人物拉姆齊.麥唐納(Ramsay MacDonald)雖然反戰,但也表示這場戰爭為英國的社會改革貢獻良多,遠超過工會與人道主義運動家半個世紀來的努力。

儘管如此,在描述這場奪去一千五百萬人生命的戰爭時,若只是突顯上述這些真相,只會讓人覺得卑劣極了。


mQx3P_k19j-L0IlBMdPI4g

 

 

 

 

 

 

 

 

《後真相時代》

作者: 海特.麥當納 Hector Macdonald

出版社:三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