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en-lulu-taylor-vppMdk_GMo4-unsplash
Photo by Lauren Lulu Taylor on Unsplash

願願,爸爸跟你說,我身邊有很多認真的朋友。不過,不是那種為了別人說的而認真,是為自己的想法而認真,我很欽佩這種。並不是說為了別人說的認真就不好,而是,多數時候,我們的人生都是為了別人所說的而去努力認真,就像在學校的時候、就像剛進公司的時候,就像……那其實也沒錯,有時候甚至就是我們人生的全貌。只是,我有時,會想,這樣好嗎?只是這樣,好嗎?

沒有人會叫你去空拍的。

沒有人會叫你去寫小說的。

你把別人不會去做的認真去做時,那就已經是種比職業更高的事了。我也不知道哪一種比較難?是自己有想過想去認真做的事,還是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出來?

也許,難,不是重點。重點是,難得。我想,最難得的是,你願意去想。因為很多人連想都沒想,連想自己在想什麼都沒有。

空拍很難得。

小說很難得。

我的好友齊柏林在空拍台灣,我的好友黃崇凱在寫小說,他們不只想,而且做出來了,還做得很好。我很尊敬他們,真心覺得有他們很好。我真心覺得,有他們的世界,比沒有他們的世界好。

我選擇記得

我選擇記得你爽朗的笑

我選擇記得你要做的事

我選擇記得你溫柔的眼

我選擇記得我要送你的筆,是狄更斯

因為他寫了雙城記

我選擇記得我要跟你說

這是最壞的時代,因為台灣的環境到了最壞的時候。

這是最好的時代,因為台灣還好有齊柏林。

我選擇記得並假裝忘記我們這禮拜有約

我選擇記得不去問

你幫了台灣那麼多,我們又幫了你什麼

我選擇記得你的選擇

那不一樣的高度,宛如棵樹

溫暖 安定 蔭庇

我選擇記得你說環境是一種選擇

我選擇記得並希望,這島上每個人以後的選擇,都記得你

我選擇記得

我選擇記得

我選擇記得 你

這是我給齊柏林的詩。

當年高雄氣爆,我寫了首詩請他唸,他二話不說,就拍好影片寄來,讓我很是感動。想說這樣的人看來溫厚,卻滿是行動力,比起懶散的我真是好上數倍呀。現在,竟會寫詩給他,我想,當初的我,一點也不會想到。我當然難過,當然難受,但然後呢?願願,你有機會讓人覺得有你很好嗎?當然對爸爸我而言,你已經做到有你我覺得很好了,但有沒有機會讓別人也這樣覺得呢?

我期待。

文藝春秋

願願你喜歡聽我說故事,不過,長大一點,你就可以開始看小說了,那是我認為傳達故事最適切的文體。

小說到底有沒有用?做為一個喜愛小說的人,小說幾乎可以說是我日常工作裡的安全閥,它直接提供我極高的安全感,當我知道自己不開心的時候,我可以直接遁逃進小說裡,我就不必害怕真實生活裡,那些比我巨大許多的對象;我就可以盡可能誠實地把我的建議說出,不必害怕客戶翻臉、甚至拒絕我的想法;我就可以在自己的價值觀裡稍稍取得平衡,因為我可以在小說裡得到滿足,因為我知道一本三百元的小說,就可以帶給我很高的滿足。我不必太害怕錢。

我當然還是害怕有錢的壞人,因為他們的錢可能可以讓我們的環境遭到巨大的改變,但我不必太害怕說出我認為對的事,雖然他們有的是錢。就算他們大喊,他們有的是錢,在我眼裡,或許,他們有的只是錢而已。我真正想說的是,如果你對現狀有不滿足,還好,我們有小說。我更想說的是,小說創作者。

每次見到你,就一定捉弄你的黃崇凱叔叔,總是捏捏你的臉、拉拉你的小手,臉上總是那種意味不明的笑容,但他,超級認真。雖然你多數時候見到他,他都是拖鞋短褲,有時候球鞋短褲(當然爸爸我也是),但他對他要做的事超級認真。爸爸我在旁邊看他,為了小說的取材,可以讀上好多好多資料,不遠千里地跑去交通不太方便的地方,找尋他心儀的文學家,只為了做好田野調查。我常覺得他寫一個篇章,幾乎就是我們一般做一個案子的調查心力,而他的書裡頭卻有十幾個篇章,那不是我們十幾個案子的總和嗎?

看著他,我總是會想到,有意識地勞動。專注,並且不停歇,不放棄,不斷地下鋤,有時,整片園地放棄,重新整地,重新播種、耕作。而且,記得,他沒有老闆,他沒有鞭打他的人,他只有他自己敦促自己。

他最近的小說是《文藝春秋》,就是這樣的一個巨大的作品,就我看來,比台灣數的企業都還巨大,都還認真,因為是有意識地勞動,有意識地在尋求更高層次的創作。當職業成為志業時,就是這樣。那很難,也很難得。

讓人生有藝術性

現在大家常在談工業4.0,其中一項談到機器人未來可能取代我們的工作,馬上會跳出的提問就是,那未來有什麼工作是機器人無法取代的呢?藝術工作當然是。反過來說,讓你的工作有藝術性,也是。

我不知道願願你未來會做什麼工作,不過,試著培養自己的藝術性,不管是品味、興趣,甚至是專長,都是非常值得的投資。同樣的,各位爸媽,也應該好好培養自己的藝術性,對,是你的藝術性,不是培養孩子的藝術性。「孩子會彈鋼琴」之於「和全家一起享受鋼琴音樂」,當然是後者影響會更大,因為對音樂的品味,可以讓孩子帶進未來各式各樣的工作裡,那會成為他和其他工作者的巨大差異,甚至,可能是升遷與否的差異。而鋼琴家相對是比較窄的工作選擇。

而品味,不是技術,它需要的是環境、是可模仿、是想追求,是可以跟爸媽一起做的事。爸媽叫孩子要看書,但自己一年沒看一本書,孩子只會在離開學校和爸媽後完全不看書。每個人都知道,製造業早就該轉型為創造業,每個人都會埋怨老闆們都不想轉型,不過,我們每位從業人員自己,也都是創造者了嗎?

想想

我們應該試著創造自己的想法,試著想想自己有沒有在想,試著確定自己是有意識地勞動,試著確定自己是為了自己的想法在認真著,再怎樣,至少為自己在意的人在認真。

然後,不要怕世界,去面對它、適應它,一直去思考它的組成,然後改變它。願願,我跟你說,爸爸我是個北七,反正,你以後也會從別的地方聽到。不過我相信,世界或許不會變好,但你可以。那個你是願願你,是每個孩子你,也是每個父母你。我相信並盼望著。

>>本文摘自世界不會變好, 但你可以

RBqOHOdCSjCgaOJJfWqy8Q_201908062326

書名:世界不會變好, 但你可以

作者:盧建彰

出版社:  SUN COLOR CULTURE CO.,LTD.


盧建彰

廣告導演、詩人、小說家、作詞者、學學文創講師、跑者,執導柯文哲競選廣告「這一票,你聽孩子的話」及蔡英文總統競選廣告「願你平安」、「人民大聲公」、「台灣隊加油」。「Google齊柏林篇」獲選十大微電影,與張鈞甯等合力創作高雄氣爆、八仙塵爆詩詞朗讀。

全家與鄭成功上岸後賜住安平古堡王城西,流放到台北做廣告十八年,歷任奧美、智威湯遜廣告創意總監,幸運到曾是GUNN REPORT廣告創意積分台灣第一名。寫了九本書、三首歌,和鋼筆是舞伴。每天游自由式一公里或跑步五公里。每年都度蜜月,而且最好是一個月。相信創意就是生活的各種面向,覺得故事比權勢強悍,認為如果抓到一個信念就要有抓到一個信念的樣子,不然就別怕北七過日子。

做過的廣告有:Google、NIKE、TOYOTA、Mercedes-Benz、MAZDA、純喫茶、左岸咖啡館、來一客、KKBOX、陽光基金會、天使心家族、伏冒加強錠、伏冒熱飲、美粒果、7-11、靠得住純白体驗、惠氏S-26、SONY、ASUS、LUX、肯德基……等。

著有《願故事力與你同在》、《文案力:如果沒有文案,這世界會有多無聊?》、《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創意力:你的問題,用創意來解決》、《會說故事讓世界聽你的》、《藥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