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etanjal-khanna-8CwoHpZe3qE-unsplash
Photo by Geetanjal Khanna on Unsplash

有一天、有一個契機,顛覆了你打造的世界

—張東君(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秘書長、科普作家)

這是一個找出真相的故事、一個負責任的故事、一個關於創傷的故事、一個解釋失憶原因的故事、一個罪與罰不罰的故事。

所謂「好奇心會殺死貓」、「真相傷人」。這通常在推理小說中會用在警察警告業餘的人(多半是主角或助手)若是隨便插手事件窮攪和,會有什麼樣的下場。放不放手,對於被警告的人來說除了可能會讓自己過不去或是有傷自尊及業績(?)之外,其實也沒辦法說什麼,因為無論如何,畢竟自己只是局外人。

但是,假如那個唯一的真相極為切身,不找出來不是只有骨鯁在喉,而是結結實實的少了一個片斷無法接續,或根本有了錯誤的連結,那個人生,不只不完美,還是個災難。

我們在看電影/原著小說《侏羅紀公園》時看到科學家為了要補全遺失的恐龍基因片段,在這裡那裡用青蛙的基因去填補,而衍生出後面許多的問題。人類失去的記憶雖然從哪個角度來看都跟這個是完全不同的層面,但是卻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假如你不知道那原本應該是什麼,只看到後來的結果,你就會照單全收的接受,直到有一天、有一個契機,顛覆了你打造的世界。」這種在科學上很平常,因為總是有人在推翻前人的假設或研究,覺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理所當然的事,發生在失憶的人身上時,就,顛覆了那個人及其周遭的人際關係,甚至,像這本書一樣的,牽扯出許多的犯罪,已決和未決。。

根據我在書展期間跟作者及經紀人聊天的心得,自從《控制》之後,心理懸疑的路線賣得大好,而對於記憶的操縱,不論是主動被動,都能夠引起大眾的興趣,因為只要是人,都會有想忘卻忘不掉,跟忘記了想不起來之間的各種糾結,讓推理懸疑不是只有書中情節,而是能感同身受,跟書中角色產生共鳴,於是為了想知道代表自己的那個角色會有什麼樣的發展,而追著故事看下去,然後,追著作者的作品,一步一步的掉入作者與編輯和出版社的如意算盤之中(作者在寫作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如此腹黑啦)。 

日本推理之神島田莊司最近幾年在小說中、座談演講中很常講到「腦科學」,以及許多跟發生在腦中有關的懸疑推理犯罪;《人骨拼圖》的作者迪佛很愛顛覆「扭轉」情節讓讀者猜不到,甚至把短篇小說的書名就直接叫《Twisted》,續集是《More Twisted》。日本推理作家湊佳苗也有本被拍成日劇的作品《反轉》,跌破讀者眼鏡。《千萬別想起》也很驚悚的一次次扭轉情節,讓讀者看得欲罷不能。再加上失憶、追究原因等心理上的層面,更讓這本小說從單純的娛樂推理,又再多了一些些學習心理學知識常識的利多。假如你喜歡驚悚懸疑小說,就請跟著主角一起,尋找答案。

>>本文摘自《千萬別想起》


rqRWObHcTjGPZqk2CuTD4g

詹姆斯‧漢金斯(James Hankins )

暢銷作家詹姆斯‧漢金斯年紀很輕時便開始寫作。他就讀紐約大學分校提斯克藝術學院時,榮獲Chris Columbus劇本獎。

在變換跑道去嘗試劇本和法律寫作後,漢金斯重新致力於小說書寫。自那時開始,他寫了五本大眾驚悚小說──《Shady Cross》、《Brothers and Bones》、《Jack of Spades》和《Drawn》、《千萬別想起》(The Prettiest One)──每本書都榮登 Kindle前百名好書一段時間並且成為Amazon暢銷書第一名。此外,《Shady Cross》獲得《出版者週刊》(Publishers Weekly)重點評論熱烈推薦,《Brothers and Bones》更被《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指定為2013年最佳圖書名單,而《千萬別想起》(The Prettiest One)榮獲Amazon Kindle總榜冠軍TOP1,且超過1400位讀者五星評價,3290位讀者平均四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