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ensturmer-aWf7mjwwJJo-unsplash

沒有願景,什麼都行不通

在所有關於領導的書裡,我們都會讀到,每家公司都需要一個願景。如果看看聖本篤會規,就可以發現一個好的願景必須有什麼樣的先決條件。因為有時候,領導者們為了必須發展出一些有創意的願景而感到壓力很大。可是如果這個願景是出自內心的不滿和撕裂的話,也不會帶來任何祝福。

要發展出一個能為公司帶來祝福的願景,第一個先決條件是,發展願景的人內心處於平衡狀態。聖本篤特別要求理家神父要明智。拉丁文裡,表示智者、智慧的字是「sapiens」。這個字源自「sapere」一字,即品嘗。所以,一個有智慧的人是一個能品嘗自己的人,一個能接受自己的人,一個與自己和諧一致的人。而且一個有智慧的人是能看得更深的人。所以,要發展出好的願景,智慧,明智是第一個先決條件。

第二個先決條件是要愛員工。對某些人來說,這聽起來可能宗教意味太強或太矯情。可是如果這個願景只是為了滿足個人野心的話,就無法激勵員工。如果我不喜歡跟我一起工作的那些人,我就無法領導他們。這不是愛或不愛的問題─愛是一個很大的字─這主要關乎的問題是:我要以善意待人,我有興趣和這些人一起工作。

第三個先決條件,是要有創意。要尋找出使這家公司和其員工能發揮影響力與生命力的方法。使隱藏在這些人身上的潛力充分發揮,這是我已經多次提過的願景。但我們絕不能將這個願景,與物質上的成功畫上等號。

在這三個條件為基礎之下,聖本篤提出一個理家神父應該努力實現的願景。這個願景就是「上主的家」:在上主的家裡,沒有人會感到徬徨無助或悲傷。這聽起來相當卑微,卻是一個美好的組織願景,在這個組織裡沒有人感到悲傷或徬徨無助。當一個人沒有得到認真對待時,便會感到悲傷。而感到徬徨無助通常就是因為沒有獲得明確的領導。如果這個願景不明確,如果領導者的指示一直模糊不清或朝令夕改,員工就會感到徬徨無助。只有當願景清楚明確,且人們感受到自己獲得尊重對待並一起朝著共同願景前進時,他們才能獲得內心平靜。

此外,上主的家的社會意義就是,這家公司不能自私自利,必須要對社會負責,並且對靈性發展保持開放態度。靈性發展不僅意味著對信仰保持開放,也包含去感受員工的心靈,去察覺真正會觸動他們心靈的是什麼。如果員工只將業績帶進公司,卻將自己的靈魂留在外面,公司就會缺少一些關鍵的東西,也就是這家公司沒有精神。而上主之家的意思是,在公司裡,員工彼此振奮對方的心靈,互相啟發對方。

願景的兩個面向

「可是,如果我要尋找自己的願景的話,該如何進行?」常有人問我這個問題。願景有兩個面向。第一個面向與上面提過的那些問題有關:我是誰?什麼符合我最內在的本質?我想在這個世界留下什麼足跡?為了發現這個足跡,我必須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的生命史、我的創傷、我的天賦,和我的強處。正視自己目前的樣子,接下來才能思考想繼續在這個世界留下什麼樣的足跡。

除了認識自身的強處、天賦、能力之外,認識自身的創傷也很重要。聖女賀德佳(Hildegard von Bingen)說:「成為一個真正的人的藝術就在於,學習把傷口變珍珠。」正因為認識自己的創傷,才能發現自己的能力,能對人有更深刻的認識,並能同理他人真正的需求。在創傷裡常隱藏著自我的潛力,憑著這份潛力,我們可以在這個世界上留下足跡,為公司發展願景。

有些領導者有很大的願景,可是他們卻帶著撕裂的內心,在這世上只留下苦澀不甘和分裂的、嚴酷和無情的足跡。如果內外能夠和諧一致,心裡感受到平安,那麼就可以在這世界上留下希望、憐憫慈愛與和好、歡樂和輕快的足跡。

郭蒂尼(Romano Guardini)這位生於義大利維洛那的天主教神父和宗教哲學家曾說過:「每個人都是上主藉著這人的存在,所說出的獨一無二的話語。」我們都不知道這話語是什麼,但在我的課程裡,我會請學員寫下在這一刻直覺想到的一句話,或一個字來表達他們想用自己的生命所傳達的訊息。有人寫下「和諧」,另一個人寫下「和平」,第三個人寫的是「生命力」,第四個人寫的是「關係」,即團體。也有很多人寫了「愛」或「希望」。每一次人們的答案都多姿多彩,令人驚嘆。團體裡的每個人都想傳達某個訊息─而且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這就是一種潛力:留下個人特有的生命足跡,就是一種願景。

願景的第二個面向,可以用耶穌的一句話來解釋。耶穌派遣門徒們出去時,跟他們說了這句話:「所到的地方要宣講:『天國快實現了!』你們要醫治病患,叫死人復活,潔淨痲瘋病人,趕鬼。」身為基督徒,我們都有一個任務,一個使命。而根據耶穌的話,我們的使命在於,在這世上發揮某種醫治作用,去扶起別人,在內心僵化的人身上喚醒生命。

問題是,該如何具體進行?事實上,我不應該去追逐外在的各種理想,應該去做最符合內在本質的事,或者我很想去做的事,以及有信心能做好的事。我應該問自己:在不必花費很大心思去思考的情況下,我想傳達什麼訊息?關於我的使命,我有什麼樣的感覺?我感受到什麼?我內心有什麼東西在悸動?我內心很想去做什麼?願景的第一個面向涉及的是個人散發出的光彩,我的生命本身就是一個足跡;第二個面向則涉及行動。什麼樣的行動符合我的本質?不是我必須強迫自己做什麼,而是我在內心感受到什麼樣的任務,什麼樣的使命?

許多人都想追逐快樂幸福,希望自己能享有內心平安,能從容自在,能輕鬆愉快。可是有不少人卻認為,必須以外在事物來定義自己的幸福。他們認為,如果能獲得成就,就會幸福快樂。可是成就並不表示享有內心平安。

幸福無法靠外在事物獲得。幸福是一種內心狀態。我和自己和諧一致的時候,就會感到幸福。我的生命能為別人帶來祝福的時候,就會感到幸福。不是我整天就只顧自己,只想著滿足自己的種種需求就會感到幸福,而是因為服務別人,在別人身上喚醒生命,我才感到幸福。當我獻身於工作和幫助別人時,我的內心就會獲得平安。於是,我就會一直因為自己能夠幫助別人、發展對方的生命藍圖而覺得快樂並感恩。

如果有人在我面前高舉種種物質的重要性,我就會問他這個問題:「你有這麼多錢,讓自己能夠擁有這麼多東西,房子、車子︙︙等,這就已經是幸福了嗎?」難道人們沒有發現,其實金錢並非所有?如果因為一份非常賺錢的工作而使婚姻出問題,此時即使最漂亮的房子都不再有價值。難道沒有別的事可以讓你感到幸福嗎?你什麼時候感受到真正的幸福?有些人說,他們真正感到幸福是當他們花了很多錢去度假時。另一些人則談到更深入的感受,開始敘說某一次與人相遇的經驗,或想起跟某人的一次談話之後滿足地站起來,心裡湧流著某種強烈感受。

經驗告訴我們,當生命流動時,就會感到幸福。流動與獻身、付出有關。工作也與獻身、付出有關。聖本篤說:「ora et labora」,即「祈禱與工作」。這意思是,工作也需要抱持和祈禱一樣的態度─獻身,即放下自我中心,並獻身於幫助別人,獻身於工作。當我不再以自我為中心,當我的生命更有價值時,我就感受到幸福。而且,我無法抓住幸福,幸福通常只是瞬間的感恩之心。關於這點,也許修士大衛.斯坦德拉(David Steindl-Rast)的這句話很貼切:「我不是因為覺得幸福才感恩,而是因為會感恩才覺得幸福。」感恩的態度也會使人感受到幸福。但我們不是為了讓自己幸福而感恩,這又本末倒置了。感恩是一種態度,我們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事物,這都是上主的賞賜:各種相遇的經驗、友善的眼光、我們的健康、大自然的美、一個人的愛。當開放自己去接受上主每天賜給我們的一切,就會感到幸福。而去傳達這樣的經驗,是件重要的事。

但是,那些整天就只想著讓自己幸福的人,心中想著「只要我幸福就可以」的人,只不過是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的人。因為真正的幸福,是在奉獻付出中才能體驗到。在服務別人中,我感到幸福。

如果什麼都以錢為準則

在美國,有一種神學叫「成功神學」,主張金錢至上,甚至上主都在金錢之下。有位女士送我這樣一本書,這本書主張,透過祈禱就可獲得財富─我覺得這簡直是一種褻凟。我馬上把書丟到垃圾桶,因為這已經使人在信仰上墮落了。我曾和一位企業諮詢顧問合作,我對她說,「正確的價值觀可以使一家公司更有價值。但我們不是為了賺更多錢才去實踐價值,如此一來,價值就被工具化了。正確的價值觀本身就很有價值,因此那些注重正確價值觀的企業就能夠欣欣向榮。  不只是獲利方面,而是全面發展蒸蒸日上。」可是成功神學的神學家們只想知道做某些事可以帶來什麼好處,所有事都必須帶來某些利益。一切目的都被扭曲,甚至人性。如果某件事不能帶來利益,便毫無用處。可是如果什麼都以錢為準則,生命便變得沒有價值。

>>本文摘自《帶心》


R4LBaYWCkjyHAdGCvpuorQ

書名:帶心

作者:博多.楊森古倫博士

出版社:今周刊出版社

博多.楊森(Bodo Janssen)

1974年出生於德國漢堡附近的小鎮埃姆登,曾就讀漢堡大學企管系與中文系。目前是「自由盟約」(Upstalsboom)連鎖旅館集團負責人,該連鎖旅館是德國北海岸和波羅的海沿岸旅館界龍頭。

因父親突然墜機身亡,不得不在32歲那年接下旅館集團負責人職務,卻因錯誤管理方式,導致面臨經營困境,員工不斷離職。後來運用古倫博士所推廣的企業靈性領導課程,徹底改造集團經營方式,在三年內即獲得顯著企業改造成果:營業額加倍、員工滿意度從低於10%升高到90%、顧客再推薦率高達98%、員工請假率降低80%、求職數量提升5倍,更因為這些創新的經營與人力發展成果,獲得德國各項企業大獎。

古倫博士(Dr. Anselm Grün)

德國賓士汽車、Bosch、BMW、PUMA與邦總理們的精神導師,德國總理梅克爾與德國各政商學界皆是讀者,教宗方濟各推薦其作品為梵諦岡官員必讀!

1945年於德國慕尼黑出生,在羅馬聖安瑟莫宗座大學獲得神學博士學位,並於德國紐倫堡大學主修企管。四十年來他不斷從事寫作與經營管理,是德國當代最知名精神導師與暢銷書作家,其三百多種出版品一直是德國企管與靈性諮商界暢銷書,並被翻譯為36種語言,總銷售高達兩千多萬冊。曾擔任德國明斯特史瓦扎赫聖本篤修道院的經濟管理人36年,負責管理修道院所屬二十多家公司行號與三百多名員工,他舉辦的靈修生活與價值領導課程往往一年前就額滿,從邦總理、內閣官員,到德國各知名企業高階主管與董事會成員都會定期參加他的課程與演講。他並長期從事各方面的心靈輔導與陪伴,以聖本篤傳統的「祈禱與工作」精神為基礎,結合靈修醫治與深層心理學,獲得德國教會、社會甚至商業界尊敬與肯定,並在2007年獲德國聯邦政府頒發的「十字功績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