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sessed-photography-jIBMSMs4_kA-unsplash
Photo by Possessed Photography on Unsplash

週六晚上的「 銀線」酒吧裡,需要扯著嗓子才能讓服務生聽清點單。這家酒館像是被時間遺忘了,還保留著電視和數位收銀機─ 灣區大多數商鋪已經拒收現金許多年了。三十年來,橄欖球在美國受歡迎的程度一直在下降,不過,在這個街區生活的人大多是中老年藍領工人,一到週末南加州大學比賽時,他們還是會擠滿這裡,享受啤酒和歡呼。

珍妮佛這次學乖了,打扮得像個普通的南加大學生,帽衫加牛仔褲。她的出現引發了幾記口哨。技術在不斷演化,男人卻始終不變。

她找到了吧台上的SLC422,或者馬特.道森Matt Dawson。他這次沒戴棒球帽,露出稀疏的頭頂,顯得更加落魄。馬特一眼就看見了她,招手讓她在自己身邊的空位坐下。兩人尷尬地喝著啤酒,人群中不時暴發出咒罵或叫好聲。

終於,還是珍妮佛先打破了僵局。

「叫我出來不會就是為了喝酒吧,週末不用陪家人嗎?」

「我自己住,兩個孩子和前妻在俄亥俄。」馬特喝了一大口, 上唇留下一行白沫。

「噢,懂了。」珍妮佛也低頭喝酒,琢磨這話裡是否有潛台詞,「那麼,你具體是做什麼的?」

「幹了十年的鷹架工人和裝配工,十五年的暖氣工。不是吹牛,我只要看一眼圖紙,就知道該怎麼做,不比那些機器慢。」

「我懂你的意思,那種滋味一定不好受。」

「是啊⋯⋯我年輕的時候常聽人家說,『機器人會搶走你的飯碗的』。一開始,我以為只有那些從事低薪水、簡單工種的員工才容易被取代,可後來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有些對於人類很難的工作,在AI 看來卻很簡單,比如放射科醫師、華爾街交易員;有些看上去簡單的,卻是AI 的死穴,就像老人看護和理療師。我曾經以為自己足夠幸運,能一直幹到退休⋯⋯」馬特又喝了一口。

「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珍妮佛問道。

「我不知道。」馬特聳聳肩,「抗議有一些效果,但論壇上還沒有關於下一步的計畫。內部消息說,現在有兩家公司在競標這個爛攤子,一家提供的職位少一些,但也許我還能繼續幹這份工作, 只不過得換個城市,也許是換個國家?」

「聽起來滿不錯的。」珍妮佛點點頭,又問,「另一家呢?」

「另一家,就是我告訴你的歐米伽林斯⋯⋯我搞不太懂,說是基本上每個人接受簡單培訓後都能有工作,但是不再是在工地上, 而是各自在家裡,在電腦上接受派來的活兒。一開始收入低一些但簽三年合同,之後高一點但也高不到哪去。你怎麼看?」

「我不知道,馬特,這取決於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說得對。我這半輩子都在工地上,敲敲這個,打打那個。雖然幹的是體力活,可我很滿意這種生活,這能讓自己感覺還活著。我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每天戴著VR 頭盔,雙手在半空比畫的日子,聽起來很可笑。」

珍妮佛腦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她舉起酒杯,在馬特的杯沿碰了一下。

「乾杯!無論如何,這都是值得慶祝的事情。不過,如果是我的話,也許會要求歐米伽林斯提供一次嘗試的機會,畢竟這是新事物,誰知道會發生什麼,在簽約之前試試總比簽約後後悔強,你說是吧。」

「就像婚姻⋯⋯」馬特的眼神有點游離,似乎陷入思考,「說著容易做起來難。也許可以透過工會談判,派幾個代表先去體驗一下。你說得對,這麼大規模的再就業,誰也不想出什麼亂子,不過距離工會的最後回應期限只有一天了。」

「答應我,如果你搞定了,給我保留一些⋯⋯素材。我想要一個更深度的故事。」

「好的,你是記者吧,珍?」馬特瞇起眼睛,帶著笑意問, 「如果我給你搞到你想要的東西,我能有什麼回報?」噢,請別說出來。

珍妮佛深吸了一口氣,忍住怒火。不知為何,她心頭浮起一絲同情。

「你想要什麼,馬特?」

「等等,珍,你不會以為⋯⋯老天爺,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有個人能陪我喝喝酒,聊聊天⋯⋯沒有工作的日子太難熬了。你還年輕,沒法明白那種感覺⋯⋯」

珍妮佛鬆了口氣,把手放在馬特的肩上,就像女兒安慰父親那樣。

「我明白的,馬特。需要人陪的時候,給我電話。」

人群中又暴發出一陣歡呼,比賽結束了。

開復解讀

四、從事哪些工作的人不容易被AI 取代?

要想從容應對AI 時代的就業形勢,我們首先應該清楚AI 的特點,例如AI 不具備什麼能力,不能完成什麼種類的工作,然後才能抓緊時間提前增設AI 無法接管的工作崗位,為人們提供相應的職業諮詢,並且有針對性地開展職業培訓,從而實現AI 時代工作崗位的供需平衡。我認為,在以下三個方面,AI 存在明顯不足,即便到了2041 年,AI 可能仍然無法完全掌握這些能力。

第一,創造力。AI 不具備創造、構思以及戰略性規劃的能力。

儘管AI 非常擅長針對單一領域的任務進行優化,使目標函數達到

最優值,但它無法選擇自己的目標,無法跨領域構思,無法進行創造性的思考,也難以具備那些對人類而言不言自明的常識。

第二,同理心。AI 沒有「同情」、「關愛」之類感同身受的感覺,無法在情感方面實現與人類的真正互動,無法給他人帶來關懷。

儘管目前研究人員已致力於改進AI 在這一方面的缺陷,但人類在需要情感互動時,仍然很難從機器人的身上得到心裡所期待真心的關懷,收穫心靈上的慰藉。這也就是所謂的不夠「人性化」。

第三,靈活性。AI 和機器人技術無法完成一些精確而複雜的體力工作,如靈巧的手眼協作。此外,AI 還無法應對未知或非結構化的空間,並在其中執行工作任務,尤其是它觀察不到的空間。那麼,上面提到的這些AI 的缺陷,會對人類未來的就業形勢產生什麼影響呢?

不難預測,一些不需社交的重複性工作可能會全部被AI 接管,如電話銷售員,以及之前提到的保險審核員和貸款審核員等。

那些需要高度社交技巧並且相對重複執行的工作,將由人類與AI 共同承擔,二者將在工作中各自發揮所長,實現人機協同合作。例如,在課堂上,AI 可以負責日常作業的批改和考試的評分,甚至完成一些標準化的課程教學和個性化的練習指導;人類教師則可以專注於成為善解人意的導師,用自己的同理心去理解學生、激勵學生,陪伴孩子們在實踐中學習,為他們提供個性化的輔導和啟迪,幫助他們培養良好的習慣及情商。

對於那些需要創造力但不需要社交互動的工作,AI 將成為幫助人類發揮更大創造力和潛力的利器。例如,科學家可以利用AI技術提高藥物研發的速度和精準度。

還有一些既需要創造力又需要社交技能的工作,比如〈職業救星〉中的邁克和艾莉森所做的是高度策略性的工作,他們將成為未來人類職場中的「閃光點」,很難被AI 取代。

圖8-2 和圖8-3 展示了在不同職業的能力結構中,對創造力和社交技能的要求。圖8-2 是智力型工作被AI 接管的二維圖,其中,橫軸代表職業所需的創造力,縱軸代表職業所需的社交技能;右上方的工作更適合人類,左下方的工作更適合AI。

圖8-3 是勞力型工作被AI 接管的二維圖,其中的縱軸仍然代表相關職業所需的社交技能,橫軸則代表從事相關職業所需的體力勞動的複雜程度,這種複雜程度是根據具體工作所要求的肢體靈巧度,以及對是否需要在未知環境、非結構化環境中解決問題進行衡量後確定的。圖中右上方的工作更適合人類,左下方的工作更適合AI。比如幫助老年人洗澡的護理工(養老院看護)的工作,不但需要社交技能,還需要靈巧的肢體技能,因而更適合人類;倉庫貨員既不需要社交技能,也不需要具備很高的手工靈巧度,因而更適合AI。

從兩張圖中,可以看到有不少工作AI 是很難勝任的,所以,對於人類來說,這類職位相對安全。但是,有些從事相對簡單的工作的人,卻無法避免被AI 徹底取代的命運,對此,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才可以幫助人類員工在即將到來的AI 時代,仍然保持「工作—賺錢謀生—獲得成就感」的人生模式?

>>本文摘自《AI 2041:預見10個未來新世界》

Youtube:《AI 2041》AI趨勢專家李開復 × 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得主陳楸帆 的未來世界-天下文化

Youtube: 《AI 2041》AI趨勢專家李開復 × 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得主陳楸帆 聯手創作-天下文化


ai-2041-10

李開復

生於台灣,長於美國,以最高榮譽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並於1988年獲卡內基美隆大學電腦學博士學位。歷任蘋果、微軟、Google頂尖科技公司全球副總裁等重要職務。是最受年輕人歡迎的創業家、青年導師、暢銷書作家。2009年9月在北京創立創新工場,幫助中國青年成功創業。

曾任美國「百人會」副會長,並於2013年獲選為《時代》雜誌全球最有影響力一百人。同時也是香港城市大學的榮譽博士、卡內基美隆大學榮譽商業管理博士,以及美國電氣電子工程協會院士,並於2019年起出任「世界經濟論壇」第四次工業革命中心的人工智慧委員會聯席主席。

著有《AI新世界》、《人工智慧來了》、《李開復給青年的12封信》、《我修的死亡學分》、《世界因你不同》、《做最好的自己》等書。

陳楸帆

科幻作家、編劇、翻譯、策展人。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副理事長,世界華人科幻協會名譽會長,九三學社社員。曾多次獲得星雲獎、銀河獎、世界奇幻科幻翻譯獎等獎項,作品被翻譯為二十多國語言,在許多歐美科幻雜誌均為首位發表作品的中國作家,代表作包括《荒潮》、《人生算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