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deck-UpsEF48wAgk-unsplash
Photo by Cherrydeck on Unsplash

四個故事

機運眷顧那些懂得相互切磋的人。

— 史蒂文‧強森(Steven Johnson)
《創意從何而來》(Where Good Ideas Come From)

本章的四位主角來自不同的背景,他們的學經歷與社交技能各不相同,也處於人生與職涯的不同階段,其中三人加入WOL圈。他們的共通點是,在職場與生活中採用一種讓他們做起事來更有成效的方法,因此接觸到更廣泛的機會,更容易在投入的事情中找到意義與成就感。

莎賓:寫下人生的下一篇章

在西門子(Siemens)的人力資源部工作二十幾年後,莎賓已做好改變的準備。大致上,她喜歡西門子的工作,包括那裡的人事與專案,她只是覺得自己還能發揮更多的潛力。她在「學習與發展小組」負責以創意的手法培訓員工,但她也對領導力、企業文化、數位化的影響有很多想法。可惜的是,那些想法與她在組織階級中的角色不太適配。她可以清楚感覺到,萬一她在工作上偏離分際太遠,可能會陷入麻煩。

看來,轉換跑道的時間到了,但是要做什麼呢?這時莎賓已屆坐四望五的年紀,若是去別的地方找工作,以其年齡與經歷來看,幾乎一定只能找到類似的職位。她有其他的興趣可以嘗試,但沒有一項興趣看起來適合作為職涯的下一步。

所以莎賓決定留在原地,開始做一些小實驗。西門子在柏林開設了一個新創事業育成計畫,她主動去接觸那個計畫內的新創事業,以了解他們在做什麼及怎麼做。那些經驗激勵她在本業以外嘗試自己創立小事業:修復北歐家具。她只是想看一下,萬一少了現在的穩定工作,能否維持生計(答案是不能)。她尋找人力資源方面的工具與趨勢,其中一個是新的個人發展方法。她試了一下,覺得很喜歡,並開始向同事推廣那個方法。這些實驗幫她培養了新的技能與態度,也幫她提振了信心。後來她變成大家眼中的「人資偵察家」(HR Scout),擅長探索新領域,並與同仁分享學習心得,而且這樣做完全不需要徵求許可,也不需要預算。

此外,她也開始寫作了。起初是在公司內部的社群網路上書寫,公司裡的任何人都可以在那裡發文或留言。後來,她開始在LinkedIn上書寫。久而久之,她開始寫她關心的所有議題,並分享自己的見解。那些文章幫她在公司內外培養了人脈。公開書寫讓她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想法與學習機會,也幫她壯大了膽子。以前她參加會議時,只在底下默默聆聽,現在她開始在一些會議上演講。她說:「我發現我有一些才能是雇主沒有善加利用的,但是對其他人有幫助。那是很棒的經驗,是你到了四五十歲,沒料到自己還可以擁有的經驗。」

莎賓與德國各地的企業人士培養了私人關係,那些人因為她的想法與作為而認識及欣賞她,並不是因為她在哪裡任職。隨著人脈逐漸擴展,莎賓的選擇範圍也擴大了。例如,她與七家公司合作一個專案,那個專案與她在西門子導入的個人發展專案有關。他們一起合作的方式非常特別,還因此獲得了「HR卓越獎」的員工敬業與協作獎。那也是該獎項首度頒給一群公司。

從實驗與人際關係中獲得的經驗,幫莎賓確定了下一步。她加入了先生創立的獨立顧問公司。如今,她在歐洲各地為企業與會議做專題演講、主持研討會,以探討員工發展、領導力、人力資源的新角色、工作的未來等議題。她與以前的同事一起獲得「XING新工作獎」的肯定;在LinkedIn上獲選為「最響亮聲音」(Top Voice);在德國首屈一指的人力資源雜誌上,名列二十五大最具影響力的人力資源專家;跟西門子的人力資源長(她前任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一起獲選為「四十大人力資源精英」之一。

莎賓不再被定義或侷限在以前的角色裡(「西門子人力資源部的莎賓」),也不在侷限於走了很久的老路子。現在,她找到了自己的聲音,發現了自己的道路,塑造了自己的未來,因此接觸到幾年前意想不到的許多機會。她告訴我:「我逐步拿回了生活的自主權。」

安雅:獲得更多機會

安雅在一個風景如畫、人口不到一萬五千人的小鎮成長。從當地的高中畢業後,她去離家約十五分鐘車程的儲蓄銀行申請實習工作,並順利獲得錄取。

四年後,她知道自己想從工作上獲得更多,但她也覺得欠缺大學學歷很難辦到。於是,她去一所大學的夜間部就讀。白天上班,晚上上課與自修,如此過了幾年。與此同時,她也意識到一直待在本地銀行是不夠的。所以,她到附近城市的一家大公司上班,在採購部門找到基層職員的工作。

她終於從大學畢業時,即使為公司加班了無數夜晚與週末,公司只給她一個祕書的職位,令她大失所望。她說:「我費了大把勁才拿到學位,卻只能坐在那裡,把收據黏在老闆的請款單上,這使我一天比一天沮喪。」接著,她停頓了一下,慢慢地重複了最後那句話,彷彿再次體會那種苦悶感似的:「一‧天‧比‧一‧天‧沮‧喪。」

她不是覺得當祕書有失身分,也不是覺得祕書一定是很糟的工作。她只是覺得自己大材小用,可以做的事情更多。「我想做可以激發熱情、發揮才能、同時對公司有貢獻的工作。」儘管這家公司裡似乎有許多更有意義或更充實的工作,但安雅不知道如何證明自己能夠勝任那些工作,也不知道怎麼獲得更多的經驗。雖然安雅才二十歲出頭,但她開始覺得自己好像停滯不前,卡住了。

祕書通常是一種幕後工作,除了老闆以外,很少人知道你在做什麼、做得如何,以及你還有什麼能力。但安雅找到一種讓自己及工作引人注目的方法。她看到公司正在推廣內部協作工具,而且「數位轉型」是公司策略的一部分。因此,她開了一個部落格,取名為「祕書的數位化指南」。

她開始寫她用來提升效率與效用的工具與技巧。重點不是炫技,而是真正實用的東西。一些人看了她最初發表的幾篇文章。接著,有更多人也來看了。後來,開始有人留言謝謝她的分享,並表示想進一步了解她的作法,以及她處理工作的方式。漸漸地,她的文章吸引了上千人點閱,還有不認識的同事把文章分享出去。她的人脈圈開始擴大,她說:「大家開始覺得我是專家。」其中一個注意到安雅才華的人是她的老闆,老闆因此賦予她一個不同的角色。

安雅從採購部的助理,變成了兩個線上小組的社群經理。她在那裡的職銜是「敏捷教練」,負責培訓、指導個人、主持研討會。現在,她定期擔任團隊、部門、領導者的指導老師,並積極推動整個部門的數位協作與人際互動。最近,她籌劃了一次大型的跨公司會議,並與公司的兩位董事同台交流。

她說:「這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但很值得。現在我可以在新的工作中展現才華,發揮熱情。」安雅不再覺得自己停滯不前或受到忽視。她找到了發揮更多潛力的方法,宛若新生。

瑪拉:創造出一種新工作

瑪拉擁有廣泛多元的技能及多語能力,並在克羅埃西亞、紐西蘭等許多地方生活多年,但她形容自己卡在「最糟的工作」中:在一家大公司設計Lotus Notes資料庫。那份工作既乏味又孤單,似乎很少人知道或在乎她做的事情。不過,她不想再換公司了,她只想換一個更好的角色。

她邁向改變的第一步,是開始使用公司的協作工具。她喜歡線上互動,而且在上面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同事。當她像莎賓與安雅那樣,使用那些工具參與線上社群時,開始對改善社群產生了興趣,並開始做研究及請教專家。當她更了解如何打造成功的線上社群時,她與大家分享心得,讓大家也可以打造自己的線上小組。久而久之,她因此樹立了社群與協作專家的聲譽,最終成了一個協作團隊的全職負責人。雖然她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她從最糟的工作轉移到真正喜歡的工作。她指出,尋找新職位的過程,與她以往的經歷截然不同:「一般作法是去應徵職缺,想辦法讓其他的部門錄取你,但我是自己創造出一個工作。而且,隨著我對這份工作的了解愈多,工作本身也不斷地演變。這與一般作法完全相反,就好像你可以自訂工作內容一樣。你成了那個工作的代名詞,以前我根本不知道可以那樣做。」

隨著瑪拉在工作上建立社群,邊做邊學,她發現自己有更多的東西可以分享。她開始公開發表看法,但她花了一段時間才克服心理障礙。「我不覺得自己是專家,我憑什麼大放厥詞呢?但我與更多人交談後發現,我知道的其實比我想的還多。」後來她也去巴黎、雪梨、柏林的重要會議上演講,去倫敦帝國學院及公司內部的無數活動上演講。各層級的人都認為她是專家。本書稍後會提到,當她持續以一種開放、大方、互動的方式工作時,如何結識許多執行長及一位前首相。她的學習、分享與人脈交流,為她的職涯帶來更多前所未有的機會。她可以留在原公司,可以跟不同的企業合作以拓展專業,也可以利用人脈去接觸不同產業、不同組織內的不同角色。

>>本文摘自《WOL大聲工作法:最新透明工作術,開放個人經驗,創造共享連結的12週行動指南【隨書贈:WOL大聲工作法12週練習隨身本】》


wol-12-wol12

約翰‧史德普(John Stepper)

藉由推廣Working Out Loud(WOL)工作法,幫組織營造更開放、協作的文化,也協助個人開創更好的職涯與人生。WOL是一種為工作重新挹注人性的同儕互助方法。個人可以藉此培養人脈,讓自己做起事來更得心應手,並接觸到更多的機會。公司可以藉此從根本激勵大家改變行為——獲得新技能、習慣、思維。WOL運動已推廣到六十幾國,遍布各行各業。史德普在TEDx上談過這項運動,並在workingoutloud.com上撰寫如何改善工作的文章,現居紐約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