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ren-wong-VVEwJJRRHgk-unsplash
Photo by Warren Wong on Unsplash

你長大以後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冷風劃過芝加哥街頭,那天我匆忙地要趕赴上午的會議。那是寒流的第一天,我穿得不夠暖—如果人家付錢要你展望未來,這實在不怎麼光彩。如果不把密西根湖吹來刺骨寒風算進去,其實那天還算是這個風城裡一個晴朗明媚的好日子。

我走進咖啡館,街道上的車水馬龍就被裡面溫暖放鬆的氣氛替代了。星期三上午十點半,咖啡店裡有各種你能想到的人,有學生戴著大耳機在敲電腦。有觀光客圍聚一桌,沉浸在復古的波西米亞氛圍裡,計畫著這一天要參觀哪些景點。還有幾個專業人士輕聲地講電話,或是用手機回覆電子郵件。

我來芝加哥見客戶,蘇珊約四十幾歲,在大型科技公司擔任高階行銷主管。

我們幾年前在一場會議中認識的,合作了幾件案子,但多半靠社群網站保持聯繫。最後一次直接聯繫已經是六個月前了,所以當她約我喝咖啡的時候,我不確定要期待什麼。

我在咖啡廳裡沒見著蘇珊,所以我拿了一杯黑咖啡之後就在唯一一張空桌子坐下來。幾分鐘之後,蘇珊從門口衝進來,直接走向我,放下包包,擁抱了我一下,就去點了一杯綠茶。

蘇珊衝勁十足的外表可能會給人摸不著頭緒的印象,但我知道實情。她是成功的高階主管,在公司和整個業界都備受重視,事實上,全世界都很尊敬她。不過,我看得出來好像少了什麼。

當她回到我面前時,我微笑著問她:「我可以幫什麼忙?」

「我從小就不知道長大以後要做什麼。」蘇珊尷尬地淺笑了一下:「真的,老布,我一直想,可是真的不知道長大以後要做什麼。」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用木質攪拌棒在綠茶裡繞圈圈。

我其他客戶也有過同樣的經歷。這時都是他們第一次試圖去想像未來,結果只能看得到一片空無,讓他們嚇死了。對我來說,這有點刺激。這表示緊張的要來了。

「我知道我不想一直做現在這份工作。」蘇珊跳回當下:「別誤會,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和同事,但我從來沒想過到了四十六歲還在做……」

「這很正常。」我說:「那我可以幫什麼忙?」

「你覺得我該做什麼?」

職場建議。我和別人對話時最常見的主題。他們想知道自己的人生應該怎麼過。或他們的孩子應該怎麼過自己的人生。或者,以蘇珊的例子來說,她要怎麼在職涯中場切換到一直渴望的工作,而不是順著別人的指示一直做下去。

這些問題都很棘手,因為問題的核心無關工作或職涯規畫。這些問題只是引導到多數人最難回答的問題:什麼會讓你快樂?

幸福快樂很難。事實上,幸福快樂太難捉摸了,也讓許多大學課程和研究專案以幸福快樂為主題。許多年前,我去請教這個領域的權威專家,想知道怎麼幫助蘇珊這樣的人理解怎樣才會快樂。

史考特.柯盧傑(Scott Cloutier)是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茱麗安瑞格里全球永續發展研究所(Julie Ann Wrigley Global Institute of Sustainability)的助理教授,他正規畫一堂新的永續發展課程,要讓幸福的機會盡量變多。我和他約在亞利桑那州坦佩市,就在冬日也很舒服的沙漠裡,我向他請教幸福快樂的道理。

「幸福快樂是一個光譜,」他往椅背一靠:「一端是悲傷,一端是極樂。幸福快樂就是在這光譜上找到平衡。」

「所以當大家在思考人生要怎麼過……」我話沒說完,決定換個更具體的方式:「當他們想要看到自己在未來職場的模樣時,應該要怎麼思考?要怎麼幫助他們找到這個完美的平衡?」

「要考慮到兩件事,」史考特說伸出兩根指頭:「愉悅和目標。你必須理解兩者的差異。愉悅很簡單,現在我們去街上,想要過得爽,方法很多:食物、性、酒精、毒品,你可以列出很多。我們的世界充滿了愉悅。問題是,那只是瞬間,而且很空虛。這不會讓你幸福快樂。」

「如果愉悅不是重點,」我說:「那我可以說目標才是關鍵嗎?」

「可以這麼說,」史考特回答我:「目標就是讓你往前進的力量。目標讓你的生活有意義,讓你能預先看到自己會變成什麼樣的人,這樣你就可以記得這個畫面,陪你經歷人生的起起伏伏。」

我想著我這幾年見過很多人,他們表面上看似擁有了一切—美滿的家庭、大房子、存款,但就缺了心滿意足的感受。我在腦海中掃過這些人,發現他們確實都苦於沒有目標。

「所以如果大家能找出目標,他們前往幸福快樂的道路就會更清楚?」我問。

「是的。」史考特笑答:「日子過得很爽沒有錯,可是長期下來並不會讓你覺得幸福快樂。」

我想起了這段對話,於是利用幾個問題讓蘇珊開始思考她的目標。我需要她去想像一個能讓自己幸福快樂的未來,以及接下來這幾十年,她想要把時間花在哪裡。

我們討論好一陣子,切換了很多主題,但要找到明確方向,蘇珊顯然很吃力,所以我最後問了一個我認為她可以回答的問題:「妳想要變有錢嗎?」

「這是什麼問題?」她說,這個問題顯然出乎她意料之外:「我是說,誰不想要變有錢?不是每個人都想要有錢嗎?」

「當然,每個人都想要有錢,」我說:「可是很少人知道自己究竟想要變成哪一種有錢人。」

「這是什麼意思?」她往旁邊瞥了一眼。

「我們用這個方法試試看。」我啜了一口咖啡:「妳想要當遊艇階級的富豪嗎?」

「遊艇階級的富豪?我聽不懂你在講什麼。」

「妳想要有錢到可以擁有私人遊艇嗎?這個問題很簡單。」

蘇珊想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說:「不,我不要遊艇,我連遊艇要停在哪裡都不曉得。」

「好,那很好,這是個開始,那妳想要變成豪宅階級的富豪嗎?」


訪問專家:到底錢為何物?

我們繼續聽麥鐸斯的故事前,先岔題一下。我想花點時間談錢。當我問你「錢是什麼?」你的腦子或許很快就浮現出鈔票的畫面,或是銀行存摺裡的數字。我們都認識錢。我們每天用。我們一直在想錢,包括深夜裡、還有應該把心思花在別處的時候。就那些念頭啊……如果我沒工作了怎麼辦?有錢讓小孩念大學嗎?如果我生病了怎麼辦?有錢可以退休嗎?

如果你也會在夜深時逼問自己這些問題,我想要請你記得一件事:錢不是錢。就和其他事情一樣,錢和人有關。沒有人的話,錢根本不存在。

為了協助你更理解這一點,我打電話給我最喜歡的經濟學家保羅.湯馬斯(Paul Thomas)。(沒錯,我有自己最喜歡的經濟學家。)保羅和我一起在英特爾共事過。我是首席未來學家,他是首席經濟學家,所以我們數度在茶水間激辯過。他也擔任過大陸航空的首席經濟學家,他還是一位教授。但這些都不是我最喜歡保羅的原因。這麼多年來,我和很多經濟學家合作過,保羅和他們的差別在於:他有讓人預期不到的洞見和幽默感。

我最近打電話給保羅請教他:「所以到底錢是什麼東東?」

「嗯,你知道的,老布,關於錢,有個故事,」保羅說:「經濟學家都喜歡講這個故事,代表這個故事或許不是真的,可是清楚闡述了錢的本質。」

「聽起來很不錯。」我說。

「假設南太平洋有一座小島,」他開始說故事:「島上的人決定每個人都應該擁有一些岸上的石頭。擁有的石頭愈多,財富就愈多。他們都同意這套制度,並用石頭來交易。可是有一場暴風席捲了海床,這些石頭都被砂礫覆蓋了。他們很慌,錢全沒了!他們失去了所有的錢!」

我插嘴說:「這可好了。」

「別擔心,這個故事是歡喜收場。」保羅笑了:「幾天之後,砂礫經過海水沖刷,他們又能看到石頭了。他們的錢回來了。這個故事的寓意就是:錢只是經過人共識決定出來的價值。貨幣這些有形的代表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人群間的共識。」

保羅的這個觀點很重要,當你開始思考自己的財務未來時請放在心上。這個重點強調整個過程中,人有多重要。對我來說,「錢不是錢」這個觀念給了我很多力量。只有人同意給錢價值的時候,錢才有價值。

>>本文摘自《也許你該跟未來學家談談》


UhlJjHIXfjGUuCzbmFtN9Q

布萊恩‧大衛‧強森(Brian David Johnson)

25年經驗的未來學家,也是工程師、設計師、大學教授、科幻小說作者。以「鑄造未來」(FutureCasting)為終身志業,2009年至2016年擔任英特爾公司首度聘用的未來學家。目前他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未來社會創新學院(School for the Future of Innovation in Society)擔任教授級實作教學教師,同時也是全球成長諮詢顧問公司弗若斯特和沙利文(Frost & Sullivan)的未來專家。

強森擁有四十項以上專利,文章可見於《華爾街日報》、網路雜誌《石板》,他也經常受邀上電視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