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neel-cckf4TsHAuw-unsplash
Photo by Andrew Neel on Unsplash

為什麼有那麼多創業會失敗?專門研究創業的哈佛商學院教授艾森曼,訪問調查數百位創業者與投資人,並閱讀幾十篇相關報導後,歸納出幾類失敗模式,不見得是創業者或商機。那麼,問題出在哪裡?

大多數新創公司未能成功:其中的三分之二,根本沒為投資人創造正報酬。但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公司令人失望地結束營業?幾年前,這個問題強烈衝擊著我,因為我發現自己無法回答。

於是我決定探究這個問題的底層原因。我訪談或調查數百位公司創辦人與投資人,閱讀幾十篇有關創業失利的第一手敘述或第三人稱的報導,也撰寫與教授二十多份創業失敗的個案研究。

我的發現,與許多創投界投資人以往的假設相反。如果你問他們,新創公司為何失利,最常聽到的答案,不是跟「馬」(就是新創公司瞄準的商機)有關,就是跟「騎師」(創辦人)有關。這兩者都重要,但如果一定要二選一,大多數創投業者會認為,能幹的創辦人,比誘人的商機更重要。因此,如果詢問為何一家前景看好的新事業最後失敗,大多數人往往會指出那些創辦人的缺失,尤其是說他們缺乏毅力、產業敏銳度或領導能力。

怪罪創辦人,會過度簡化複雜的狀況。這也是心理學家所謂「基本歸因謬誤」(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的一個例子,這種謬誤是指,旁觀者在解釋結果時,往往會強調主要行動者的性格,而主要行動者則傾向舉出自己無法控制的情況因素,比方說,把新創公司的失敗,歸咎於對手不理性的行動。

我把這些指出代罪羔羊的做法先放到一邊,找出六種失敗模式,本文僅選出其中兩種詳述。

失敗模式1:好構想、壞伙伴

前面提過,創投公司會尋找具備適當條件的創辦人:韌性、熱情、有領導新創團隊的經驗等。但即使由這種難得人才領導的新事業,其他各方的貢獻也極為重要。一組廣泛的利害關係人,包括員工、策略性伙伴、投資人,都能對新創公司的失敗扮演一些角色。

的確,新創公司的成功,可能根本不需要優異的騎師。資深高階管理團隊的其他成員,可以彌補創辦人的不足,而經驗豐富的投資人與顧問,同樣可以提供指引與有用的人脈關係。即使創辦人並非天縱英才,只要新創事業尋求的商機驚人,往往就能吸引這些貢獻者。但如果新創公司的構想只是不錯而已,可能就無法吸引這些人才。

失敗模式2:起步犯規

長久以來,我一直是精實創業法的信徒。但隨著我更深入分析失敗案例,得到的結論是,實踐精實創業的一些做法,無法達成它的承諾。許多聲稱採行精實創業準則的創業者,實際上只採用其中一部分。具體來說,他們推出MVP,得到回饋意見之後,便一再反覆修改。直接推出某項MVP,並測試顧客反應如何,如此創辦人理應就能避免浪費時間與金錢,去製造與行銷沒人想要的產品。

不過,若開始工程工作之前,就忽略了研究顧客的需求,到最後創業者會把寶貴的時間與資金,浪費在可能達不到目標的MVP上。這就是「起步犯規」(false start)。這些創業者就像鳴槍前就起跑的跑者:他們太急於推出產品上市。精實創業運動的口號,像是「及早並經常推出產品」及「快速失敗」,實際上鼓勵了這種「預備、射擊、瞄準」的行為。

>>本文摘自《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21年6月號/第178期》


caDOaBjc-zG9E2M5VXtooQ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是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旗下出版品Harvard Business Review(HBR)獨家授權全球繁體中文版,由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自2006年9月1日起發行。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創立於1922年,由美國哈佛商學院出版公司(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ublishing,HBSP)發行。九十餘年來曾經孕育出許多先進的管理觀念,對全球的管理實務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英語世界中最負盛名的學者與專家,都會先在《哈佛商業評論》上發表原創性的文章,等待迴響,然後改寫成書,如杜拉克、波特、韓第、蓋瑞.哈默爾、大前研一的著作。

近年來《哈佛商業評論》的內容,特別著重於四大領域:領導、創新、策略、管理。繁體中文版百分之八十的文章與英文版同步發行,且不定期挑選過去刊登過的好文章,百分之二十篇幅加入在地觀點,讓這些新穎的觀念和實務能落實到台灣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