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uel-bourke-foH9owaHXng-unsplash
Photo by Samuel Bourke on Unsplash

全面監控

網飛(Netflix)在二○一七年推出一部科幻驚悚片《直播風暴》(The Circle),該片眾星雲集,包括湯姆.漢克(Tom Hanks)、艾瑪.華森(Emma Watson)與約翰.波耶加(John Boyega)。電影描述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未來反烏托邦情境─大數據與社交媒體能夠在任何地點與任何時間追蹤任何人,進而衍生出一種新形態的暴政。此一駭人的情境看來也許遙不可及,但其實已在反映現實的發展。根據《衛報》(Guardian)指出,臉書(Facebook)前總裁西恩.帕克(Sean Parker)曾提出警告,表示該平台「真的會改變你的社會關係、人際關係……只有老天爺知道它對我們孩子的大腦做了些什麼」。雖說《直播風暴》有一典型好萊塢式的快樂結局,但是我們的未來可就不一定了。

「極權主義4.0」的威脅正快速興起與擴大,這是隨同現今由大數據、人工智慧與數位通訊所帶動的「工業4.0」高科技革命而來。這與《一九八四》的老大哥(Big Brother)有所不同,這種完全控制的最新嘗試,將透過穿戴式科技、去個人化演算法與數位審計軌跡而來。每一個人都被全面分析與記錄,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被監控,他們的每一種喜好都被掌握,他們的生活會經過計算而能夠預測。然而問題來了─誰是此一現代極權主義的幕後推手?也許更確切的應該是問,是誰或是什麼會因這樣全面監控的社會而受益?同時,有誰或什麼不會受到這樣的監控呢?為什麼?

要回答這些問題,首先,必須重新審視我們對「會計」(accounting)的了解。會計傳統上指的是金融會計,這不足為奇,因為二十一世紀的經濟主要就是由金融所推動。不過此一名詞同時也意指收集與分析人們的資訊,尤其是用來收集有關我們意念與行動的技術。因此,如同會計作為金融工具,用來量化與解釋一間企業的獲利,社會會計技術則是透過收集民眾個人與分享的資訊來分析他們的行為。

這樣的認知至關重要,有助我們更加了解會計新技術的擴散─尤其是與大數據、社交媒體、人工智慧相關的技術─如何改變民眾受到社會控制的方式,以及這樣的情況是如何獲得強化。一方面,新科技使得我們在各個領域更容易被追蹤─從家庭生活到職場乃至任何事情;另一方面,政治與經濟菁英似乎能祕密從事交易,幾乎不須受公眾監督或為人所知。此外,資金的移動與其影響力的擴散也發生在相對晦暗的環境下,隱藏在深奧的金融模型與複雜的會計策略的背後,其主要目的是閃躲,而不是接受監督。重要的是,金融與社會會計正加速整合,根據經濟價值最大化的目的而收集與分析民眾的能力大增。本書旨在揭示這些會計技術是如何使得全球多數人更加透明,同時說明掌權者與資本體系是如何從中獲利。

在現代世界中最有意思同時也最令人擔心的特色之一,正是民眾的個資容易取得與交換,從你喜愛的音樂類型到你最近需要買把新槌子,甚至你的新年新希望,你的每一件事情都受到數位監控,被企業與政府所利用。我們的思想與行動會逐步存檔,我們過去的資料會被公開使用,並且暗自用來影響我們現在與未來的抉擇。更精確地說,應該是:「當受到更多的監控時,也可以使我們與社會更具政治與道德責任嗎?」

有一件事相當明確,即是追蹤和評斷他人的生活變得更加容易。現在幾乎已可監控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早上幾點起床,每天走路的步數,晚上看什麼電影,工作時檢查幾次電子郵件,以及我們花多少時間通勤。

這些資訊已不再屬於個人,而這些日漸增加的分享,讓世界上為了滿足自身偷窺慾的人與商人見利可圖並加以分析。誰不會上臉書搜尋老朋友或是夥伴?誰不會用谷歌(Google)搜尋自己,或是在幾秒鐘之內查到誰曾經做過些什麼?甚至是不堪的祕密。原本被視為隱私的個資,現今已可被一些擁有科技知識,並意圖犯罪的人輕易取得。

到了新的千禧年交替之際,不論在什麼地方,也不論這樣的情況是好是壞,所有人都變得更加透明。這種個資集體暴露於大眾之下的情況,催生出一種新形態的公民。然而言論自由、公民參與及社會責任的傳統理想並未消失(至少原則上是如此),它們被增強,有些則延伸替換為數位道德的形式,用以規範個人與社會行為。在數位道德下,人們需要自我管理資訊,不得用來傷害自己或他人,這就好比不要在社群媒體發表攻擊性的觀點,或是如同定期監測心率那樣基本。不過數位公民權也有黑暗的一面,它愈來愈常被用來迫使人們提高生產力、效率與市場價值,結果漸漸使得民眾對於日常活動與習慣更錙銖必較。

這些改變造就一個嶄新的問責制世界興起。我們知道大量有關自己與所屬社會的資訊,這意味著我們不得不以個人與經濟價值來行事─不論對自己還是你的員工。我們已無肥胖的理由,因為你隨時可以用手機來計算卡路里,或者只需點個按鈕就能查詢每樣食物的營養成分。你也沒有失業的理由,因為你可以在領英(LinkedIn)上建立帳戶,在線上以潛在的僱主為目標來更新履歷表,並透過學習線上課程來增加自我價值。你怎麼可能不在一天之內就完成所有的工作?你所需要做的,不過是用手機下載教你「怎麼做」的應用程式,這類應用程式實際上已在協助管理你的相關事務,同時促使你的生產力最大化。

上述情境顯然有些誇大,但它們點出了須承擔完全的責任與造就承擔完全的責任,兩者間的關係日益緊密。如今一個人的失敗會被歸咎於自己缺乏意志力,或者不願意收集與成功相關的資訊。同樣重要的是,我們必須不斷監督自己的一言一行,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過去會以何種形式來傷害現在的你。《直播風暴》警示未來的我們會變得「完全透明」─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可能公諸於世。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受到完全監控,並且被「全然的監控與問責」。

▼ 系統性漏洞

高科技為人們帶來全面透明化的風險,諷刺的是,它也掩蓋了現代生活中另一項同樣令人困擾的威脅─幾乎完全不會受到監控以致於無須負責的權力。儘管全世界多數民眾都已直接或間接成為資訊收集的目標,而且因這些資訊所擔負的責任也日益沉重,但卻有少數特權人士能躲過這樣的監視。報紙頭條經常出現百分之一的人為了逃稅將財產偷偷移往海外的報導,這種將資本主義擴散至全球各個角落的行為,都是透過艱澀深奧的金融語言與模型所為,即使是頂尖學府畢業生也難以破解。如果說全球化把世界變小了,它同時也微妙地使這個世界的清晰度大幅降低。

就此而言,又產生了一些問題:這些新科技的目的與社會目標到底何在?增加生產力有何目的?是否有利你自己或是你的老闆?要求你持續監控身體健康,會造成何種心理影響?為什麼我們擔負著讓自己變好的責任,於此同時卻有一些體系與菁英則視同取得「免責卡」,而且他們還是最能因此獲利的一群?

尤其這些高層還能不受到日常侵入式的數位監控。很少有人會問企業執行長每天做了哪些工作,或者他們是否具有生產力。美國總統顯然可以在上班時上推特(Twitter)或是打高爾夫球,也不用擔心會被開除。媒體上掌權者的公眾形象多數可能頗具威嚴,但我們對他們的行為與意圖卻所知甚少。這也是維基解密(WikiLeaks)與其他形式的「開源軟體」興起的原因,儘管仍有道德爭議,而且仍需討論。你也許不喜歡這樣的方式,但是,知道一位總統候選人是否支持右翼陣營以反對海外民主,或者是否祕密監控自己的人民,絕對屬於公眾利益。

就算這些高層受到數位監控,他們受監控的程度與需擔負的責任,也與一般人大不相同。眾所皆知,那些該為金融危機負責的人不但不受追究,甚至無須為他們的違法行為擔責。一場幾乎毀滅全球金融體系的災難,似乎也不值得把任何一位交易員送入大牢;或者,即使有政客利用假情報來發動勞師動眾的軍事行動,也不需因此被送上法庭。

這種個人無須擔責的情況,揭示了一個更為基本的系統性漏洞─資本主義本身對於其所引發的國際災難,得以免於擔負任何道義與社會責任。不論是對我們的環境還是全球民眾,自由市場都不必擔負任何道義上的責任,更過分的是,還會以「別無選擇」的一貫藉口來逃避責任。因此,隨著新千禧年的到來,我們也面臨一個弔詭的現實情況─大部分民眾都會受到全面監控,而且必須為此負責,然而自由市場系統與那些最能自其中獲利的政治和經濟菁英,卻被允許免於擔責,而且權力還更大。

>>本文摘自《隱形牢籠:監控世代下,誰有隱私、誰又有不受控的自由?》


P52Wd9dNsz-DqMktVdQivA

彼德.布隆(Peter Bloom)

英國公開大學(Open University)人民與組織系的系主任及資深講師,REEF(Research into Employment, Empowerment, and Futures)研究團隊的共同創辦人。

除了在國際知名期刊上發表學術著作之外,也曾在國際和國內頂級媒體上發表作品,包括《華盛頓郵報》、《衛報》、《獨立報》、《新政治家》、《周刊》(The Week)、對話網(The Conversation)、開放民主網(openDemocracy)等。

近來擔任BBC一系列節目的首席學者顧問,包括BBC廣播四台、BBC廣播二台以及近期的電視紀錄片《矽谷的祕密》(The Secrets of Silicon Val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