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l-majanovic-Ti1_yA6gDsY-unsplash
Photo by Amel Majanovic on Unsplash

時間與金錢

自律是被逼出來的,熱情也需要截止日期

─記錄與回顧,讓每天過得更得更值得

自由工作者常被問:「你是不是很自律?否則沒有上下班打卡,怎麼決定何時開工、可以休息多久?」誠實回答:自由工作者肯定自律,但自律不是天賦,是後天必須,是鍛練出來的。

每次被當成自律的人,我都心裡有愧,正因為了解自己懶惰,才決定把自己放在無法偷懶的位置,用推力和拉力逼自己振作。

有熱情與截稿時間,自律的推力和拉力

逼自己自律的推力,是自由工作按件計酬的工作模式。假設一個案子三萬元,三天做完,日薪一萬;十天做完,日薪就剩下三千,浪費時間等於和錢過不去。為求生存,當然希望工作有效率、快速賺到足夠生活的金錢,用收入目標推著自己迅速完成。

開始自由工作後,我不抗拒截止日期,甚至有點享受截止日期。相信大家都有「其實我也想做某件事,但拖著拖著就忘了、算了、隨便了……」的經驗,說下次再約就沒有下次、想以後再寫就沒有以後,如果沒有被人規定的截稿日,很多文章可能永遠不會動手寫。大多時候我準時交稿,是了解自己才華不高,至少做到不要拖稿,下次才有機會繼續被邀稿。

生存條件逼我必須有紀律,學會不要抗拒死線。

而吸引自己想達成自律的拉力,是自由自主的行動可能,以及做有熱情的事。自由工作和上班時間感不同,早點做完,真的能早點收工放鬆,如果天黑前完成本日進度,下一秒就去河濱公園看夕陽,不用待在辦公室等打卡時間到。從前上班總有個心願,是離開辦公大樓時還能看見黃昏的天空,上班時達成不了的夢想,現在終於能實現。

此外,做有熱情的事,就不需要自律,還會自動沉迷。我打遊戲可以沒日沒夜上癮,有時寫稿也一樣沉迷,寫完覺得自己世界無敵,趕快向家人朋友炫耀寫了篇曠世作品(雖然再看一次可能覺得是垃圾),工作不可能每次都很有趣,但能做到如此沉迷,本身就是一種獎勵。

再說一次,自由工作肯定自律,

但不是天賦,是後天學習。

我也有過誇張的拖稿經驗,曾央求編輯寬限兩天,結果根本不想寫稿,還徹夜打遊戲沒睡,當時住在尾道民宿,中午起床遇見民宿主人,好奇我今天怎麼這麼晚起床?我回答說整天沒寫稿都在打遊戲,她頭一歪:「台灣的工作截止日是可以延後的嗎?」讓我羞愧到不行,趕緊改過自新、努力上工去。

正因為不相信自己的自律能力,更要站在「不自律就活不下去」的環境,多做一點有熱情的事,不抗拒截止日期,加上如果表現不佳、賺不到錢就有生存危機……面臨這麼險惡的情況,不努力還有其他選擇嗎?以前沒得選,但現在想做一個自律的人,因為我是自由工作者,即使想偷懶,也總要抬頭挺胸地回來面對工作。

一天一件事的記錄,定期回顧如何使用時間

以上是自律的心態層面,以下談操作層面。協助了解自己的工作方式,並逐步調整改進的工具,是記錄和回顧:每天三分鐘記下自己做了什麼,每月用三小時回顧這份紀錄。管理學有句名言:你無法衡量的,就無法管理。

想管理時間,首先要確定自己如何運用時間,

並且建立一套衡量標準─請別依靠感覺,

用白紙黑字實際記下自己每天做了什麼。

如果是第一次挑戰,相信我,兩個月後回顧這份「紀錄」,肯定和「記憶」差很多。許多我們以為重要、應該花更多時間做的事,往往被忽略在行事曆裡。記錄時間的方法,每個人狀況應該不同,在此先分享個人經驗,歡迎大家調整出自己的做法。

曾看過秋元康每天會在日曆上寫「一行」筆記,記錄今天看到一件特殊的事情,但忘記也沒關係,只是像memo一樣。而我則是為自己設定「每天必須完成一件事」的目標,所以會在每天結束前,花幾分鐘記下今天做的「那一件」事。例如,今天寫下談自律的這篇文章,本日工作就是「撰寫新書書稿」;明天預計放假出去玩,明天結束前,就在行事曆裡記下「休息」。

「一天一件事」的原則簡單明瞭,到了月底回顧,就知道這個月書稿寫了幾天,休息了幾天,哪個專案又做了幾天。這麼做有兩個好處:

第一是方便計算每個專案、每項工作花了多長時間,可以賺到多少錢。比如A邀稿寫了兩天,稿費總計三千元,一天賺一千五;B專案總共花九天,費用三萬元,每天能賺三千三百元……以此類推。工作紀錄協助我控制進度和效率,也能了解哪個案子更能賺錢維生。

其次是能掌握每個月工作幾天、休息幾天,確定自己的工作節奏。例如寫書稿的過程中,曾有一段時間心情低落,回顧工作紀錄我才發現,連續幾個月工作量非常大、寫作字數遠高於平均,而且好久沒有休連假。原來我不是太偷懶,而是太疲倦才會心情低落,多虧有工作紀錄,可以理所當然放一次四天三夜的長假,調節身心之後再繼續回到戰線。

「一天完成一件事」是依據個人工作習慣產生的記錄方法,不一定適用於大家。例如小說家曾經參考這個方法,最後改版成只記錄寫小說的時間,其他都可忽略,因為寫小說才是最重要、也最需要掌握進度的工作。也有自由工作者會刻意記錄每天工時,並且在回顧時算出「本月工作二十二天、平均每天工時五點五小時」的數字,因為工時是他在意的指標。

而我不記工時,若今天偷懶只做了一小時也會記為一天,因為個人原則是「一天完成一件事」就好。想像中,若是公司主管,很可能需要更複雜化的記錄原則,例如縮小到以小時為單位,區分會議時間、拜訪客戶時間、用於管理和用於自己動手做的時間等等。

依據工作狀況建立一套衡量時間的標準,

是每個人的修練。

做了哪些事,了解自己如何使用時間,思考之後還可以怎麼使用時間,對工作與休息都有幫助。

調整工作休息的節奏

再分享一個調整時間使用方式的經驗。二○二○年,我想從接案為主的工作形態, 轉為創作為主。過往以接案為主時,工作節奏隨著每個專案走,有時密集有時鬆散,休假時間不固定;進入創作為主的狀態之後,心想可以嘗試「每個禮拜固定休一五,二三和六日寫作,禮拜四做其他工作」這種穩定的作息。結果卻是大失敗。

原因在於,有時是既定的工作日,卻怎樣都提不起勁,只想放假;等到預定休假日,即使想做事,也會偷懶地想:「今天放假欸,幹嘛工作啊?」一開始想要固定行程表,過更有紀律的生活,幾個月後卻搞得創作、工作一團亂,事情做不完,心情更慌張。幾次回顧取捨,才決定放棄固定作息,改回自由安排時間。

比如某天原本預定寫接案的文章,結果突然想到書稿的點子,就先把時間拿去寫書,接案工作稍微推遲,能趕上截稿就好。或某天早上被貓吵醒,精神渙散,知道勉強工作效率會很差,乾脆把原訂工作日改成休假日,今天養足精神,明天再上工,如此一來,休息和工作都會更有品質。

經過這次調整「時間使用方式」的經驗,才發現不該固定作息,自由安排時間的生活更適合我,應該每天早上醒來想幹嘛就幹嘛,只要確定今天有做完一件事就足夠─雖然老婆聽到時不免吐槽:「你每天都睡到中午,哪來的早上?」

呃,我不喜歡把行程表填滿,也不想加速運轉、一年當兩年用的人生。以前上班常被同事虧:「每次經過你座位,電腦螢幕都在上網沒在工作!」現在自由工作也是每天睡到十點多,下午兩點才拖拖拉拉準備上工,等認真開始做已經下午三四點, 頂多撐到晚上八九點收工,每天努力三小時就很想稱讚自己……

要是沒有記錄工作、定期回顧的習慣,效率大概會更加低落;也幸好有記錄工作、定期回顧的習慣,確認每天有前進一點,就不會覺得對不起內心。

即使一天只能認真三小時,但好好利用這三小時,持續調整和改進使用時間的方式,如果每天都過得不錯,加總起來的人生總不會太差。

希望每天結束前,都能感覺今天值得,這是記錄和回顧的初衷。

>>本文摘自《我喜歡工作,如果可以,不上班的工作更好:以舒服生活為宗旨,在變動的世界,奪回自己的工作選擇權!》


yJSNVmam8zOkjLtNuQDY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