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ko-urunuela-I2YSmEUAgDY-unsplash
Photo by Eneko Uruñuela on Unsplash

科技便利生活,卻伴隨人性冷漠

有許多人遵照導航的指示開車,卻掉進河裡,這類的事件總讓我們認為全球定位系統讓使用者過度依賴。然而,針對衛星導航系統對駕駛影響的研究指出,該系統的確「減少需要付出的注意力」。美國康乃爾大學的研究顯示,衛星定位系統提供免費的導航與定向服務,代表人們開車時不再需要思考自己的位置或行駛方向。因此,開車所需要的技術和注意力就相對減少。當我們越沉溺於導航系統的虛擬世界,與環境就會越疏離。當我們透過儀表板上的資訊與世界互動,需要停車請路人協助的機會就越少。

所造成的結果,就是我們不再參與周遭的環境,反而盲目遵從導航的指令,對四周地景的了解也就因而減少。我們不再需要注意導航螢幕以外的事物,也就不需要記住可能對未來認路有幫助的地標或街景。我們對於周圍景物的了解,也就越來越與身體脫節。

有些人透過生活經驗了解一座城市,反覆感受城市的流動、景色和街道,這就是所謂的體現知識。而體現知識和科技通的不同,清楚顯現在倫敦計程車司機和衛星導航系統依賴者的身上。倫敦計程車司機在取得牌照合法上路之前,必須先通過「知識」測驗。他們得向考官證明自己能在不同的情境中,在倫敦市中心半徑9公里的範圍,運用最短的路徑,在任兩個地標或地點之間來往。

能通過知識考驗,通常會被視為記憶力的勝利,研究也顯示,倫敦計程車司機腦部負責空間和導航資訊的海馬迴(Hippocampus)會變得特別大。然而,想要成為司機的人並不是坐在教室中學習知識,而是必須花上3年的時間,騎著機車練習320條路線,每年平均要騎超過9萬公里,為可能的考試路線做準備。

過程的其中一個重點是「指向」,也就是熟悉倫敦的街景。指向包含注意公司和建築物的標誌、新建築物的竣工,以及大大小小的歷史性紀念碑和特殊景觀。司機不能只靠街道名稱導航,也必須熟悉地標。他們騎著機車用身體學習,盡可能吸收所有細節,希望自己在考試時能順利回憶,並好好發揮。

倫敦的計程車司機起初對衛星導航不屑一顧,這樣的態度可說是人盡皆知,有些人甚至強烈反對因為導航技術而出現的優步(Uber)等共乘服務。優步的司機不只降價競爭,而且在計程車司機的眼中,他們根本不知道倫敦的街道和交通狀況。計程車司機和衛星導航系統的戰爭,可以歸類為傳統與現代之爭,或是既得利益者與大眾化科技之爭。雖然有些計程車司機的儀表板上也裝載衛星導航,但他們認為自己的知識是無可取代的。

他們依靠的不是衛星導航對於空間的抽象概念,也不需要遵循指示。他們可以感受交通的流量和密集度,並依此調整路線,甚至宣稱可以在其他人車上的全球定位系統更新之前,就先發現道路施工或其他封路的狀況。他們不需要專注在儀表板一角的小螢幕,因此可以邊開車邊講些俏皮的話娛樂乘客,這些正是他們的優勢。

為全球定位系統貼上「去身體化」的標籤,並不代表否定其存在的意義,而是強調這類發明的特質。全球定位系統最大的優點就是空間和時間上的精確性,卻沒辦法帶來人類想要的親切感。

如果在谷歌上搜尋一間餐廳,你會得到許多有用的資訊:地址、營業時間、電話號碼和評價。此外,谷歌也提供該地點的繁忙程度,讓我們能進一步知道訪客的類型、地點的氛圍。谷歌判定繁忙程度的標準,是根據在建築物內偵測到多少支智慧型手機。

然而,如果餐廳裡充滿共享浪漫晚餐的情侶與開派對的學生,會是完全不同的情境。星期五晚上的情況和星期一傍晚也截然不同,但這些細節卻無法反映在繁忙程度的數據上。語意學家阿爾弗雷德.柯日布斯基(Alfred Korzybski)曾說:「地圖並非疆域。」我們對事物的描述並非事物本身,而世界地圖並不能確切描述真實的樣貌。

上面的故事還可以用另一個角度思考:描述性知識和習得性知識(或稱經驗性知識)的差異。關於餐廳的訊息,谷歌可以告訴我們的屬於前者,也就是一些特色和數據,能提供該營業場所的部分敘述;習得性知識很不一樣,依賴的不只是外顯或能加以敘述的訊息,有些部分也必須靠親身體驗才能獲得。有意思的是,科技所帶來的「描述性知識」,往往讓我們目眩神迷,甚至因此忽視習得性知識。

全球定位系統是現代世界的特有科技,我們已經知道其根源來自笛卡兒的時代,而心智超越身體的論點也在同一時期奠基。從笛卡兒試圖記錄臥室裡蒼蠅飛行的軌跡,一直到座標幾何的出現,改變的絕不只是人們日常移動的方式。我們不再親身參與周遭的世界,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去身體化的效率,讓我們能迅速穿越空間,不用再與周圍接觸。這樣缺乏經驗感的效率,以及缺乏深層理解的知識,同樣也反映在其他類似全球定位系統的科技中,凸顯我們重視心智勝於身體。大數據分析的出現就是一個例子,代表我們對科學實證的追求,目標是客觀性而非對世界的了解。

>>本文摘自《身體記憶,比大腦學習更可靠》


u1RDqMZSjzSLjgo6JX3ERw

賽門.羅伯斯(Simon Roberts)

全球頂尖的人類學者之一。他曾與全球重要的國際企業合作並提供建議,包括Intel、Facebook、P&G、Google和其他《財富》雜誌評為全球五百大的公司。
2002年他創立英國第一家專門的民族誌(運用實地考察來提供對人類社會的描述)研究公司,並擔任駐地民族誌研究者。

目前在經營自己的顧問公司Stripe Partners,寫作和演講主題包括研究、創新和戰略等,文章曾登上《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BBC電臺和《每日電訊報》等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