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go-sulivan-HbJgi4GPo30-unsplash
Photo by Diego Sulivan on Unsplash

致富與守財

致富是一回事。守財卻是另一回事。如果我必須用幾個字來總結成功的理財法,那就是「活下去」。

正如我們會在第六章讀到的,所有成功公開上市的企業中,有四O%的企業股票價值會隨著時間慢慢消失。平均而言,《富比世》四百大富豪榜每十年的汰換率大約是二O%,原因卻與死亡或將財富轉移給其他家族成員無關。

資本主義很難。不過會發生這種情況的部分原因是,致富和守財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技能。

想要致富就得冒險,還得保持樂觀,勇於踏出舒適圈。但是守財需要與冒險相反的技能,你得保持謙卑,還要擔憂很快就會失去你所獲得的一切。守財必須節儉,並且接受你的成功至少有部分得歸功於運氣,所以不能仰賴過往的成功經驗,重複使用相同的方法。

美國訪談節目主持人查理・羅斯(Charlie Rose)曾經問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的億萬富豪合夥人麥可・莫里茲(Michael Moritz),為何紅杉資本可以如此成功。莫里茲提到「持久」,並指出有些創投公司的成功只能維持五年或十年,但紅杉資本卻可以屹立不搖四十年。羅斯問到為什麼會這樣:

莫里茲:我想我們總是害怕有一天會遭到市場淘汰。

羅斯:真的嗎?所以是因為恐懼?還是因為唯有偏執狂得以倖存?

莫里茲:這句話裡有很多真理……我們假設明天不會像昨天一樣;我們不能戴著勝利的光環留在原地;我們不能沾沾自喜;我們不能假設昨天的成功也能轉化成明日的好運。

這裡要再次強調,請活下去。造成巨大差異的主要原因,不是「成長」、「智力」或「洞察力」,而是長久堅持、不輕易離開或被迫放棄。這種能力才應該是你的策略基石,無論是用來投資、發展職業生涯或開創事業。

求生心態對理財如此重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很明顯:很少有哪個東西的收益大到值得讓你放棄生命。第二個原因就是我們在第四章學到的,複利是違反直覺的數學。唯有讓資產年復一年的成長,複利才會發揮效果。這就像是在種橡樹:只種一年看不出顯著的成長,但十年後就可以看到有意義的變化,五十年後則可以創造出絕對非比尋常的成果。

但是,想獲得並保有這種非凡的成長果實,就得熬過所有不可預測的波瀾起伏。這是人人終其一生都無可避免會經歷的過程。我們可以花幾年搞清楚巴菲特如何賺到他的投資報酬:他如何找出最好的企業、最便宜的股票與最頂尖的經營團隊。這樣做很困難,但有個稍微容易、但一樣重要的做法,那就是找出他沒做過哪些事情。

他沒有背負債務。他一生歷經過十四次經濟衰退,但他都沒有驚惶失措的拋售股票。他沒有敗壞自己的商業聲譽。他沒有死守某一套策略、某一種世界觀或某一股過時的趨勢。他沒有依靠別人的錢投資(他透過一家公開上市公司管理投資業務,意味著投資人無法抽回資金)。他沒有讓自己過勞,以致於得離職或退休。

他只是活下來。活下來使他長壽,而長壽意味著他可以從十歲開始持續投資,直到八十九歲仍未間斷,這讓複利施展令人讚嘆的奇蹟。當我們描述他的成功時,那才是最重要的重點。 

為了讓你理解我的意思,你必須聽聽瑞克・蓋林(Rick Guerin)的故事。你可能聽過華倫・巴菲特和查理・蒙格(Charlie Munger)這對投資雙人組,但四十年前,這個小組還有第三名成員,那就是瑞克・蓋林。

巴菲特、蒙格與蓋林總是一起投資,也一起拜訪企業經理人。後來,在與巴菲特和蒙格有關的成功事蹟中,蓋林卻像是消失了一樣。投資人莫尼斯・帕波萊(Mohnish Pabrai)有一次問巴菲特:蓋林出了什麼事?

莫尼斯回憶道:(巴菲特說:)「查理和我知道總有一天我們會變成超級富豪。我們都不急著致富,因為我們知道總有一天會成真。蓋林和我們一樣聰明,但他太心急了。」

事情發生在一九七三至一九七四年的景氣寒冬,蓋林用保證金貸款借錢融資,當時股市在兩年內重挫近七O%,他因此接獲保證金補繳通知。蓋林將名下的波克夏(Berkshire)股票賣給巴菲特。不過巴菲特實際上是說:「我買了蓋林的波克夏股票。」以一股不到四十美元買進。蓋林是因為借錢融資而被迫賣出股票。

巴菲特、蒙格和蓋林同樣具備致富技能,但是巴菲特與蒙格還擁有守財的技能,而且隨著年歲增長,這項技能顯得更重要。納西姆・塔雷伯(Nassim Taleb)曾經這樣說:「具備『優勢條件』與求生能力是兩件不同的事:前者需要依附後者而生。你得不惜一切代價,避免破壞求生的能力。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你會聽到有人說要「長期持股」,這是個好建議。但是你知道股市崩盤時維持長期持有的看法有多麼困難嗎?

成功的投資法和其他有價值的東西一樣,都需要一個價格,但是它的計價單位並非美元和美分,而是波動性、恐懼、懷疑、不確定性和遺憾,除非你及時應付這些情緒,不然很容易忽視它們。如果沒有能力體認到投資有一個價格,就會受到誘惑,做出徒勞無功之舉,這就像在商店行竊一樣,很少有好結果。

就說你想要一輛新車好了,售價是3萬美元。你有三個選項:(一)付3萬美元買下;(二)找另一輛比較便宜的二手車;或是(三)偷走它。在這種情形下,99%的人知道避開第三個選擇,因為偷車的後果比得到的好處來得大。

但是,假設未來30年你想要有每年11%的報酬率,這樣就可以安穩退休。這份報酬難道會從天而降嗎?當然不會。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好心。你會看到一張價格標籤和一張一定要付錢的帳單。在這種情況下,這是市場永無止境的嘲諷,它會給你很高的報酬,但也會很快把你的財富拿走。

1950年至2019年,道瓊工業平均指數(Dow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包含股利的每年報酬率大約是11%,還算不錯。不過在這段期間,成功的代價也高得驚人。圖15.1的淺灰區間顯示的是指數比前一波高點下跌至少5%的時期。

這是取得市場報酬的代價,也就是市場的收費。它是入場費的成本,而且會讓人心痛。就跟很多產品一樣,報酬愈高,代價就愈大

2002年至2018年,網飛的股票報酬率超過35,000%,但是在整個交易期間,有94%交易日的股價都比前波高點還低;1995年至2018年,能量飲料生產商怪物飲料(Monster Beverage)的報酬率是319,000%,創下史上最高紀錄,但在那段期間,有95%交易日的股價都比前波高點還低。

現在我們要談到關鍵部分。就跟買車一樣,你只有幾種選擇:你可以付出代價、接受波動性與動盪;或者可以找到一種不確定性較低、而且報酬也比較低的資產,也就是相當於二手車;或者你也可以試圖化身竊車大盜:試著一邊賺進報酬,一邊避免隨之而來的波動性。

許多人投資時會選擇第三選項。就跟偷車賊一樣,雖然他們的出發點良善,也遵守法規,但他們會祭出一些手法與策略,讓他們在不用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就獲得報酬。他們頻繁買賣,試圖在下一次衰退來襲之前賣出,並趕在下一次榮景來臨前買進。

絕大多數的投資人、甚至沒有什麼經驗的投資人都知道,波動性既真實又常見,因此許多人會採取看似合乎邏輯的下一步,那就是試著避開波動。但是,金錢之神看不起想要避開波動性來獲取報酬的人,有些竊車賊脫逃了,但有更多人被逮到,而且受到懲罰。 

問題是:為何有這麼多人會願意付錢買車、置產、買食物與度假,同時卻也會努力避免為了豐厚的投資報酬付出代價?

答案很簡單:投資成功的代價並非立即可見的價格標籤,所以一旦帳單到期,也不會覺得是為了得到某些好產品所付出的費用,反而像是犯下一些錯事所以被開罰單。雖然大家通常都很樂意付費,但都會想辦法逃避罰款。你應該會決定事先避免受罰。得到交通罰單與國稅局的逃稅罰單代表你做錯事,理當受罰。任何人看著自己的財富縮水並視其為處罰的話,本能反應就是逃避未來的罰款。

這種行為聽起來像是件小事,但是,把市場波動視為手續費,而非罰款,是發展這種心態,讓你堅持夠長的時間,將投資收益朝向有利方向發展的重要部分。很少投資人會抱持這樣的立場說:「就算我損失20%的資金,實際上我還是好得很。」

對從未經歷20%跌幅的新進投資人來說,這是加倍真實的心聲。但是,如果你將波動性視為手續費,情況便大不相同。迪士尼樂園的門票要100美元,但是你會和小孩度過難忘的一天。去年就有超過1,800萬人認為花這個錢很值得,很少人會將100美元視為懲罰或罰款。當你付錢時,很清楚這筆費用值回票價。

投資也一樣,波動性近似一筆手續費,而非罰款。

市場報酬從來就不是免費的東西,也永遠不可能免費。它們會像任何其他產品一樣要你付出代價。你不是被迫付錢,就像你也不是被逼著去迪士尼樂園一樣。你可以改去票價只要10美元的在地鄉村園遊會,或者不花錢待在家裡。你可能一樣很開心,不過通常是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

市場也一樣。波動性/不確定性的費用,也就是取得報酬的代價,可以說是入場費,好讓你獲取遠高於現金與債券這些低價公園園遊會提供的報酬。箇中訣竅就是說服自己相信值得付出這筆市場手續費,這是妥善因應波動性與不確定性的唯一方法。不只是忍耐著付錢,而是體會到這是值得付出的入場費。

>>本文摘自《致富心態:關於財富、貪婪與幸福的20堂理財課》


epPHlx_oqDmw9q1pQaSNTw

摩根.豪瑟 Morgan Housel

創投基金協和基金(The Collaborative Fund)合夥人、之前是《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與理財網站萬里富(The Motley Fool)專欄作家。曾贏得兩次美國商業編輯與記者協會(Society of American Business Editors and Writers)頒發的最佳商業獎(Best in Business Award),以及《紐約時報》希尼獎(The Sidney Award),也曾兩次入圍杰洛德.羅布傑出商業寫作獎(Gerald Loeb Award for Distinguished Business Wr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