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kon-pictures-8A-iy6aaLVI-unsplash
Photo by Alekon pictures on Unsplash

孤寂對身心的殺傷力

有不少研究指出,孤獨會增加死亡風險,其對生命的危害不亞於菸害。一份關於孤寂的研究調查說,孤寂單身者的死亡風險會提高百分之二十五,等同於每天吸十五支香菸,孤寂對於健康和壽命的傷害由此明顯易見。

年老者較容易在城市中感到孤獨,特別是經濟狀況較拮据匱乏,受生理或心理疾病困擾,或是生活環境較差的老人。但也有研究指出,靑少年才是人類感受到孤寂感的高峰期。

《遠見》雜誌在二〇二〇年四月號發表了一項調查發現,超過四成的民眾經常感到孤寂,靑少年更是高風險族群。

報導中提及,有研究認為孤寂症候群的發生可能源自於天生基因,但後天長期獨處、缺乏社會資源、社交疏離等,也是關鍵成因。所謂的「孤寂」,不但是一種情緒、一種感覺,亦會傷身。甚至有神經醫學專家將孤寂界定為一種疾病。

在《遠見》雜誌這一篇文章中說到:「偶一為之的獨處,像是無傷大雅的細菌,反而讓人產生抗體,了解內在需求。但長期沒被處理的孤寂,就像經年累月的病根,衍生交互作用,併發憂鬱症、心臟病、失智、焦慮、自律神經失調,嚴重的話,將導致免疫力下降,甚至致癌、致命。美國知名孤寂症候群專家,芝加哥大學認知與社會神經科學中心主任約翰.卡喬波(John T. Cacioppo)研究證實,孤寂會誘發身體發炎反應,影響人的感覺、行為與生理,導致早逝。」

在現代化的世界,孤寂的族群,像是繭居族、孤老死或是獨居,已是全球社會的共同課題。英國政府甚至在幾年前任命官員為「 孤獨大臣」來處理國民「 孤獨」的情緒議題和有關的民生問題。

一旦感到孤寂就進入警戒狀態

在孤獨的經驗中,我們究竟是在練習獨處,讓自我對個體性有充分的體認,更認識自己的存在,並增強內在安穩以面對有些時候需要面對的獨立作業、獨立運作時刻?

還是,我們的孤獨感已氾濫成災、慢性成病,中斷及封鎖我們與他人的連結,也讓我們遠離群體,更害怕靠近和親密,因而成為我們生命的一場災難,讓我們成為孤寂和疏離感的受災戶,失去了可以經驗充實及多元豐富人生的機會?

孤寂感,著實帶給人巨大影響。

各種研究報告均顯示,若人類長期隔離會導致抑鬱、焦慮和精神錯亂、恍惚,或是精神疾病;智力的發展也會有所影響,孤立的人在推理能力、記憶力和導航能力的發展,會遇到各種問題。

演化觀點解釋人類的落單,並不利於在大自然環境中生存,所以大腦將孤寂感演化成預警機制。一旦感到孤寂感,身心的戒備性就升起,使人際關係與生理健康都因為這樣的警戒和防備處於高度壓力下,歐美文獻顯示可能提升百分之四十五的早死風險。

一旦大腦接收到孤寂訊號,便預設外在環境對自己不利不善,就會啟動自我保護機制,增加分泌俗稱「 壓力荷爾蒙」的皮質醇,刻意忽略正面觀點以避免鬆懈於自我保護。此時會出現滿滿的負面情緒,人類的負面情緒正是因為要「 保護」我們遠離危險而出現。

此時,在與他人溝通時會不自覺地採取對立立場,或以較高傲防備的姿態應對等,這都是一種為了因應壓力,處於緊張的模式。高度戒備的機制若長期未能解除,將使人際關係問題與被孤立的感受逐漸惡化。

對身體來說,壓力極高的緊繃狀態,會讓我們體內的組織和器官出現發炎情況、降低睡眠質量及伴隨睡眠而來的排毒功能,導致身體健康逐漸走下坡。有些報導就顯示,孤寂感影響早死的風險高於空氣汙染、肥胖、飮酒過量等。

究竟是否是孤寂感直接導致疾病,雖然還不得而知,但有孤寂感的人因為對自己缺乏關注及照顧的動力,並且喪失對自己身心狀態的覺察意願和敏感度,都可能因此增加了患病的危險。

若從「孤寂」來解析當中所涵蓋的情緒,從原始情緒(和生存機制有關的內建情緒):恐懼、生氣、悲傷和厭惡來分析,可以分解出孤寂是一種複雜的混合性情緒。

有不安無助的「恐懼」,有不被理解或不被在乎的「生氣」,有不受關注或失去連結的「悲傷」,也有對於人際或人類的排斥或厭煩的「厭惡」。至於這四種原始情緒的含量或強度的比例差異,就因人而異了。

缺少深層連結的互動,無法降低孤寂感的傷害

如何避免或減少孤寂感對自己可能造成的傷害呢?首先,需要先學習辨認出自己出現孤寂感的訊號,並實際地評估孤寂感對自身是否產生了負面效應。

許多人遇到了孤寂感湧現時,很常以快速急就章的方式來解除自己的孤寂感,但那往往像是麻醉藥一樣,只能暫時麻痺孤寂感的感覺。例如,以網路快速搭建關係的方式,迅速地留言找人對話,或是在留言室裡頭尋求短暫的注意力,這種缺少情感建立和深層連結的簡易社交活動,並不能建立眞實及有品質的互動,一旦回到眞實的生活世界,仍是會感受到眞實的孤寂感大量浮現。

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中,用以調節自動反應的第十對腦神經—迷走神經(vagus nerve),能調控回應威脅或壓迫的自動反應,即戰鬥、逃走或立定不動的反應。研究發現,迷走神經張力高的人較容易相處而且擅於處理壓力。

迷走神經張力高能使正面情緒更容易產生;而正面情緒也會提升迷走神經的張力,這是相輔相成的正回饋:

迷走神經張力升高→帶動正面情緒創造良好的社會人際互動回饋正面情緒感受提升迷走神經張力

因此我們可以得知,正面情緒是促進身體健康以及創造良好人際互動的心理養分。

換言之,如果我們能與其他人保持良好互動,擁有眞正的親情友情,那麼我們在面對具有壓力的處境,例如面對陌生人或具攻擊性的人時,就得以讓迷走神經保持在放鬆的狀態,而非處於防守狀態,因此能夠從容應付高壓場面。若是能活化迷走神經而強化了副交感神經系統的活性,那就能幫助我們降低焦慮、激昂的情緒與負面的念頭。

身為哺乳類的動物,人類若和鄰里的關係不良,缺乏正向的社交互動,不僅無法讓副交感神經放鬆,對於負責釋放情緒的杏仁核來說,就得不斷地激發出更多防衛性的情緒,以因應我們無法放鬆、處於高壓力的緊張狀態。長期下來,我們的身心健康勢必有一定程度的惡化,身心都會出現許多痛苦感。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都需要關切我們的人際關係,沒有眞實友善和交流的關係,感受不到從關係而來的關愛和支持,對身為人的我們來說,都是具有傷害性的情境。只要在關係或環境中,受到大量漠視和忽略、攻擊和冷漠,對我們的健康都是不利的,不論是人格發展或是身心的功能,其受危害的程度都不能小看。

>>本文摘自療癒孤寂


78NTeu2WfTymXrL-TvBeag

書名:療癒孤寂

作者:蘇絢慧

出版社:天下雜誌

蘇絢慧

諮商心理師。目前為璞成心理學堂總監、璞成心遇空間心理諮商所所長。

至今已出版24本心理關懷與療癒的作品,主題涵蓋臨終關懷、悲傷療癒議題、自我人格發展、情緒修復以及關係議題。除了以寫作推動心理觀點,也長期投入心理教育講座、課程和工作坊帶領,並從事個人心理諮商工作。出版及心理學推廣足跡遍及各地華人社會,是許多機關、單位及民眾所信任的心理專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