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oke-cagle-JBwcenOuRCg-unsplash
Photo by Brooke Cagle on Unsplash

成功憂鬱症

根據歷史學家拉許的觀察顯示,美國人堅信成功會滿足自尊心和自我肯定。馬克.蘭茲(Mark Lenzi)在一九九二年巴塞隆納奧運會上獲得三公尺跳板的金牌,他認為自己獲得了成功。根據媒體報導,蘭茲相信獲得金牌會讓他一生都得到社會的關注,有商品代言、做勵志演講、參加慈善高爾夫賽等。

結果恰恰相反,他發現自己躺在密西根安娜堡家裡的床上終日啜泣。「它像一堵磚牆撞上了我」,他說道。

這裡的「它」是指一種由成功引起的憂鬱,運動員稱之為「奧運後憂鬱」症(post-Olympic depression)。

運動員通常對獲得優異成績後的人生滿懷期待,而現實卻常常達不到預期,由此便產生了「奧運後憂鬱」。所有職業運動員都有可能得這種病症,那些已經達到自己目標的運動員更是深受其害。為什麼對於職業生涯中的競爭和排名早已習以為常的運動員,面對成功會如此不堪一擊呢? 因為他們內心都有一個聲音在說,「一旦我拿到了○○,我的生活就會一帆風順。」但當他們拿到之後,卻發現也不過如是。

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小奧利弗.溫德爾.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九十歲生日時,在一個廣播節目中講述對於馬克.蘭茲這類憂鬱症(尚無心理學上的命名)的看法:

在比賽中,參賽者不會在抵達終點時就馬上停下,在完全靜止前還有一段緩衝的過程。人生也是如此,在這段時間裡可以聽聽朋友的意見,告訴自己:「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但每當這麼說時,總會有一個回應:「比賽結束了,但你的工作還沒有結束。」這段緩衝過程不僅僅是為了停下來休息。只要你還活著,工作是不會停止的。因為生命在於運動,這就是生命的全部。

根據調查研究和霍姆斯法官的說法,達到目標不但無法確保人們獲得心理滿足感,還很有可能成為心理痛苦的根源。每個征途的終點,無論是普通比賽還是奧運會,都意味著結束。每一個曾經渴望達到目標的人都會告訴你,在成功後卻無法找到人生存在的意義時,感覺就像身體的某個部分死去了一樣。為了驗證這種觀點,可以思考以下的問題:

1.我要為「安可」(Encore,表演結束後觀眾要求「再來一個」的讚賞)做些什麼?

2.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第一個問題通常會引起我所說的「安可焦慮」,就是對可能無法達到別人的期望而感到恐懼。第二個問題也會引起憂鬱,它意味著現在已經無路可走。我們先來看看那些沒有像霍姆斯法官建議的為未來做好準備的人,遭受到怎樣的痛苦。

從名人到無名小卒

設想一下馬克.蘭茲在一九九二年奧運來臨前一天的生活。以我治療患有成功憂鬱症的職業運動員的經驗,我很確定,在奧運會到來的前幾週或幾個月,蘭茲一直在堅持日常訓練以確保身體狀態,他反覆地練習跳水,接受教練永無止境的指導。在一整天的枯燥訓練結束後,蘭茲感受到充分運動後的爽快,此時身體會釋放一種名為腦內啡的物質到血液中,這是天然的鎮靜劑。這種現象被稱為愉悅感,它和嗑藥產生的感覺很像,不過由於它是人體自然分泌的,所以這種愉快的感覺會讓人特別輕鬆。

讓我們進到蘭茲最重要的一天:他的身體釋放出很多腎上腺素(人體自然分泌的腎上腺素),讓心跳非常有力。但又因為他是一名訓練有素的運動員─心理和生理一樣強大─所以他知道自己加快的心跳代表著進入狀態,而非焦慮。然而,無論如何穩定情緒,他還是覺得忐忑不安。他仿佛看見自己完成了一個完美無瑕的向前翻騰三周半屈體,但同時,他還必須克服壓水花失誤的恐懼,就是在接觸水面時濺起的水花要盡可能小。接著這一刻來臨了:蘭茲達到目標,完成了這一跳,並且贏得金牌。

他在國際的運動場上戰勝一票競爭者和自己內心的焦慮,拿到完美的十分。這樣的成就讓他倍感驕傲。

為了理解蘭茲在奧運後的生活發生了什麼,我們需要對比一下他在比賽前所承受的高強度精神刺激,以及在回家後幾近平淡的生活。為了奧運所做的訓練讓蘭茲的自尊得到滿足(來自於提升自己的技術),有目的的行動(增加個人自豪感和愛國情懷)也產生了愉悅感。而回家之後呢? 沒有機會滿足自尊了(奧運後沒有什麼白金獎牌,更沒什麼鑲鑽獎牌),沒有枯燥的訓練,也就沒有身體的愉悅感,拿到奧運金牌後的十來年中,也很難再找到比這更有意義的目標。

不過,蘭茲希望在拿到奧運金牌後,「能參與很多後續活動」的夢想並沒有馬上破裂:他和主持人傑.雷諾(Jay Leno)、雷吉斯(Regis)以及凱希.李(Kathie Lee)一同參加巡迴脫口秀的錄製。這些活動都會要他講述之前的比賽狀況,所以也就不難理解為何蘭茲迫切地想要逃離現狀了。

你可以想像在蘭茲的腦子裡,耳邊聽到的都是主持人凱希.李大聲說:「哇,馬克,你得到滿分十分,你當時表現真的很棒!」、「當時的表現太棒了!」這些稱讚都意味著過去,而非現在。說「當時的表現很棒」,是暗示著對將來有所期望。或者,如花旗前總裁沃爾特.里斯頓(Walter Wriston)所言,「當你退休的時候,你就從名人變成無名小卒。」成功是把雙刃劍,讓人產生憂鬱的那一面,就是人們在達到目標後遭受精疲力竭症折磨的主要原因之一。

>>本文摘自內在驅動心理學:你被掏空了嗎?如何從精疲力竭中重燃工作熱情


LoQvMDJBxD-e0ZY9V11ZIw

史蒂芬.柏格拉斯(Steven Berglas)

臨床心理學家,也是哈佛醫學院附屬機構的成員。他曾為《Inc.》雜誌撰寫「企業家的自我」專欄,常於《紐約時報》、《財富》、《時代》、《華爾街日報》、《人物》雜誌發表文章。長期關注職場人士的心理問題,並為美國眾多著名企業提供員工心理諮詢服務,幫助許多成功人士戰勝職業疲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