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s-Pmu6-i4iyNE-unsplash
Photo by Windows on Unsplash

概念先於事實,理解先於記憶

瑞典教育心理學家羅傑.薩爾久(Roger Säljö)於一九七九年發現,人們往往會透過幾種方式來看待學習行為,通常可概略分成兩大類:淺層學習(surface learning)與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淺層學習關乎獲得的知識與事實,以及熟記;深度學習則涉及將意義抽象化,以及真正理解真實世界。

「淺層」與「深度」從字面上或許就暗示了:在所有情況下,後者都優於前者。然而,這可不一定。有些事物,透過熟記來學習的效果最好,而非額外花時間找出某種「意義」來為這些事物建立脈絡。

倘若我隨機挑選三十種物品列成清單、要求你背下來,深度學習對於幫助大腦篩選資料並排序、找出物品之間的規則或關係起不了多大作用。當你的任務只是單純儲存資訊,以深度學習來進行就是浪費時間。

然而,死記硬背常被用來分離事實而非連接。如此建立起來的事實,每一個都像是獨立存在的資訊片段;其間也無任何脈絡或關係為基礎,所以無法形成更廣大的概念,也無法呼應你所學到的任何東西。這樣有時也沒什麼不好,但就結論而言,你學到的東西很容易在短期記憶(short-term memory)之中消失。

何謂「概念學習法」?
可透過學習獲得的事物,幾乎都能找出某種規則,隱性或顯性的皆有。一般來說,這些規則就是你最在乎的學習重點。若沒有這些規則,老實說,你學到的東西就毫無用處可言。規則讓概念變得有用。沒有規則,概念的實用性就會大打折扣,或者只是暫時性存在,也不會是你優先學習的重點了。

典型的課程標準(course of study)中都會列出多種重大觀念,並搭配一些細節說明。在此前提下,從大觀念(串連起少數細節的首要概念)開始下手,永遠是最上策。
主要原因在於,許多小細節一開始看起來都像隨機產生,但是戴上大概念的眼鏡進一步檢視就會發現,它們彼此很合得來,也能形成脈絡。這種特性讓大腦很容易辨認與記憶。

事實上,大多時候你無需使用背誦手段,因為概念本身往往就能解釋何謂事實。只要依循概念的腳步通往結論,而非以死記硬背來記憶,事實會在隨著你前進的過程中一一顯明。就像大綱的小標會以合乎邏輯的方式,落在適當的大標下方,只要能找出某項事物的指導原則在哪裡,事實肯定就跟在後面。

舉例來說,你在美國修讀米蘭達權利Miranda rights*的歷史時,大可記住以下關鍵角色:最高法院法官、律師,以及原告與被告的名字。你也可以記下案發日期、提告與上訴的各層法院判決時的票數、原案事後被媒體或大眾安上的各種名稱,甚至寫下米蘭達權利的完整內容(如「你有權保持沉默」等)。

但是這些事實之間毫無關聯可言,沒有理由特別費神去記。我們可以先強調出米蘭達權利的大概念(包括被告的權利、警方處理程序、最高法院經典判例等),有助於在事實出現時正確篩選出來。在此脈絡下,大腦更能保留與此主題有關、真正需要知道的資訊。一旦你清楚根本概念為何,以及它們如何互相作用,就能合理準確地預測事實。

這就是所謂的概念學習(concept learning),告訴我們如何根據共有的主要屬性,來分類與辨認物件。概念學習能連結規則喚回(pattern recall),也能將新例子與觀念合而為一。概念學習並非機械式的埋頭死背,而是人們必須用心建構與深耕的技巧。

*編註:又稱米蘭達警告(Miranda Warning),意指美國警察、檢察官在逮捕、審訊罪犯時,告知嫌疑人享有沉默權的聲明。

在日常中運用概念學習

將概念學習法用於念書與發展新技巧,儘管不在課堂或自修室,也有助於導出新的意義,並在合理延伸的範圍下,提升我們執行特定任務或工作的表現。

做菜便是簡單好懂的例子。想練習做菜,標準程序是學一道新食譜,包括根據食譜說明準備食材並照著做。製作義大利麵的番茄醬汁(即紅醬)時,可以上網搜尋人氣食譜,邊看邊做。你可以依個人意願,反覆練習製作紅醬,久而久之就能熟能生巧,無須再看食譜也能自己做了。

只不過,每個步驟真正該理解的重點,不會清楚寫在作法上。作法通常不會說明為什麼要先將洋蔥與大蒜炒軟煮出水分,為什麼要將醬汁煮到沸騰,也不會說明為什麼需要小火燉煮一段時間。但是,洋蔥與大蒜炒軟能帶出甜味與香氣,為多層次的味道打底,醬汁煮滾來可以混和食材,再以小火燉煮使其更加入味,懂了這些重點之後,準備階段才能更為得心應手。

最重要的是,理解背後的概念之後,想在截然不同的料理上,應用相同的技巧就容易多了,包括:湯品、辣醬、肉汁,甚至是清湯和高湯湯底。再進一步,學會實際科學程序的每一細節內容,可以讓你通往另一種境界。換言之,就是所有你想得到的料理。只要你能清楚知道哪些味道不太搭、哪些味道搭配起來更美味,就能遠遠超越那些只會死背食譜的廚師了。

迅速掌握新知識
這種模版透過潛移默化就很容易複製。小公司老闆知道要做出財稅預算之前,必須先瞭解稅收的概念以及比例如何分配。音樂家如果懂得什麼歌適合配上何種節奏,就能替鼓機(drum machine)編寫程式。西洋棋手若能全盤理解整體戰術的異同、而非只知道每種棋子的走法,就能累積更多優勢。即便是洗衣工人,學會冷水和熱水會對衣服顏色造成哪些不同的作用,也能減少犯錯和少洗壞幾件衣服。

你大可單靠學會某種任務的細節,成功執行好任務。然而,徹底瞭解串連起細節背後的原理和觀念,才能有效地保存事實或保有技巧。當學習新事物的時機來敲門,你或許就能運用已經確立的概念,來為新知識建立完美的框架。

「學習捷思法」(Learning heuristics,捷徑思考的簡稱)和概念學習的行為非常類似(巴爾塞魯 ,一九九一年、一九九二年)。捷思法說明了思想或行為的規律模式,有系統地組織出模式之間具有哪幾類資訊和關係,亦即透過人們對這個世界的先入之見,來解讀與分類新資訊的一種手段。

舉例來說,生日派對上的行為舉止,有些不會出現在葬禮上(我們會希望反過來也一樣)。你所遵循的「規範」讓你可以在每種情境、場合最好該做的事,而這些規範都是透過捷思法來安排成形的。不論你即將學習的是什麼,建立並理解捷思法的規則都會大有裨益。

學習概念的另一種絕佳方式是「費曼學習法」(Feynman Technique),第二章會詳加討論。

>>本文摘自加速式.子彈學習法則


7v3eEiVjqTaF8pmr7cNAog

彼得.霍林斯(Peter Hollins)

暢銷作家、人類心理學研究者、人類境況研究學者。具有心理學學士及碩士學位,曾與數十位各界人士合作。喜歡與家人健行、喝啤酒及嘗試畫畫,現居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著有《幸運,你可以學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