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du-preez-GobsYxc_H_0-unsplash
Photo by 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

關於能力:你是真的不行 還是太溺愛自己

很多事情,
你是真的不行,
還是光在想像裡就已經退縮?

從小我就是一個退縮大王,從誕生那一天起我的偶包就很大包。開始做一件事之前,我會在腦袋裡想過一遍很可能會失敗的事情,會動次動次地打退堂鼓;我只做百分之百有把握、不丟臉的事情。

小時候老師覺得我作文不錯,要我參加比賽,我的怕丟臉雷達立刻響起,「老師,下課後我要去補數學,可能無法參加了,媽媽說我珠算比賽輸了要拿菜刀剁我的手。」老師聽到這裡,也不好再苦苦相逼,畢竟手對一個小學生很重要。

大學時我曾被老師強灌迷湯參加英語演講比賽,我有很嚴重的舞臺恐懼症,一上臺會緊張到無法自己的那種。無奈老師對我有很高的期望,只好勉為其難地參加,但直到比賽當天我還在想有沒有機會可以中途退出,像是吃壞肚子之類的,但不爭氣的肚子那天表現得相當健康。記得我跟教授說我還沒有準備好,教授笑著對我說:「永遠都不可能有準備好的時候。」那時我握緊手中的仙草蜜,想著:「這老頭在說什麼瘋話!」但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第一輪的背稿演講輕鬆晉級了,第二關的即興演說我講得一塌糊塗,最後當然被刷掉,教授坐在臺下對我投射的眼神,讓我永遠難忘;從炙熱到失落,最後安慰拍手,都讓我想衝上前去掐他。(開玩笑的!)事後,他告訴我:「雖然你這次太緊張,不過我發現你其實有站在臺上的潛力,你應該要再多點磨練。」

之後,我加入了老頭教授的英語辯論社,跟著社團去各校比賽,後來還加入英語話劇表演,演了男主角,演了吻戲。誰想得到當年在臺上怯生生的男孩,最後竟成為舞臺上閃耀的星星?我根本是櫻木花道,他是我的安西教練?

長大在職場打混了幾年,過了幾年安逸生活後,我似乎又故態復萌。開始在網路上發表文章後,我一直把自己定位成文字型網紅,所以對於寫文字以外的品牌合作,一開始都想推掉,因為我害怕出來的照片或影片不好,被大家笑怎麼辦?不過我的經紀人都會耐心地告訴我,哪些合作應該要接,哪些東西對我有幫助,我其實可以做到等等,循循善誘地把我騙出舒適圈。(天啊!經紀人根本是簽了一個 baby?)

有次,我參加一個品牌的影片拍攝計畫,看了腳本加上經紀人的鼓勵,覺得不難就非常天真地答應了。到了現場才知道自己錯得離譜。到場時已經有別的網紅在拍攝,妝髮好的我坐在攝影機後,品牌公關說:「慧川看起來一派輕鬆,等等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我想也是,就是說幾句臺詞有什麼好擔心的?

正在拍攝的是一位人氣男性網紅,他在導演的指示下給出數百種動作,每個動作都不一樣,看得我眼花撩亂,想問他的口袋有多深,是動作維基百科?接著導演說:「臺詞再給我不一樣的情緒喔!活潑的、酷的、帥的!」然後他又展示了不同情緒的臺詞唸法。

我慌了,再也無法沉著。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瞳孔正在放大,毛孔正在收縮,我還沒做好從幕後走到幕前的準備,只想回幕後躺著吃卡辣姆久!我問公關:「所以等一下我也要這樣嗎?」「差不多喔!」公關甜笑著。OK,我想奪門而出用廣東話大喊「我做不到」!

我的世界要崩塌了,我的動作大概只有三種:比Ya、開心的Ya、可憐的Ya!不行,我要冷靜,我開始問自己:「當年沈玉琳從幕後走到幕前,也經過這種掙扎嗎?」不是,現在問這個來不及了吧?到我上場時腦袋已經空白一片,只看到眼前圍著一群黑衣人,彷彿都是來參加我網紅生涯的告別式。接著吃螺絲、走路同手同腳都是有的(我以後再也不笑人家走路同手同腳了),懊悔之際,我聽到有人說:「很帥喔、很像石頭。」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我安心許多,後面的拍攝漸漸變得順利,彷彿吃了撒尿牛丸那般有如神助考試一百分,在這邊我也要感謝沈玉琳,還有石頭。

結束拍攝飛快逃離現場後,我感到無比輕鬆。人說歷劫歸來後,會特別珍惜微小而平凡的幸福,這話說得一點都沒錯。我從沒覺得把內衣紮到褲襠最深處、褲頭拉到最高,吃著樓下買的水餃竟然是這麼幸福的事。經過了這次拍攝,感覺自己又長大了一些,不管是拍攝照片還是影片已經不再那麼緊張,甚至有時還會被誇對鏡頭的敏感度很好。

即便自己客觀上似乎擁有挑戰的能力,以前的我還是會習慣說:「先不要。」然後抱著零食躺回舒適圈。慢慢長大,才開始了解老頭教授對我說的那句:

人生永遠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只有準備差不多了,然後上場。

我覺得我很幸運,每在軟腳的時候都會碰上伯樂,攙扶著我上臺。雖然最後面對挑戰的是自己,但沒有他們,我可能走不了最後那幾步路。

經紀人也說過,「很多時候你以為你不行,其實是對自己太溫柔了。」這句話我一直放心裡,在每次想退縮的時候都會拿出來溫習,冷靜思考是感性作祟想逃跑,還是理性認為自己真的不行。

如果你沒有伯樂來告訴你這些,也希望你能牢記在心,很多時候你比自己想像的更厲害。


關於化解:懂得牽起敵人的手 你就多了贏的機會

不要輕易和人撕破臉,
也不要輕易樹敵,
你不知道他們未來有沒有利用價值。

出了社會之後最有感的事情之一莫過於:朋友變得難交了。對啊,以前那種單純的情誼越來越難遇見,充斥的盡是些包裝著世故的友善、裹著糖衣的禍心。可是你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嗎?不好意思,很困難。

所有與人心牽扯的東西都簡單不起來,所以友情本身也很複雜。小時候我是很害羞的人,不懂得如何與人拉近距離。我以為交朋友,就是要隱藏個性、唯唯諾諾當無害的人,互相使用的語言也應該盡量溫和、不和人衝撞。如此沒有稜角、假情商高,應該會讓我成為萬人迷吧?事實不然,結果我變成朋友間的工具人,一個好好先生,但這樣的「好人」,反而讓人有距離感,不想和你深交。

然後我發現,真正的好友反而是喜歡互相貶損的,可以鬥嘴,可以叫對方難聽的外號。而且你有沒有發現,好朋友叫你越難聽的外號你越爽、越覺得好笑,同樣一句「MD貢丸」,想像一個是好友對你說,另一個是馬英九對你說,哪個比較令人生氣?人心是很反智的,不能以常理判斷,不是事事遷就、順從就可以得到人心,輕佻無禮也不一定會被討厭。不然,小時候我應該是萬人迷才對,不會落得工具人下場。

然而,如果理解人心的難易度能停在這邊也就好了,問題就在,長大之後,人心還越來越複雜。

就算交到了朋友,勢必會發現對你好的不一定是真心知交,

友情這條線越來越模糊,你也會感受到世界的冰冷。

你往往會覺得自己很了解朋友,這也是很多人容易被蒙蔽的原因。但就像小時候的我一樣,人會掩飾自己的心思和個性,為了達成某種表面的和諧,沒事時相安無事,一旦有事或關係到利益時,這樣的偽裝便不堪一擊。

職場就是很好的試煉場,裡頭太多利益衝突了。你有沒有過這種經驗:本來一起加班、一起吃飯,以為建立了很好革命情感的同事,在升職關頭捅你一刀,對上司說「聽說她最近好像要生小孩了」「他最近常去醫院好像身體出問題」,然後機會就被革命同僚捧走了。

還有一種情況,我的某位親戚G,他有個交情不錯的「朋友」,在G失業之際找他到底下工作。一開始G很感謝這位朋友,但去了沒多久,G開始覺得他們的資歷差不多、能力也沒差多少,憑什麼自己要聽命於他,憑什麼不是自己坐在主管的位置。於是開始不合作、產生摩擦,最後兩人不歡而散。站在那位主管的位置來看,他應該能體會到在職場上,很多時候朋友還比不上敵人或是對手。「我以為我們是朋友」「我對你這麼好,你居然不知感恩」,這樣的落差感立刻就出來了。在利益面前,你的朋友常常不是你的朋友。

再來,你的敵人也未必是你的敵人。以前大家在學校都有分過組吧?小時候選組員都是二話不說選和自己親近的、感情好的,但這些有交情的同學,有時候是分組作業時的拐瓜劣棗。分組討論遲到、作業遲交、該發表意見時沒想法、上臺報告時站到最後面,完全只是來蹭學分的。

你明明知道有比他們更合適、更有能力的同學,但可能因為平時有些過節、互看不順眼而跳過他們,選擇「朋友」只是出於維持表面和諧或鄉愿。國中時,班上有兩位男同學,每次大考的前兩名都是他們兩個大風吹。但兩人有很明顯的瑜亮情結,上課搶著發問,互相針對,還曾經大打出手。一次,班上要推派人選參加科展,老師有意讓兩個人參賽,但他們死都不肯,寧願另組隊伍。

最後老師曉以大義,告訴他們團結的重要性,並拿出一把筷子(開玩笑的,那是另外一個故事)。反正老師說服兩個人一起出戰了。結果兩人拿下全國冠軍,成為我們那個鄉下的地方之光。但比賽結束後,兩人還是零互動。

我有個公關界的朋友,剛入行還是小公關時,常常需要媒體幫忙露出產品。那時他和業界的資深編輯聯繫,多半訊息都被忽略、電話總是未接,就算接了也被洗臉。後來他去了一家高端品牌工作,掌握了媒體的廣告預算,「那你可以出一口氣了,現在應該換他來拜託你了吧?」但朋友卻說,「我可以出氣,但我不會這麼做,那個人寫的文章流量好,我還是會好好利用他來幫我的產品做行銷。」

想想,如果他因為過去遭遇這位編輯的冷眼就打定主意封殺,站在利益的角度來看,不過是兩敗俱傷。但他懂得化敵為友,反而創造雙贏。

>>本文摘自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


E1WovHpxQjCZFLl5ZnHpTg

郝慧川

自踏入職場便與文字為伍、待過時尚媒體產業,以筆名「郝慧川」寫過一陣子穿搭單元,因為俏皮幽默的文字意外受到關注。2018年意外遇到伯樂,出版第一本書《跌到沒關係,沒人看見就好》。相信人生三分靠長相、六分是努力,剩下一分是大大小小的意外。現在身處科技產業,依舊靠文字吃飯。2020年寫了《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30堂蹺不掉的社會課》,成功脫離「一片歌手」魔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