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y-sikkema-CbZC2KVnK8s-unsplash
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

學齡前的數位教養

我們可能最需要一種應用程式,能提醒父母在家擺脫自己那些螢幕,與孩子真實相處。
─瑪麗.艾肯(Mary Aiken)《網路連鎖效應:數位科技與現實生活間的網路心理學》(The Cyber Effect)

當一個小寶貝來到世上,產房八成會有智慧型手機捕捉第一個鏡頭。那個影像將出現在臉書或Instagram(IG),或透過簡訊傳到叔伯姑嬸爺爺奶奶手中,他們又再分享到自己各個社群。就這樣,那個小嬰兒已然成為數位世界的公民之一。

協助那位小數位公民建立一個牢靠基礎,讓他能挺過數位年代瞬息萬變的天候與流沙,開始的很早。親友們建構著孩子的數位生活,孩子們隨心所欲地接觸移動設備,一切開始的愈來愈早。在美國,幾乎所有八歲以下的小孩(百分之九十八)家裡有某種移動裝置,將近一半(百分之四十二)有屬於自己的平板電腦。二○一一年到二○一七年間,他們使用移動裝置的時間增加三倍─從一天僅五分鐘,提高到一天四十八分鐘─而他們面對螢幕的時間裡,三分之一是使用移動裝置2。更驚人的是,一歲以下的小朋友有百分之四十四,每天都有在用移動式設備,到了兩歲,這比例躍增至百分之七十七。

你可以四處發現證據─車上、餐廳等公共場所,小朋友的小小腦袋埋在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閃閃發光的螢幕上。這樣的姿勢甚至有個專屬名稱。整脊醫師狄恩.菲斯曼(Dean Fishman)於二○○八年檢查一位抱怨頭跟脖子痛的年輕患者後,提出「簡訊頸」這麼個名詞,就是一個人長期低頭對著移動設備的結果。地心引力拉扯頭部,那可重達四.五四到五.四五公斤,這樣的重擔壓迫到頸子即可導致脊椎逐漸失去弧度。

我無時無刻沒看見學步兒正在形成簡訊頸。最近一個令人目眩神馳的冬日早晨,我騎單車沿著加州海岸就碰到五個坐在推車裡的學步兒,每個都埋首在某種電子儀器,全然無視海鷗尖聲爭奪一片垃圾、衝浪者屏息等待大浪再起、亮紅燈的吉普救護車開過身邊、大群鵜鶘低飛於大海表面。這五個孩子錯失這一切以及更多,因為他們的注意力完全鎖在螢幕裡。

世界最理想的保姆

移動設備是很讚的保姆,它們能安撫躁動的孩子抓住注意力,忙碌的家長便能去做晚餐、檢查電子郵件,甚至去跑個步。二○一四年一份針對費城一個低收入、少數族裔社區、六個月大到四歲小孩的調查顯示,他們幾乎全都碰過家長視為「保姆」的移動設備─當家長忙於家事(百分之七十),在公共場所讓孩子安靜(百分之六十五),處理雜事(百分之五十八),睡覺前(百分之二十八)。父母之責無時而盡,對許多人而言,教養子女根本是負擔不起的奢侈。再者,超過四萬種應用程式與遊戲被歸類於「教育學習」,父母確實可振振有詞地說,小孩從中多少能學到點東西。蘋果的App Store中,學齡前/學步兒階段最受歡迎,在高價應用程式中占百分之七十二。會有什麼壞處呢?

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不知道答案。說到底,iPad甚至不到十歲;就科學研究而言,還只是個嬰孩。最早使用它的學步兒,目前也只剛剛踏入青少年階段,因此它對孩子造成的影響尚無定論。

二○一七年末,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出版的一份完整文獻就說:「這方面的相關研究仍存有諸多理論與方法上的缺失,使得至今彙整的各項證據不夠可靠,難下定論。」近期才紛紛出現的平板電腦、智慧型手機等移動設備,其短期現象產生之長期影響仍屬未知。孩子就這麼成為一場重大實驗的白老鼠。

我向潘蜜拉.赫斯特─德拉.皮埃屈拉(Pamela Hurst-Della Pietra)博士請教這個問題。她一手創辦「兒童與螢幕:數位媒體與兒童發展」(Children and Screens: Institue of Digital Media and Child Development),一個倡議數位媒體如何影響孩童的非營利機構,屬全國性跨學科之研究組織,集結醫療、社會科學、神經學、教育等各界專家,研究有關兒童與科技的三項重大議題:

一、科技如何增進或傷害兒童擁有快樂、健康、有創造力之生活的能力?

二、 透過電子媒介的互動,多年下來如何形塑兒童在肢體、認知、情緒及社交上的發展?

三、我們該有何作為?

「家長要了解這一切都還太新,我們尚未有太多定論,」赫斯特─德拉.皮埃屈拉跟我說,「在此同時,數位與人的距離卻又大幅拉近,現在你可以帶著這些產品到任何地方。這有不少很棒之處─例如跟親友視訊─風險也有,而且我們還沒清楚的認識。但我們知道,孩子在各個發展階段有必須達到的里程碑,才能充分發揮潛能。」


孩子們需要愛的專注

嬰孩需要一種特定的刺激,就是來自父母或照顧者的深情凝視。若沒有臉部表情與眼神接觸的刺激,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在《網路連鎖效應:數位科技與現實生活間的網路心理學》(The Cyber Effect)一書中,作者暨網路心理學者瑪麗.艾肯(Mary Aiken)博士寫道:「過去一世紀的許多實驗顯示,兒童前期這段關鍵期若遭感覺及社交剝奪,不僅將導致災難性的後果,且將影響他們日後發展。」

當爸媽花更多時間深情凝視他們的手機而不是嬰孩,會是什麼狀況?艾肯認為,長此以往這些嬰兒可能無法面對面與人溝通,比較難與人建立深刻連結,也較難感受及付出愛。  

我教的這些中學孩子雖離襁褓久矣,似乎仍非常渴盼父母或照護者的關注。他們常抱怨,當他們在比賽籃球或排練舞蹈中間抬眼望去,發現爸媽正低頭盯著手機時,感覺真有夠糟。「超爛的!」不只一個孩子這麼跟我說。這已經令人難過,想到嬰兒得不到適當關注,就更使人喪氣。家長、照護者未給嬰孩所需的眼光,會對整個世代造成何種長期影響,仍有待觀察。

盯著螢幕相對剝奪孩子花在其他方面的時間:聊天,遊戲,跟爸媽朋友互動,從事創造性的活動等。很明顯,當爸媽的心思都在手機或電腦,自然不大跟孩子談心玩耍;若孩子專注在這些東西─這情況顯然愈來愈多─也就不會跟爸媽或朋友聊天互動。

發展及行為科研究醫師、也是兩個小孩的母親─珍妮.雷德斯基(Jenny Radesky),想了解大人在小孩身邊多常使用移動設備,便進行了一項後來廣受引用的研究。她跟團隊暗中觀察五十五位照護者,通常是爸爸或媽媽帶著一個或更多的孩子,地點是波士頓附近一間速食店。這五十五名觀察對象中,有四十位用餐當中使用設備,從頭到尾都在用的有十六位。觀察員注意到,這些十歲不到的孩子為了博取大人注意,手段逐步激烈;大人通常一開始不予理會,終於反應則是責罵小孩,似乎完全沒察覺孩子需求。究竟這種只顧電子設備而漠視孩子的情形,長期將對孩子造成什麼影響,至今尚未能有全面性的研究。

不妨參考行為心理學家愛德華.區朗尼克(Edward Tronick)在一九七五年做的「木無表情實驗」(still face experiment),那是早在移動設備搶走父母的心之前。區朗尼克的實驗很簡單:母親們與她們六個月大的嬰孩進行普通遊戲,包括模仿彼此臉部表情;接著媽媽受指示霎時變臉,臉上毫無表情或完全「木然」,持續三分鐘。一開始嬰孩們都熱切地想跟媽媽重新連結,但若母親一無反應,孩子會出現愈來愈明顯的苦惱困惑,最終調開眼光,顯得悲傷絕望。

這項常被複製的發展心理學實驗,證明對嬰兒來說,缺乏正面互動要比違反一般互動可怕。即便成人,若伴侶只顧手機而「木臉相向」,也令人難以忍受。「打敗離婚」(Divorce Busting)機構裡的蜜雪兒.威納─戴維斯(Michele Weiner-Davis)寫道:「每回你不理配偶或他/她不理你,不管你表面看來如何,實際反應都跟那嬰兒無異。」

一言以蔽之,小孩們─婚後的大人顯然也是─渴望真實的人性接觸。因此,當你或小小孩多半盯著螢幕而非彼此,重要的神經路徑大概就受不到足夠刺激,阻礙建立人際關係的重要能力。就像艾肯所說的:

嬰兒的需求不在高科技⋯⋯事實證明,科技對(嬰兒的)健全發展不利。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電子設備或應用程式能取代你跟孩子的擁抱、講話、歡笑、玩個蠢遊戲、牽手,或讀一本書。我絕對相信有朝一日,科技研發者會創造出能大幅提高嬰孩及學步者學習能力的應用程式,屆時這些電子螢幕將極富教育價值。但在那天到來之前,我們最需要的是一種能提醒父母在家應當遠離螢幕,跟孩子好好相處的應用程式。

>>本文摘自數位公民素養課:線上交友、色情陷阱、保護個資,從孩子到大人必備的網民生活須知


rvyrEsBt_zGxPslVEz2_fw

黛安娜・格雷伯(Diana Graber)

美國媒體素養學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Media Literacy Education)「媒體素養教師獎」得主,加州菲爾丁研究生學院「媒體心理學與社會變遷」碩士;長期投入推廣線上安全及數位素養的組織,並為「網路智慧」(Cyberwise)共同創辦人、「網路公民」(Cyber Civics)創辦人;其創立的「中學生數位公民意識與素養課程」,在全美超過四十州,以及英國、加拿大、紐西蘭等地的學校廣為實施應用。著有《數位公民素養課》一書,目前與家人定居在南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