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h-silliman-gzhyKEo_cbU-unsplash
Photo by Noah Silliman on Unsplash

思想控制的本質是欺騙

思想控制是透過影響人類的思考或情感,控制對方言聽計從、聽命行事。重要特徵是必定存在「控制方」與「受控方」,兩者的關係稱不上平等。受控方完全信賴控制方,控制方利用受控方的信賴,進行經濟、身體、心理、性的壓榨,並藉由受控方的犧牲獲得利益。

由於兩者關係不平等,受控方在思想控制解除時會覺得「被騙了」「上當了」,感到自己原先付出的信賴遭到利用,這也是欺騙這種行為的本質。換句話說,思想控制最根本的意義就是「欺騙」

欺騙是只會出現於高等動物之間的行為,又以人類最為發達。根據馬基維利智能假說(“Machiavellian intelligence" hypothesis),人類大腦演化在於社會化,社會化的本質是欺騙。欺騙是藉由假裝使對方誤判,進而壓榨獲利。

代表性的欺騙行為是設陷阱。例如假裝受傷,趁對方放下戒心靠近時,突然拔出原本隱藏的刀劍攻擊對方。

更原始的方法包括用誘餌吸引或威嚇,引誘獵物掉入挖好的坑洞中。肉食動物狩獵之際,便可觀察到此類行為。

施以虛假的誘導,把對方逼入死胡同,也是一種心理操控。當對方依照自己所想而行動,代表陷阱成功。然而設陷阱欺騙對方有其風險,畢竟受騙的一方總有一天會發現自己上當,對欺騙的一方發怒或攻擊。一個不小心,欺騙的一方反而會因為回擊或報應而陷入窘境。

因此,人類發展出更高級的欺騙行為,也就是欺騙對方卻不會被發現。思想控制就是最好的例子。

這種方法反而會讓受騙方以為欺騙方是「夥伴」,是「好心人」,不但沒發現自己受騙,還以為對方幫助自己、給予忠告,覺得茅塞頓開而表達感謝與敬意。

假設人類智慧的本質是欺騙,代表社會上最為成功也最具影響力的人應該最擅長欺騙。強大的欺騙能力使得受騙方沒發現自己上當,還主動積極地奉獻現金、身體甚至性命,更因此感到喜悅。

遭到經濟、身體、心理、性壓榨卻不覺得受到利用,反而感到喜悅,充滿希望是為什麼呢?榨取的一方又是如何在不平等的關係中取得控制的地位呢?

為什麼受騙?

討論前文的問題之前,必須先了解為什麼欺騙對方卻不被發現,也就是思想控制為何可行?

思想控制之所以成立,與人類是群居動物有關。群居動物的特徵在於信任。信任一詞聽起來很高尚,其實狗相信飼主也是一種信任。信賴關係無須複雜的言詞解釋也能成立。

信賴關係起初是感到親近,進而發展為愛情或信賴。說來諷刺,人類因為是會信任他人的動物,才會遭到思想控制。

與他人保持距離,不具備愛情或信賴關係的人反而不容易受到思想控制;愈需要與他人建立信賴關係的人,愈容易受到思想控制。

其實就算是前者,外表看似不在乎,其實內心渴求愛情或信任的話,也可能遭受嚴重的思想控制。

社會化的動物生活建立於群居之上,因此以「依附」為基本,特化成持續的愛情或信賴關係。另一方面,人類卻因為具備高度智能而學會利用信任這項特性,發展出利用他人對自己懷抱親近感或愛情,誘導對方信任自己,促使對方言聽計從的技能。容易信任別人,或者缺乏關心、愛情的人容易受到思想控制。

信賴關係對群居動物而言事關生死。換句話說,欺騙同伴是最為人唾棄的背叛行為。做出此種行為的人會遭到團體所有人糾彈和排擠,最後無法生存。烙上不值得信任的烙印,等於人生就此告終。背叛是非不得已的行為,多數人寧願為了夥伴犧牲也不願背叛。

然而團體中突然出現不依附也不信賴任何人,單憑利害關係決定行動的人。這種人雖然多半遭到孤立,難以生存,偶爾還是會出現大獲成功者。如同馬基維利所述,假裝具備人情與信義,其實工於心計,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毫不在乎犧牲信賴關係的人才是最成功的領袖。

在社會日益擴張、人際關係益發匿名化的情況下,假消息愈容易隱瞞其真相。接近不特定多數人時,也不用擔心前科或黑暗的經歷遭人發現。就算過去人人皆知其惡行,無人理睬,到了這個時代也能憑藉外表、捏造的事實、充滿自信的話術騙取他人的信賴。

實際上所謂的邪教或瘋狂的政治團體,其領袖往往有前科。

典型的例子就是奧姆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他在改名之前(本名為松本智津夫)分別在二十一歲與二十七歲犯下傷害罪和違反《藥事法》,兩次都判處有罪。在成為教主之前便已顯露反社會的傾向。除此之外,他就讀盲人學校時並非全盲,其中一隻眼睛還保有些許視力,於全盲者眾的學校中盤踞主導地位,在欺負與控制其他學生的過程中發現隱約的快感。

了解麻原從小到大的所有經歷,想必不會相信他號稱自己在喜馬拉雅山得道一事。然而在匿名化的現代社會中,任誰都能假裝自己的過去如同一張白紙,彷彿來自未知的世界。

由此可知,現代社會的結構是便於欺騙也容易上當。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會藉由思想控制獲得快感或利益,也不是所有人都會遭到思想控制。

究竟什麼樣的人會選擇控制他人的思想這條路?又是什麼樣的人會遭到思想控制?首先分析控制方的特徵。

控制者的特徵

思想控制的型態變化多端,又分為多種階段。

一般為人所知的思想控制是獨裁者、邪教領袖等上位者控制部下、成員的心理層面,或是情報機關指揮遭到洗腦的調查員。其實從欺騙消費者的推銷行為、專橫自私的上司逼迫下屬聽命行事、丈夫向妻子施暴、家長過度干涉子女,到以說壞話和排擠等手段將他人逼到絕境,都屬於近在咫尺的思想控制。

獨裁者、瘋狂的邪教領袖、獨善其身的上司與配偶、過度干涉的家長和霸凌同學的小孩,都有一項共通的本質。

控制方的第一個問題:在封閉的集團中占有優勢。這種優勢強烈影響對方的安全感,也就是「掌握生殺大權」。例如:獨裁者只要有心,就能威脅國民的生命;家長只要有心,就能威脅子女的安全。兩者立場相同,而濫用立場的人會引發屠殺、虐待、霸凌等行為。

這種情況並不常見是因為有其他力量阻擋這些弊病,也就是體貼他人、同情弱者、上位者具備道德。

這是「羈絆」原本的意義與力量。

在此可發現控制方的第二個問題:缺乏對弱者的同理心與道德。面對弱者或容易欺騙的對象,不僅缺乏應伸出援手的良善,反而沉溺於控制的快感與慾望。在此又發現第三個問題:控制方會因控制而快樂。

有一句俗話:

「控制是一種癮。」

控制會帶來令人上癮的快樂。無法抗拒這種樂趣的誘惑,便會沉迷於逼迫可以操控的對象言聽計從。此類壓迫包括思想控制、騷擾、虐待、霸凌,控制方沉溺於掌權的快感並且暴走。

把思想控制用於作惡的人,不僅在控制他人時感到無上的快感,同時也缺乏同理心,不懂應當為人著想。

從精神醫學的角度分析,會發現前文的描述與一種人格的特徵一致,就是「自戀型人格」。自戀型人格的特徵包括誇大自體、全能感、缺乏同理心、習慣壓榨別人的態度。

這些控制他人心理的人,無論是獨裁者、邪教領袖、家暴男、權勢霸凌的上司、過度干涉的家長,或是把欺負同學當作樂趣的國中小生,基本上都是自戀型人格。獨裁者和邪教領袖古怪的個性與兒戲般的行為,也都是源自幼稚淺薄的自戀型人格,與虛張聲勢、逞強稱能、毫不在乎地欺負弱者的幼稚行為相通。

>>本文摘自《當「洗腦」統治了我們:思想控制的技術》


JJjNgBBJ3zSZTDGKsFUgqw

岡田尊司(Takashi Okada)

1960年生於香川縣。精神科醫師、作家。

東京大學文學院哲學系中輟,京都大學醫學院學士、醫學博士,於京都大學研究所高級腦科學講座神經生物學教室與腦病態生理學講座精神醫學教室從事研究。曾經任職於京都醫療少年院與山形大學客座教授,目前是岡田診所負責人與大阪心理教育中心顧問。

著作等身,包括《腦內汙染》(繁體中文版為台灣東販);《網路遊戲上癮》(文藝春秋);《亞斯伯格症候群》《不要說是發展障礙》(以上為幻冬舍新書);《依戀障礙:為何我們總是無法好好愛人,好好愛自己?》(繁體中文版為聯合文學);《母親這種病:現代人的心靈問題,可能都來自於母親?》(繁體中文版為時報出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