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way-5QgIuuBxKwM-unsplash
Photo by headway on Unsplash

想戰勝自己的不適任,你需要《彼得原理》—雷蒙德.霍爾

身為作家和記者,我有非常多機會可以研究文明社會的運作。我探討並撰寫關於政府、企業、商業、教育與藝術的文章。我曾與各行各業、各種專業領域人士、以及各階層的人交談,也十分仔細聽他們說話。

我注意到一個現象,那就是人們常會出錯,少有例外。不管到哪裡,不適任現象都十分猖獗,且所向無敵。

我曾見過長達○.七五英里(譯註:約一.二公里)的高速公路高架橋倒塌落海,因為即使經重重確認,還是有人把橋柱的設計搞砸。

我曾看過有多位都市計畫師監督洪水平原計畫,但河川還是定期出現氾濫的現象。

最近我讀的一篇文章,說英國發電廠有三座冷卻塔倒塌。每一座冷卻塔各耗資一百萬美元打造,卻不夠堅固,連強風都抵擋不了。

我注意到德州休士頓有一間室內棒球場,才剛落成就發現完全不適合用來打棒球,因為如果外頭陽光普照,棒球選手會因刺眼的陽光而看不到球。

我觀察到電器製造商有個既定政策,就是會成立分區修繕服務點,因為他們預設(以經驗判斷)他們的電器在保固期內就會壞了。

我聽過無數車主抱怨新車的問題,他們說近年汽車大廠生產的新車,大約有五分之一都出現瑕疵,可能會有安全疑慮,而我一點也不訝異。

請不要以為我是帶有偏見的保守派,以為我只因這些是現代的事物,就對其嗤之以鼻。不適任現象不受時空或地域的限制。

麥考萊(Thomas Babington Macaulay)大致刻劃了不適任的樣貌,他引用了賽謬爾.佩皮斯(Samuel Pepys)所記載,關於一六八四年英國海軍的文章:「海軍行政系統就是一個集貪腐浪費、懶散無知於大成之地……所有評估都不值得採信……所有合約都沒有履行……所有支票都沒有兌現……有些新戰艦腐朽得非常嚴重,若沒盡快修好,下錨時就會一起沉入水底;水手無法按時拿到薪水,所以他們寧願把薪資兌現券用六折的價碼,賣給幾個高利貸;大部分航行的船隻,都是由從未出海的人擔任指揮官。」

威靈頓公爵(Arthur Wellesley,1st Duke of Wellington)拿到葡萄牙布薩科戰役(the 1810 campaign in Portugal)的軍官指派名冊時,說:「我只希望對手看到這份名冊時,會和我一樣嚇得發抖。」

南北戰爭的理查.泰勒(Richard Taylor )將軍,在提到七日之戰(The Battle of the Seven Days)⑧時說道:「盟軍將領完全不熟悉地形……在里奇蒙市(Richmond)行軍一天,就跟在中非叢林探險沒什麼兩樣。」

李將軍(Robert E. Lee)曾抱怨:「我的指令都無法落實。」

二戰時期,與船堅炮利的德國比起來,英國軍隊總是使用比較差的砲彈來應戰。到了一九四○年初,英國科學家發現,只要在砲彈中加一點點便宜的鋁粉,就可以輕鬆將砲彈殺傷力翻倍,但這個想法一直等到一九四三年末才開始實行。

同樣也是二戰時期,澳洲一艘醫療船的指揮官為船上的水槽補水時,發現水槽的內部竟漆上了足以毒害船上所有人的鉛丹。

類似的事情層出不窮,我都已看過、讀過、也聽過。毫無疑問,不適任現象遍及全球。

聽到什麼零件漏了、什麼地方壞了、什麼東西出問題了、什麼部件太早爆炸了,導致火箭無法升空,我都毫不意外。

看到政府出資的婚姻諮商師竟是同性戀(編按:此書撰於一九七○年代,當時尚未有同性婚姻的概念),我也不覺驚訝。

我現在知道,政客說的競選承諾全都無能實現。我猜如果他們有所作為,可能就是實現對手的競選承諾吧。

這些不適任現象,光是套用在公眾事務、政治、太空旅行這種天高皇帝遠的事情上,就已經夠惱人了。然而不僅如此,不適任現象近得觸手可及,如一隻無所不在的害蟲。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住在隔壁的女子正在講電話,她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得清清楚楚。現在是晚上十點,住另一邊的男子因感冒早早就寢。我聽到他斷斷續續的咳嗽聲,還可以聽到他翻身時,床的彈簧吱吱作響。我住的地方並不便宜,是由鋼筋水泥建造而成的高樓大廈社區。這棟建築物的設計和建造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有一天,我朋友買了一支鋸子回家,想切開螺絲。切到第二下時,鋸片應聲斷裂,鋸子的可調式關節也壞了,無法使用。

上週,我到一所新落成的高中禮堂,想使用錄音機,卻找不到插座。禮堂建築工程師告訴我,這一年來,他怎麼樣都找不到禮堂講臺插座的電源開關。他開始懷疑,這座禮堂可能根本沒有裝設電路。

今天早上,我到一家大型家電賣場買檯燈。我找到了我喜歡的檯燈,店員正要包裝時,我請他先測試看看是否可用(我現在比較謹慎)。他很明顯不太會測電器,因為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到插座。當他終於找到插座,把檯燈插上時,發現檯燈竟然打不開!他換了同款的另一個檯燈,一樣打不開。最後,整個貨櫃的檯燈,沒有一個開關是好的,於是我離開了。

我最近要裝修,訂了六百平方英尺(譯註:約為五十五.七平方公尺)的玻璃棉。我站在櫃臺前,親眼確認店員寫上正確的數字,但終究徒勞無功!建材公司寄給我的帳單,上面寫著七百平方英尺(譯註:約為六十五平方公尺)的價錢。到貨時,送來的玻璃棉總共是九百平方英尺(譯註:約為八十三.六平方公尺)!

教育常被視為是所有問題的解方,但看來這並不適用不適任現象,不適任現象毀了教育的偉大殿堂,現在的高中畢業生看不懂五年級程度的讀本;大學廣設新生閱讀課程;部分大學中,有百分之二十的大學新生,閱讀能力差到看不懂課本的內容!

一所頗具規模的大學常會寄信給我。十五個月以前,我換了收件地址,發了一封通知給學校,但信還是一直寄到舊的地址。我又發了兩次更換地址通知,還打了一次電話,最後直接登門拜訪。我用手指著記錄單上的舊地址,並唸出新的地址,請祕書把它抄下來,但信還是一直寄到舊的地址。兩天前,事情有了新的進展。住進我舊公寓的女子打給我,想當然爾,她一直收到那個大學寄給我的信。最近她也搬家了,結果那個大學寄給我的信,現在竟然寄到她的新地址去!

如我先前所說,我已逐漸對不適任現象保持逆來順受的態度。但我想,若知道不適任現象的成因,也許就可以找到解方,於是我開始探尋答案。我聽過很多種說法。

銀行家怪罪學校制度:「現在的小孩都沒有培養有效率的工作習慣。」

老師怪罪政客:「政府這麼沒有效率,你能要求人民多有效率?而且他們還否決我們的教育預算,如果每一間學校都可以裝電腦的話……」

無神論者怪罪教堂:「以『世界會更好』的謊言毒害人的心靈,讓人變得不切實際。」

牧師怪罪廣播、電視、和電影:「現代生活中有這麼多令人分心的事物,讓人們偏離教會的道德教育。」

工會怪罪管理階層:「連最低薪資都貪婪到不願支付,如果拿到的薪水低到會把人餓死,員工怎麼可能會對工作有興趣。」

管理者怪罪工會:「現在的員工什麼都不在乎了,滿腦子只想著加薪、休假和退休金。」

個人主義者說福利國家主義會讓人變得漠不關心;社會工作者告訴我,家庭道德淪喪孕育出不負責任的員工;心理學家表示,早期對性衝動的壓抑,造成潛意識想以失敗來彌補罪惡感;哲學家則說:「我們都是人,總是會有意外。」

這麼多不同種類的說法,結果就是比沒有說法還糟糕。我開始覺得,我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了解不適任現象了。

有天晚上,我到劇院觀賞戲劇。在這齣無聊戲劇的中場休息時間,抱怨著差勁的導演和演員時,我和一位研究不適任現象多年的科學家聊了天,這位科學家就是勞倫斯.J.彼得博士。

中場休息時間太短,無法滿足我的好奇心,所以離開劇場後,我在彼得博士的家待到凌晨三點,聽他條理分明又具原創性的理論,而這個理論終於解答了我的疑問:「為什麼會有不適任現象?」

彼得博士免除了不知悔改的人性、煽動者、和意外的罪嫌,接著指責社會是助長不適任現象的真兇。

不適任現象終於獲得解釋!我的心中燃起一個想法:也許下一步便是根除不適任現象!

彼得博士十分謙虛,他認為能與幾位朋友和同事討論他的發現、做幾場演講便心滿意足。他從未付諸白紙黑字,將不適任現象的廣大資料庫和精采絕倫的不適任理論公諸於世。

彼得說:「我的原理或許能造福人類,但我現在真的太忙了,我要教書、有文書工作要做,還有教職員會議和我自己的研究。也許有一天我會把所有的資料整理好並付梓成冊,但這十年,或說這十五年吧,我都沒有空。」

我向彼得博士說明拖延可能造成的危險後,他終於答應合作。他會把研究報告和大量稿件交給我,我則將之整理集結成書。接下來的章節,將呈現本世紀最鞭辟入裡的社會心理研究,也就是彼得博士發現的彼得原理。

你敢讀嗎?

你敢不敢瞬間醒悟,了解到為什麼學校不授與智慧、為什麼政府無法維持秩序、為什麼法院無法維護正義、為什麼經濟繁榮,人們卻仍然憂傷、為什麼烏托邦式的計畫永遠無法帶我們走向烏托邦?

妄下決斷,繼續閱讀下去就是條不歸路。如果讀了,無知的幸福就再也回不來了,你再也不能不經思索的尊敬主管和管理下屬了。永遠不行!只要聽過彼得原理,就再也無法忘記。

那麼,繼續閱讀會得到什麼?你可以戰勝自己的不適任,了解他人的不適任,因而輕鬆工作,步步高昇。你可以避免疾病纏身、討親友歡心、讓敵手心煩意亂、全心照顧兒女,還可以讓婚姻起死回生。

簡言之,彼得原理將為你的人生掀起一場革命,甚至能夠拯救你的人生。所以,如果你夠勇敢,就請繼續閱讀,牢記並應用彼得原理。

>>本文摘自《彼得原理》


01wgS9L_BjeMTjBMSe7W8w

勞倫斯‧彼得(Lawrence Peter)

管理學經典大師

華盛頓州立大學教育哲學博士,曾任教師、顧問、大學教授,以《彼得原理》、《彼得處方》、《彼得計畫》等著作聞名全球。他被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學者之一,「彼得原理」和「墨菲定律」、「帕金森定律」並稱為20世紀西方文化中最傑出的三大發現。

雷蒙德‧霍爾(Raymond Hull)

曾製作三十齣電視及舞台劇,並出版四部舞台劇本。專文常刊載於歐美著名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