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ksandar-cvetanovic-A7nK49HCqSI-unsplash
Photo by Aleksandar Cvetanovic on Unsplash

假如你對奔波於工作與家庭之間感到疲憊

設置逃離處「第三地點」

那是我們能展現真正自我的地方。
大家都知道彼此名字的地方。—克里斯多福.彼德森

人人都需要一個逃離處

有位日本人自從被公司調來美國工作後,面臨工作不順、家庭失和的狀況,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宛如身在戰場。日本有下班後結伴飲酒的文化,但美國人普遍開車上下班,並沒有這樣的習慣。這時他才赫然發現自己「找不到一個能歇歇腳、喘口氣的地方」。

有個詞叫第三地點(Third place)。

第三地點是指除了家和工作地點之外,一個令人安心的地方,星巴克便是以此為目標而為人所知。這個詞是一九八年代由美國人瑞伊.歐登柏格(Ray Oldenburg)所提出。

紐約中央公園的設計者費德列克.洛.奧姆斯特德也深諳大都會必須設置第三地點的道理,聽說他會在附近的醫院發傳單,邀請患者前往公園。實際上,都市化確實讓第三地點大幅減少了。

前來我的診所看診的患者們所找到的第三地點,有健身房、桌球館、咖啡店等各式各樣的場所。但也有不少患者始終找不到適合自己的第三地點,曾經有名患者原本遲遲尋覓不到第三地點,直到有天猛然想起自己有潛水執照,一時興起出發去抓龍蝦,結果偶遇大量的美麗烏賊,這才發覺那裡正是自己的第三地點。事後他帶了當時的照片給我看,那天他露出的表情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燦爛。

會逃跑的人才堅強

第三地點的人際關係型態最好與工作及家裡截然不同。

在這裡,可以褪去平時的身分地位,舒服自在地展現原本的自己,還能說出平常不能說出口的話。這樣的地方對健康有益。研究指出在第三地點的社會連結有助於長壽、心理健康與幸福。

也許你對「逃」這個字會產生抗拒感,但我發現肯逃跑的人其實非常堅強。請你消除「逃跑=軟弱」的刻板印象,過於死板的認真心態並不能適用一切事物。

某項研究找來了德國四五急診醫生進行觀察,發現女醫生遇到壓力時選擇「逃跑」的次數多於男醫生,且較願意尋求社會支持(他人的協助)。必要時選擇逃 離、向人求助,你覺得這樣的女醫生軟弱嗎?你不認為這些女醫生採取了極為合理的壓力應對方式嗎?(畢竟她們在從事急診醫師工作時,可絕對沒有逃跑!)

本節一開始提到的那位派到美國工作的日本人,曾苦於找不到一個逃離處,直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回想起來,他每次到電器賣場都會不可思議地平靜下來。看來他真的很喜歡看電器用品。而且,電器賣場也不是什麼很遠的地方,即使行程繁忙還是抽得出時間過去。

從此他把這裡定為第三地點,之後的事情你或許難以置信,他原本的緊繃感慢慢消失, 整個人逐漸放鬆下來,彷彿這是他人生首次確保了一個安全場所似的。

美國人的人生匆忙,一路上從學校畢業、求職、結婚後有了小孩,光是為了履行責任便傾盡全力,沒有一個額外的歇腳處。他就像是想從中逃離、找到屬於自己的空間一樣,踏上了嗑藥之路。直到好一段時間後,他才總算察覺到第三地點的必要。

尋找第三地點

請你一定要找到能讓你的內心自由呼吸的、專屬於你的第三地點。

這裡舉幾個參考選項:網咖、動物咖啡廳、常去的餐廳、共同工作空間(由於這是工作 場所,因此屬於二.五地點,但這裡也能在消除工作隔閡的狀態下交流)、可以躺著看漫畫的地方、計程車裡面、車友會、享受個人嗜好的空間。

在第三地點的協助下,讓第二地點(工作)逐漸淡出人生的重心。

北科羅拉多大學的索克普主張「聊天室」等線上或虛擬的第三地點具有撫慰身心的效果。對了,還有一名人士發現線上KTV「Smule」也可作為第三地點。或許正如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一級玩家》劇情那樣,虛擬世界現在已經成為能讓人遠離現實的第三地點了。


假如你身處逆境

不勉強自己迎戰, 如楊柳般順風飄揚

唯有了解黑,才能知曉白是多麼地白。—美輪明宏

不做無謂的戰鬥

鈴木一朗曾經描述道:「依賴肌力的棒球只會不斷退化。」

以初動負荷理論(Beginning movement load theory)為基礎的柔軟有彈力的訓練方式,給人「柔」而非「剛」的印象。想必鈴木一朗這段話的意思是,比起那些乍看之下很強大的 事物,柔軟的事物反而更加強大。

有一名菁英分子兒時曾遭同儕欺負,導致他始終沒有自信,總是對週遭的人們感到畏懼。但有一天,他彷彿從「受傷的熊」身上看到了自己。聽說熊受傷後反而變得更強,正因為他的身上背負著欺凌的傷痛,因此不會做無謂的爭鬥,從此他的想法便轉彎了:其實他比 毫髮無傷的熊更加強大。

柔韌地搖曳才是真正的強大

說到強大,我們常會聯想到岩石之類的形象,但其實真正的強大應該像楊柳這樣,無論被風如何吹打,始終柔韌地搖曳、絕不會折斷。

有名從事顧客服務工作的人,曾說過這樣的話。

「每天都有大量的客訴上門,其中也不乏憤怒至極的人,但迎面和他們爭鬥並非聰明之 舉。首先,我們要接納憤怒者的心情,理解他們,這麼一來,對方的憤怒便會出乎意料地平靜下來。」

面對逆境始終不屈不撓,這樣的強大稱為心理韌性(Resilience)。

研究證實擁有心理韌性的人,思考方式相當柔軟、靈活。

舉個例子,有項研究針對韓國空軍飛行員進行調查,發現思考的靈活度和心理狀態有關。

另一項研究針對大學生進行調查,也顯示靈活且柔軟的應對方式,能有效保護自己免於壓力的侵襲。

有一次,愛迪生的工廠被燒光,一切付之一炬,這時他說:「這樣就能從頭來過了。」

請你以楊柳般的強大為目標。

假如你現在正面臨逆境、遭受狂風吹打,或許這就是你提高柔軟、靈活度的好機會。預期迎面扛下工作的壓力,不如好好感受柔軟靈活帶來的「空間」,肯定會有幫助。

從大腦改變思考方式

我們要學會柔韌思考。為此,關鍵就在於柔軟與彈性。

比方說,「這是讓我成長的機會」或「眼前的逆境一定是有意義的」,用柔軟而靈活的方式思考。哥倫比亞大學的安那克(Anacker)等人所做的研究顯示,柔軟而靈活的思考會促使大腦細胞增生。 重整心態、面對挑戰。換句話說,面對逆境時靈活且柔軟的內心,能為大腦添加新的空間。

>>本文摘自《腦力回復:四步驟R.E.S.T.,44種正念療法╳大腦科學消除腦疲勞,幫助你適應數位社會,擺脫大腦超載、慢性過勞的科技衝擊。》


r-e-s-t-44

久賀谷亮

醫師(同時擁有日本與美國醫師執照)/醫學博士。耶魯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系畢業、美國神經精神醫學學會認證醫師、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會員。於日本參與臨床研究和精神藥理研究後,至耶魯大學進行尖端大腦科學研究,並於該大學、亦即美國數一數二的精神醫療領域擔任臨床醫師八年。此外,還曾擔任長灘診所的專任醫師,與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港灣醫學中心(Harbor-UCLA Medical Center)的特約醫師。2010年於洛杉磯開設診所「TransHope Medical」並兼任院長,結合最先進的正念認知療法與TMS磁刺激治療等醫療方式。在日本與美國,擁有總計超過二十五年的臨床醫師經歷。在大腦科學與藥物療法的研究領域,連續兩年獲得「Lustman Award」(耶魯大學所頒發的精神醫學相關學術獎)、「NARSAD Young Investigator Grant」(針對傑出的神經生物學年輕研究人員的獎項)。包括合著在內,共發表五十多篇論文,另有許多學術會議發表,興趣是鐵人三項。著有《最高休息法》、《最高休息法【CD實踐書】》(悅知文化出版)、《無理なくやせる“脳科学ダイエット”》(主婦之友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