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kammerer-6Mxb_mZ_Q8E-unsplash
Photo by Philipp Kammerer on Unsplash

癡人說夢vs.勇敢追夢

你現在做什麼樣的工作?念什麼科系?認識哪些人?十年前的你,可以想像現在的自己嗎?不行吧!大部分的我們,根本沒辦法預測到現在的自己;不要說十年前了,回頭看,三年前我都沒辦法想像我現在的生活和心態。我們常高估兩個禮拜可以做的事,卻低估兩年可以做的事。也因此,如果我問十年前的你:「有什麼夢想?你覺得可以達成嗎?」你可能會覺得自己追夢是不切實際的,因為你就是還沒做過,也無法想像啊!

我們對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看到別人做到了都會覺得比較神,我大學有個朋友小連,他讀政治系,但對製片很有興趣,每次去他家,雜亂的兩層樓裡都是自己整理的影片、音樂。那是十多年前,一個沒有YouTube、也沒有網紅的時代,剪接影片可是神人才有的技能,他說想當製片說了好多年,我們一直勸他開始做,但他總推辭:「不行啦,我能力還不夠!」幾年後,他總算去當製片助理,第一個月他就告訴我們:「啊,其實也沒想像中困難!做就對了!」

對於不懂的事情,我們會以為是遙遙無期的夢想,其實它可能真的沒那麼難。就好像你覺得我從行銷轉網站產品管理很難,其實就是我到了美國雜誌社工作時,幫公司推廣行銷服務,比如說廣告主以前在我們雜誌放洗髮精廣告,現在我們幫他們做個網站專門介紹洗髮精,就這樣。目的還是行銷,但技能變成產品管理。又好比你覺得我做大數據行銷很難,其實就是到了百貨業,發現美國科技很發達,運用數據管理平台,就可以分析出哪些人對什麼產品有興趣,在其他網站上找到這些消費者或是類似的人。同樣的,我在eBay接觸人工智慧,其實就是用戶上傳產品照片後,我們告訴電腦這樣的照片是什麼類別的產品,慢慢讓電腦學會自行分辨。

以前你跟我說文組的我要去做大數據、寫程式、做人工智慧電商、學財務會計,我會以為是癡人說夢,但因為開始做新的東西,接觸到了後,開始學習,才發現都沒有那麼難。

我申請西北大學行銷碩士的時候,托福、GRE分數都不高,也沒待過行銷最強──像是寶僑那一類的快消產品公司,回頭看,我的背景完全不出色,究竟怎麼考上的,我也不知道!或許是我面試背的16頁考古題有幫助;或許是100頁的作品集讓人感覺到很想進學校的企圖心;或許是雖然我GRE分數不高,但我一直跟學校說我還再繼續考的積極;或許是全班都是優秀的行銷人,學校想找個不同背景的人增加學生多元性;或許是我跟很多學長姐面談,感覺很認真……不管如何,如果我當時沒有申請,根本沒有機會。

我後來工作幾年後申請芝加哥大學的企管碩士的時,也是類似的情況,我請當時的主管幫我寫推薦信,他是個熱衷研究的愛爾蘭裔美國人,他站在一旁貼滿大數據建模的辦公桌前,我有些緊張地站在旁邊,他看了看我的資料說:「我覺得妳考不上吧!」當時的他有兼差在大學教書,又是我很尊敬的前輩,聽他這麼說,我心都涼了一半。芝加哥大學以財務聞名,排名有時比哈佛還好,我當時在希爾斯百貨上班很忙,根本沒時間準備GMAT,分數低得可憐,我完全沒有財務背景,更何況我還是申請截止前最後一週才臨時決定要報名,準備倉促,誰知道,我就真的上了。

說到這裡,你一定是覺得我的立場是那種「有夢最美,去追就對!」嗯,倒也不完全是。那到底怎麼分辨自己是「追求夢想」,還是「癡人妄想」?

首先,先找找做過類似事情的人,了解他們的經驗,看自己有沒有類似的技能。比如說,我申請西北大學時,一個個去詢問過前一年錄取的十多位學長姐,發現他們雖然大部分有快消產品或是廣告公司的經驗,但多半只有兩三年的工作經驗。我看看自己,雖然不曾在大型廣告公司工作過,但有些公關公司的經驗,也差不多兩三年。面試時,我就盡量強調自己這方面的專長。

很多只有硬體經驗的工程師說想到矽谷公司工作,又聽說矽谷軟體業機會比較多,因此不敢嘗試、不知道能不能嘗試。有些人是先到矽谷做硬體,再靠人脈轉軟體;有些人發現初級軟體工程師面試主要是刷題,著重硬實力,所以先專心刷題,等進了軟體業當菜鳥軟體工程師,再靠過去工作經驗累積的社會經驗轉調到比較資深的位子;也有人是從軟硬體都需要的物聯網(IoT)領域切入,先以自己的硬體經驗做賣點,進了物聯網再學軟體。

從多年前在希爾斯百貨做app時,我就希望可以到矽谷科技公司工作,但一直沒有機會,後來我先到矽谷替目標百貨和麥當勞工作,才進了科技公司。進了科技公司以後,我發現不是理工背景的產品領導人升遷受限,於是報名了程式語言的課程,週末進修。

「追求夢想」和「癡人妄想」的最大差別在於行動力。雖然兩個都離夢想很遠,但前者透過瞭解前人的腳步,了解自己現況,擬定策略,善用自己的優點、逐漸補足自己的弱點,而且勇於嘗試,即使過程中失敗,知道自己學到什麼東西。後者則是單有夢想,沒有行動,或是一直做一樣的事情,失敗卻不知道原因,因此沒有改進,像是猛投履歷猛碰壁,卻沒問人了解碰壁可能是什麼原因。

我曾經碰過一個生科博士,因為有接觸過募資,一心想到美國創投圈,投履歷碰壁以後找人聊聊,才發現美國的創投工作著重在說服力和財務,跟他的專長根本不同,了解這訊息以後,他對找的工作做修正,追夢的可能性從「癡人妄想」變成「追求夢想」! 另外,美國創業家Ravi Malireddy發現癌症病人常不清楚如何參與臨床試驗,喪失黃金治療時間,於是成立臨床試驗與病人的媒合平台Patientrials。一開始的時候,平台著重在找臨床試驗招募網站合作,結果發現這些網站是執行單位,改變流程的動力和權限都不大。後來他們改找藥廠簽約,透過藥廠要求他們的招募網站跟Patientrials合作,業績大幅增加,還簽下COVID-19藥的案子。

還有一個例子是新創禮物快遞(Giftpack),公司一開始主打幫遠距情人跨國3小時送禮,雖然顧客回流率高,但訂單成長有限。他們發現,顧客最大的困境不是急著送禮,而是不知道要送什麼,但選禮的服務工本高,他們於是用建置人工智慧選禮。他們也發現,企業送禮市場更大。於是改變服務:企業可以送禮給數千員工和客戶,每個人的禮物都不一樣,而且是「我剛好想要的東西!」,立刻簽下Netflix的訂單。因為動手做和改進,20多歲創辦人Archer Chiang希望把世界新創獨角獸的妄想,變成實際的計畫。

動手做,你的癡人妄想可能就是下個億萬夢想!

勇氣加油站

你覺得難,只是因為你還沒開始做。

不試,永遠不知道自己行不行;試了,說不定機會等的就是你。

前人可以,你也可以;有前例,你就不是特例!

先嘗試、先卡位,等補齊自己的不足,目標也就不遠了!

 

>>本文摘自《矽谷阿雅 追不到夢想就創一個!》


CfI3tFGSTjaS5Yaos2rfVA

鄭雅慈(矽谷阿雅)

台灣人,現居美國矽谷。原為台灣蘋果日報記者,毅然辭掉工作赴美讀書,一路到矽谷科技公司擔任電子商務app產品長。榮獲十多項美國數位大獎、美國Min雜誌年度最佳行銷人獎提名、Girls in Tech 40歲以下女性科技精英榜、台灣十大傑出青年提名。

阿雅在美國的十幾年工作經驗,讓她有了很多新的視野,經常在臉書「矽谷阿雅」粉專分享在美國的職涯故事、海外求職秘訣、矽谷最新產品管理與行銷知識。在美國西北大學、聖荷西州立大學、喬治亞大學擔任客座講師,受邀在成長行銷座談會、數位分析座談會、手機創新座談會、矽谷頂級新創加速器Plug & Play等美國大型座談會演講,也擔任人工智慧新創公司顧問。在TEDx Talk主講【慌世代-拓荒世代】,吸引台灣各大媒體驚艷報導,並在全台超過20間大專院校與企業巡迴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