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of-woman-looking-at-the-mirror-774866
Photo by Andrea Piacquadio on Pexels

十二的魔法  若孩子展露興趣,鼓勵他們 

人們問我是怎麼教出那麼成功的孩子,我的回答是讓他們追尋自己的興趣。

我愛我的孩子,對他們的一切成就引以為傲。我的老大伊隆製造環保電動汽車與發射火箭。老二金巴爾開了一家「農場到餐桌」(farm-to-table)餐廳、並教導全國資源不足的學童在校園開墾水果與蔬菜花園。我的老么托絲卡經營自己的娛樂公司,從暢銷小說取材、製作並拍攝愛情電影。他們各自有不同的興趣。

這讓我想起我們兄弟姊妹;我們都各有不同的發展。我父母很樂於支持我們不同的興趣。同樣的,我的孩子很小的時候就展露他們的興趣,而且至今都還保持一樣的興趣,並樂此不疲。

當他們需要的時候,我就會鼓勵他們、幫助他們。他們想聽我的建議,我就會提供。我的答案都很簡短,不過為了寫這本書我會盡量加長一點,哈哈!

金巴爾在他IG的上說得很有道理:「我母親@Mayemusk是我這輩子的指引明燈。她除了在七十歲當上封面女郎之外,還取得兩個營養學科學碩士,並且熱衷於#天然食物。她一直是我的靈感泉源。我非常感激她支持種@綠拇指(BigGreen)計畫,教育下一代了解植和吃天然食物的力量。謝謝你,老媽!」

我的三個孩子在十二歲時就發展出日後成為終身職志的興趣。

伊隆小時候,我注意到他什麼都讀、來者不拒。我也愛讀書,但每次一讀完就把內容忘光光。而伊隆卻記得他讀過的所有內容,他隨時都在吸收資訊。我們暱稱伊隆為百科全書,因為他讀過《大英百科全書》和《科里爾百科全書》,並且全都記得。因此我們也叫他天才男孩。什麼事都可以問他。別忘了,當時網際網路還沒發明,我想現在我們可以叫他網路男孩。

他十二歲得到第一台電腦。當時是一九八三年,電腦還是非常非常新的玩意兒。他學會如何使用,還寫出一套電腦程式,一個叫做「爆破星」(BLASTAR)的遊戲,我拿給模特兒學校裡的幾個大學生看,他們很驚訝伊隆居然知道所有程式捷徑。這些學生都是計算計算機科學系二年級或三年級生,他們都驚為天人。

我要他把它提交給一本電腦雜誌。

他把「爆破星」寄給《PC雜誌》,對方寄來南非幣五百元(相當於五百加元)。我不認為他們知道他只有十二歲。他十三歲的時候作品獲得發表。當時我並不知道他未來會朝哪一方面發展。

金巴爾小的時候就很喜歡食物。他十二歲時開始負責掌廚,為全家煮飯。他希望食物美味,就算得親自動手,他也願意。他非常喜歡跟我去超市買菜,我記得帶他去超市的時候,他會挑選青椒,拿起來聞一聞。我會說:「你這是學誰啊?」我一點都不覺得烹飪有什麼樂趣,我都餵他們健康食物,不過都是很簡單的東西:花生醬三明治、豆子和紅蘿蔔。金巴爾會選購那些我們從沒看過的新蔬菜回家烹煮。他會買當日捕獲的鮮魚,然後加入番茄、檸檬和洋蔥來烤。他無師自通,特別擅長烹飪蔬菜,這正好,因為蔬菜比較便宜。他做什麼都很好吃,比我淡然無味的烹調好太多了。

我們搬到多倫多後,他教伊隆做螃蟹白醬麵疙瘩,讓他每次交女朋友都可以炫耀手藝。金巴爾最近告訴我,他覺得不管他選擇做什麼,我都一直支持他,這讓我覺得很窩心。他轉換跑道的次數並不少!他大學讀商,成了網路創業家,然後又到紐約的法國烹飪學苑學做菜。我會在晚上十一點他輪班結束時,到學校餐廳找他一起吃晚餐。後來他搬到波德市(Boulder)頂下一間店鋪開了「廚房」(The Kitchen)餐廳時我還幫他把烤箱和冰箱刷得閃閃發光。只可惜後來它們都被換掉了!算了⋯⋯

金巴爾命運多舛。他陪孩子們滑雪胎時出了意外,頸部骨折,讓他有很多時間思考他的人生究竟想要做什麼。開餐廳是他的愛好,所以他到中美洲開了一家農場到餐桌概念餐廳,並展開非營利的「綠拇指」計畫,在資源不足的學校開墾學習花園。他還創辦了一家叫做「平方根」(Square Roots)的公司,教導青年創業家來當都市農夫,在停車場用搬運箱來蓋花園。

如今回想他十二歲的興趣,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

托絲卡十二歲念七年級的時候,她的戲劇老師決定不再負責戲劇社,於是托絲卡就毅然接手。

我女兒天生就有名伶相,從小就熱愛戲劇、舞蹈、表演和音樂,而且一直都很喜歡電影。

在約翰尼斯堡的時候, 我們每個禮拜五都會一起坐在沙發上, 看愛情電影配冰淇淋(當時我還不像現在會注意飲食)。每個表演藝術社團她都參加,所以我完全理解她現在的事業,她是個導演,自己拍電影,把愛情小說轉拍成電影,由她創辦的愛飛公司(Passionflix)出品。

我總是很期待盛裝出席她的首映會,與她一起走紅毯。

父母總是對子女操煩,我做營養諮詢時看過這樣的例子,父親或母親藉由吃東西舒壓,因為他們為了讓小孩進入好學校或大學,有一大堆表格要填。我告訴他們,讓小孩自己準備申請大學或應徵工作的文件,他們應該為自己的未來負責。如果他們想要創業,你也覺得不錯,就全力支持他們。教小孩懂禮貌就好,但讓他們決定自己要什麼。

我並未料想到未來會有特斯拉、太空探索技術(SpaxeX)、廚房餐廳、綠拇指計畫,或愛飛電影公司。但現在我看到伊隆在科技上的成就、金巴爾在食物界的創舉,以及托絲卡在電影上的努力:這些熱情全都在孩提時代就已經根深柢固。

重新來過  放手讓人生更有趣  

重新來過並不容易,尤其是如果得搬到異地。

我長大後住過九個城市,每次搬家後的第一年都很寂寞,第二年交了幾個朋友,但到了第三年我已經有許多我很喜歡的朋友,我只得接受重新來過這件事真的很難。但主要原因是我自己開業,辦公室裡沒有其他同事可以聊天。所以我會找其他營養師來聯誼,有些人就這樣成為朋友,有些至今還是朋友。

當你到新地方重新開始,你必須踏出家門。你不能一直坐在家裡咀嚼寂寞,指望你的社交生活和事業會自動發展。你必須出去交朋友,建立人脈。你得開始廣結善緣,因為這樣你才會有工作機會,才會結識朋友和伴侶。你知道,在找到王子之前得先親吻好多隻青蛙。到了新地方,出去社交感覺很像工作,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隻身參加社交活動並不容易,壓力很大。沒人認識你,其他人都彼此飛吻、擁抱,而你只能站在那裡。你不能打擾他們的朋友圈和小團體;感覺一定很尷尬。如果你運氣夠好,則會遇到好心的人過來跟你打招呼。我有時會給自己一個小時的時間等待別人過來攀談,然後就會離開。我很少會一開始就從派對上閃人。

這是我三十一歲剛離婚時的心得。朋友跟我說:「每天都出去,這是你搬到新地方開始認識朋友的唯一方法。」我照辦,但常常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後來我發現,其實每個人都會有這種感覺。有時連名人都感到寂寞。我在布隆方丹經營模特兒學校時,當局請我帶著學生到機場為環球小姐接機。她一個人站在那裡,我保持禮貌,不想走去打擾她。

我在一個人也不認識的派對上也是這種感覺,要一直等到有人可憐我、來跟我說話為止。我心想:「我知道那種感覺。」

於是我走過去,說:「嗨!我是模特兒學校的校長。歡迎妳的蒞臨。」她說:「謝謝妳過來跟我說話!一個人站在這裡真恐怖!」

所以要記得:就連環球小姐也會在派對上感到尷尬。

取得碩士學位後,我從布隆方丹搬回約翰尼斯堡,住得離家人近一點。我得盡快建立起我的營養師業務。

如果你的工作性質是每天都和許多同儕共事,則他們都可以成為你的朋友。我建立人脈不是為了發展事業,我結識同業是為了更了解業界狀況,並且分享我個人開業的成功。我希望有更多營養師能夠自己開業,破除坊間那些常見減肥菜單的錯誤觀念。然而,我這些同業太好心,紛紛介紹會議主講、演講者和媒體宣傳的機會給我,還轉介諮詢病人給我。與其枯坐著等待電話響起,不如積極建立人脈,才能成功擴展事業。

除了接受邀請之外,我的策略是加入每個可能的社團組織。我加入營養師公會,獲得當地所有營養師的名單。如果你能進入組織裡的委員會,則你有機會常常見到相同的人,與他們深交。我開始邀請所有自己開業或有意開業的營養師一起聚會,提供創業成功的建議,並讓大家有交流的機會。我因此能夠認識更多人,而他們也能認識彼此。我的同業都很高興我這麼做。

在那段期間,我建立起一份相當完整的客戶名單,兩年後,我每天都有二十位客戶上門!

然後,發生了不可置信的慘劇:我的電話不通了。我位於自家辦公室的電話線受損,當時是八O年代,南非並不製造這種東西,零件得花上六個月的時間才能從歐洲送達。

電話是我預約諮詢的方式,除非我的客戶親自前往或寫信,否則這也是他們與我聯絡的唯一管道。更糟糕的是,沒有訊息顯示我的電話故障,如果人們打電話來,只會聽到電話忙線中!我得訂定計畫才能度過這個難關。我以為我有辦法了,我買了一台呼叫器,並寫信給我所有的客戶和合作醫生,讓他們知道有事可以呼叫我,我會找台電話回電。

這項計畫沒有用,三個禮拜過去,我每天只有一位客戶。我幾近崩潰,眼看收入持續減少,不知道該怎麼辦。

>>本文摘自《女人的計畫》


bUYrZJ4NGjGa3LtbRZtNrQ

梅伊.馬斯克(Maye Musk)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譽為創業家之母,不僅教養傑出的子女,同時也是國際超級名模,還是領有執照的註冊營養師專家(RDN)暨巡迴全球的演講者,屢次登上知名時尚雜誌,曾擔任《浮華世界》(Vanity Fair)、《Vogue》、《柯夢波丹》(Cosmopolitan)、《美麗佳人》(Marie Claire)、《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和《誘惑》(Allure)等封面人物。梅伊出生於加拿大,曾旅居南非多年,如今定居洛杉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