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ly-picked-coffee-beans
Photo by Brodie Vissers on Burst

證券帳戶,就是我的咖啡園

在多年的教書經驗中,運用比喻是非常好用且有效的教學技巧,能讓學生從已知的知識和經驗去連結到新的、比較抽象難懂的學習內容,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位親戚在運輸業打滾了數十年後,領了一筆退休金,只想到要好好地犒賞自己多年的辛苦,卻不知如何規劃退休生活的財務。我提醒剛退休的他,要懂得理財規劃的重要性,未來人生的第二春還很長。除了生活費,也需要醫療保健的支出。

跟他的對話,一開始就碰壁,他只覺得是該他享受的時候了。陸戰隊退伍的他,仍保有一日陸戰隊、一生陸戰隊的精神。於是,我讓他想像他是戍守南沙的陸戰隊加強連,上頭指示遇到狀況時要能力守一週,以待後援。若只有三天的彈藥糧食,足以完成任務嗎?同樣,為退休晚年生活的財務準備就想是戰備物資一樣,一定要夠。親戚聽完我的比喻之後,立刻明白在對抗餘生這場聖戰,他是撐不了幾年的。

許多投資理財的書中都有提到農場理論,中心思想是累積的概念,有人用種菜、種樹、養雞、養鴨來比喻。我因為愛喝咖啡,於是將我的存股帳戶想像成一座小小的咖啡園。

從第一株咖啡樹(股票)開始,有餘錢時再買一株。咖啡樹收成時(配息),繼續在合理價位下添購幾株。有時發現某一品種(某家公司)的咖啡樹價位吸引人,於是就買這種來種。十多年下來,我的虛擬咖啡園已經擁有上千株不同品種的咖啡樹,每株樹幾乎每年都結實累累。若換成一杯杯的咖啡,那還真的要與許多人分享才行。

每張股票, 像是一株咖啡樹

大部分的投資人都很專注地盯盤,跟著盤面上的數字跳動而心情隨之起伏。我也在許多年前去過號子一次,在那兒約半小時就站不住了。隨時上下變動的價錢實在讓人不知所措,於是我再也沒去過,除非有事去找父親。順便一提,家父在2020年底就97歲,常去號子坐在那兒社交和打盹。他老人家曾跟孫子抱怨,為何記者都不訪問他,他的資歷比較深?

其實,每張股票都有兩種價格:現價、實際價值。

「現價」,是每天股市開盤所顯示的成交價,這個價格受買賣關係,也就是供需原則所影響而起起伏伏。當看好的人多,它就會上漲。突然的壞消息也不管影響多大,股價通常先跌再說。所以,有人形容股市現場是非理性的投資人居多。

 一家公司股票的「實際價格」,是反映這家公司的營運管理和獲利狀況,會受經濟和大環境的影響,但常常受大盤的起伏而超跌或超漲。巴菲特的信徒們都喜歡等好公司被大盤拖累而超跌時買進,正是所謂「當眾人恐慌時,我們貪婪」。

當天上掉下刀子時,我們可以從中接到禮物。現在回顧,911、SARS、311日本地震、2009金融風暴等讓人驚心動魄的股災,滿天刀子中也有不少的禮物。

若是將股票視作咖啡樹,普通投資人是看樹價值多少,短期內是否有差價可賺。我則是看這棵咖啡樹未來會產出多少優質咖啡豆(股利),是否每年都有豐收的機會?因此,當別人認為沒差價好賺的,在我眼中卻是潛力無窮的寶物。反之亦然,眾人追逐的某些概念股或已經漲過頭的熱門股,我將之視為無物,完全不在我的搜索雷達範圍內。

多數投資人都在買賣咖啡樹

在股市中,多數人是在賺差價。今天買樹,明天就希望能用更高的價錢將樹賣掉。甚至是早上買,中午就落袋為安了。這種短線進出的投資方法有兩個問題存在:一是每天都得盯著盤面,不能錯過那買賣的甜蜜點。如同全職在股市打工,不是在製造被動收入。

另一個問題是在選股,你不會在意這咖啡樹會不會結果,也就是公司賺不賺錢。你的注意力會集中在樹的價格是否會很活潑地上下跳動。問題是,手腳不夠快時,踩到地雷的機會很大。

早年,高雄有家上市的建設公司要準備下市,內線消息說大股東準備最後拉抬一次再走人,預定從2元拉到7元再撒手不管。我同事的朋友得知這寶貴的消息,借錢想要跟著發一筆小財,而且不貪心的設定漲到6元就先下車。買進後股價真的如先設定地上漲,還沒有高興多久, 這家公司在五元多就下市了。那位朋友家牆上又多了幾張壁紙!若只選好公司投資,貼壁紙的機會就微乎其微了。

記得2000年初總統大選時,在學校活動中心二樓演講廳舉辦了一場有關投資理財的演講,邀請的講者是非凡電視台漂亮的主播。

開場前在辦公室閒聊,她問我:「謝老師,你都買什麼股票?」

我立刻回答:「我買統一(1216)。」

主播說她都買統一超(2912),因為統一的股價都不會動。所以,那時買統一超的考量在於容易賺到價差。而我當時會買統一的主要原因是統一便宜很多,一張約 10,000元出頭。統一超是在90元上下,一張要九萬多,一個月不吃不喝也買不起一張,那時也不流行買零股。現在回頭看,當年的統一漲到七十多元,成長了約七倍。統一超則是300元出頭。兩相比較,長期存統一應該是一個還不錯的決策。

不要和你的 股票談戀愛

身為虛擬咖啡園的主人,雖然不用天天下田除草施肥,但也要不時看顧各種咖啡樹成長的情況。公司營運正常和獲利逐年成長,代表這品種的咖啡樹值得保有,若有機會則多栽幾株。

有的咖啡樹有病蟲害,結果減少甚至沒有收成,顯示公司營運出現危機甚至虧損。這時該淘汰的,或換成其他健康的品種,都得當機立斷。

在股市中,有所謂不要和你的股票談戀愛的說法。當賣出的理由出現時,應該要果斷。有人也會覺得賣出表現不好的股票,好像證明了自己當初的誤判。不願意面對現實,而一拖再拖,直到血本無歸。

幾年前的宏達電(2498)和生技的浩鼎(4174),一個曾經上千,另一個也有七百多輝煌的過去。私下當然希望這兩家仍能有機會回到當年的風光。

不過在短期內還看不到曙光,是否仍要繼續持有,與公司共存亡?還是趁早換一家有現在和未來的公司?這都在考驗著投資人的智慧和心態了。

咖啡多到喝不完

存股的精神在於累積,也就是希望莊園裡的咖啡樹越種越多。

新聞報導鴻海創辦人質押43.6 萬張股票,這真是天文數字。當然,我們一般小投資人不會也不應該去妄想會有那麼多張股票,但是我們還是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一張一張的累積,使得每年在暑假中領到一份還不錯的年中獎金。

累積的最主要目的是要能產生加乘效果。我們若是將配發的股利再投入股市,時間會產生所謂的複利效果。例如,我們用10萬元買入某家公司,每年配息殖利率為6%。

按照72法則,12年後連本帶利10萬元的本金會成長到20 萬元。這期間若仍然繼續保持儲蓄的習慣,用好價錢多買幾棵咖啡樹來種,可以用較短的時間提前達到預期的目標。

2019年,台股配發出的現金股利約新台幣1.3兆元。遺憾的是,其中大部分被外資領走。矛盾的是,政府積極地鼓勵外資投資台股。等外資領走大筆的股利時,媒體卻又大張旗鼓地責怪外資將台股當成提款機。

基金管理達人闕又上在自己新書中也鼓勵政府基金與學校的校務基金應該增加在股市的投資,僅靠定存微薄的利息是不足以對抗物價上漲的。

一般人將退休金死抱著,只靠銀行的利息來度餘年,在物價逐年上漲的壓力下,將會一年不如一年。因此,我們不能凡事靠政府,還是靠自己比較安心。自己的莊園多種好品種的咖啡樹。一旦樹木成林,我們就有喝不完的咖啡,可以和親朋好友一起享用。

>>本文摘自《我45歲學存股,股利年領200萬》


SyVAwuXh1TyzkyoQRA3kug

謝士英

1955年生。
美國賓州州立大學工業教育博士、高師大工業科技教育系。
曾任建中教師,現任高師大工業科技教育系副教授。
20年存千張股票,累積4,000萬元資產,股利年領2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