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e-bitetto-lhrZZUwIGrE-unsplash
Photo by Michele Bitetto on Unsplash

翻開覆蓋千年的卡牌,召喚:希臘羅馬

義大利人:來!歐洲同學,決鬥!

義大利人:由我先攻(抽牌),召喚「人文主義」,採取攻擊狀態。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歐洲同學:輪到我了(抽牌),召喚「中世紀教會」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義大利人:翻開覆蓋千年的魔法卡「希臘羅馬」,裝備在「人文主義」身上。發動特殊能力:以人為本,破壞敵人場上「中世紀教會」這隻怪獸!

如果遊戲王可以這樣玩,肯定是推出了文藝復興系列牌組。

文藝復興的時間點大約落在十四世紀開始,直至十六世紀後期的發展。這個時代可以說是西方文明的轉捩點,藉由人文主義精神的抬頭,從一個凡事天注定的時代氛圍,人們開始試圖找回屬於人類自身的潛能與價值。

文藝復興的英文稱為「The Renaissance」,辭源來自義大利文「Rinascimento」,就是「重生」的意思。

什麼東西的重生呢?答案是:「希臘羅馬」。

中世紀,是一個凡事以服務上帝為最高指導原則的時代,藝術作品皆是以宗教為創作題材。每次走進博物館中世紀的展區,對聖經沒半點概念的人進到館中,根本是無魂有體親像稻草人,絕對看得霧煞煞,舉目望去,只有滿滿的耶穌與祂的快樂夥伴們!「我到底看了什麼啊?」沒有自帶一個基督徒背景,肯定無法體會畫中的故事脈絡與各種細節巧思的安排。

然而文藝復興的眾位大師們,從希臘羅馬時代遺留的作品,接收到千年前作品的靈氣,進而鎔鑄當代的創意發想,無論是創作的技法或描繪的主題,都有了大幅度的新意與變動。

其中,有一個字眼,我一定要像個國文老師一樣,特別錙銖必較。這裡的用語是「重生」,而非「再生」。白話來說,文藝復興絕對不只是希臘羅馬時代的複製貼上再來一遍,而是借屍還魂。靈魂雖然一樣,但載體變更,在千年後重新活一次,其生存姿態與需要應對的時代任務已大不相同。一以貫之的是,確實召喚出那些消融在神學研究許久的古希臘羅馬哲人精神,也就是我們一開始提到的「人文主義」:強調人性的尊嚴與高貴,以及關注人類理性的實踐。

這樣講有點太抽象,再口語一點地說:人文主義就是讓「人」成為一個「人」。是在哈囉?

讓「人」成為一個「人」,容易嗎?

在中古時代,作者面對基督教世界觀的統治與全面壓制。藝術創作必須為神服務,神是至高無上的神聖代表,不哭不笑不哀不樂,所有情緒抽離,才能成就神的偉大,保持與人類的距離。

動不動就哭個死去活來,或氣到理智斷線,對來禱告民眾咆哮的,那才不是基督教的神咧!

不過,就算是身為一個人,即使活在今時今日,我們很多時候想笑的時候不能笑,想哭的時候不能哭。會議上長官冗長的廢話,我們一個白眼也不敢翻。失戀後的隔天,還是得假裝若無其事去上班上課。人類的日常,不就是壓抑情緒,勉強自己,為了配合這個世界的規範,上至道德秩序、下至打卡時間、瑣碎校規?我們從不能活得從心所欲。

人文主義試圖提醒我們,我們得有向世界表露真實自我的勇氣。

起源於義大利

文藝復興既然是一場希臘羅馬文化的重生運動,那起源在義大利半島一點都不意外。

第一,義大利是古羅馬帝國的中心,在這裡進行穢土轉生之術,所召喚出的希臘羅馬靈魂當然是最道地的啊!而且,羅馬帝國實在是為文藝復興的藝術家,留下了大量的遺產。哪一天遇到了瓶頸,往地下隨便挖一挖就可以挖到創作的靈感。

著名的勞孔群像就是一五○六年在羅馬挖出來的,創作的主題是古希臘史詩裡提及勞孔父子被海蛇纏繞而死的畫面。男人肌肉健美賁張,肉體極度的伸展扭曲,象徵人類在神意操弄下,仍然試圖用盡全力拚搏的掙扎。雕像不說話,卻在無言中流露強烈的悲慟與絕望。這看了令人瞠目結舌的戲劇性作品就在古羅馬皇帝尼祿的密室遺址被挖出來。身為文藝復興時代的代表大師米開朗基羅就曾被勞孔群像所刻劃的男性體格深深吸引,在他的不少作品中都可以看到雄偉的男性肌肉,以很誇張健碩的程度,布滿整個畫面。

 第二,藝術創作是很燒錢的,需要有大量金錢贊助,而義大利中北部因為掌握地中海貿易的主要商機,誕生了好幾個富裕的城市,例如佛羅倫斯、米蘭、威尼斯。

人有錢了,總不希望自己一直像個暴發戶、土豪。畢竟人人心中可能都住著一個文青,也明白家族也許富不過三代,但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可以遺留千秋萬代,佛羅倫斯的美第奇一門(Medici)就是深切落實這個道理的家族。

美第奇家族在十八世紀斷絕子嗣,但他們贊助過達文西,幫助過拉斐爾,重用過米開朗基羅,文藝復興最重要的藝術三傑都蒙受雨露恩澤,為這世界留下了許多美麗且偉大的作品。就更別提佛羅倫斯市中心的聖母百花大教堂,論世界第一名優雅的大教堂,或是最適合網美打卡的教堂,就我個人私心來說,絕對非它莫屬。

一個家族的興衰存亡可能會受到時間遷移,注定其有限性,久而久之就被遺忘在歷史的長河。然而美第奇家族選擇在藝術方面大量投資,讓這個家族超越了時間,成為每個時代的人們仰望聖母百花大教堂同時想起的印記。

速寫文藝復興最強男團

號稱文藝復興三傑的這三位人物,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並非因為主演忍者龜而出名,而是他們可以算是當代的斜槓青年,正所謂文藝復興時代的全人型通才。他們橫跨各領域知識技能,因此更有能力跳脫傳統桎梏,可以進一步創造出獨具新意的藝術作品。

  • 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一四八三~一五二○)

拉斐爾就年紀而言,是達文西與米開朗基羅的後輩,他人帥心美,不像米開朗基羅脾氣暴躁,也不像達文西那麼古怪,就是一個隨和親切的帥哥!個性好,配合度高,教宗老闆太喜歡他了,可能半夜都會哀怨,為什麼拉斐爾這麼晚才出生,又這麼早過世,害他只好忍受另外兩位難相處大師T_T

明亮柔和的色調,恬靜安詳的構圖,比起蒙娜麗莎那抹太神秘的微笑,一般民眾都看得懂拉斐爾的作品。

最親民的作品群在於一個平凡的主題──聖母聖子像。過去中世紀的畫家,在聖母聖子像這個主題可沒少畫過,但都讓人一看覺得像是鬼片的電影海報,要嘛是孤兒怨,不然就是陰兒房。一個個聖母聖子面無表情眼神死的樣子,到底是要嚇誰啦?

而我們的國民畫家拉斐爾就是能把這個主題畫出一個新境界,精緻柔和的聖母像,自然而然散發出母愛的溫柔,懷抱著粉嫩的聖子,讓人彷彿從畫裡聞到了嬰兒獨有的奶香味。拉斐爾將親子的幸福喜悅灌注到嚴肅的宗教畫作,讓遙遠的上帝之城,回歸到人間的家庭溫暖,平民大眾皆能賞閱。這是拉斐爾在當代就被稱為是羅馬的拉斐爾,意思就是拉斐爾是我們大家的。

畫迷:拉斐爾拉斐爾我們愛你、拉斐爾拉斐爾我們愛你~~~這就是拉斐爾年紀最輕,早早過世,卻能跟兩位大師齊名平起平坐的原因。

>>本文摘自《OSSO~歐美近代史原來很有事》


osso

吳宜蓉

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高雄師範大學台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畢業。現為高雄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博士生與民間歷史老師、「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專欄作家。

曾以《白賊七》贏得師大文學院說歷史故事比賽第一名,但教起歷史來一點都不白賊,充滿底氣與創意,教育界人稱「歷史小巨星」。曾獲頒「Special教師獎」,沒辦法Super,因為本質是被教育耽誤的說唱藝人。

講過無數堂歷史課,也分享過難以計數的素養導向教學研習。她深信唯一能讓學習深刻的,就是帶領學生讀懂那些歷史中人性的可愛與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