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ly-wed-on-seashore-2549089
Photo by Asad Photo Maldives on Pexels

墜入愛河並開始一段新關係,是很美好的。無論你正在回顧或身處親密關係的早期階段,你都知道那種陶醉的感覺—浪漫悠閒地散步、在電話裡情話綿綿,發現對方就是那個對的人。在親密關係的早期階段,雙方都投入大量的時間與心力,傾注愛與關懷。就像雪柔和馬克一樣,許多處於蜜月期的伴侶都進展得很順利。

即便在人生任何階段都可能談戀愛(無論是十八歲或八十八歲,墜入情網時的情感體驗都是一樣的),二十歲中期至三十歲中期,談戀愛的人數還是最多的。在本章,以及第3和第4章裡,我會把焦點放在這個階段,因為這個階段正好是最

多雙薪夫妻面臨第一次轉變的時候。話雖如此,不管你在幾歲時面臨轉變,都會經

歷相同的轉變流程。無論這是第一段認真的感情,或是另一段新關係,所有熱戀中

的情侶終究都會面臨這次轉變。

在我的研究樣本當中,那些在二十、三十幾歲時開始交往的夫妻,此時都在工作與親密關係上投入大量的心力。很多人都會利用二十出頭時,嘗試不同的職業,當這段時間即將結束時,他們通常都會開始專注於某一個方向,試圖發揮潛能,為職業生涯奠定基礎。他們渴望成功,長時間工作、承接額外任務,享受著自己的進步。

二十幾歲時能為工作奉獻大量心力的人,我將他們稱作「不受拘束的人才」。他們身上沒有房貸、孩子,或年邁親人這樣的責任或束縛,來奪取他們的時間或把他們綁在某個地方。為了充分利用這些年輕人想確立職業生涯的渴望,多數公司和主管都不斷地給他們機會證明自己。因為此時的他們不受拘束,我發現,他們通常會選擇接受這一切。

當這些人才第一次和他人成為伴侶時,他們的職涯通常仍各自獨立發展(至少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兩人之間較少產生摩擦。他們依然處於熱戀期,也能理解彼此,要體諒並支持對方較為容易。若是其中一人必須持續加班一個月,另一個人可以利用閒暇時間,和朋友、家人相處,或培養自己的嗜好。即便其中一人必須承接在其他城市或國家執行的短期專案,他們也可能會把它當作一次旅行的機會,而不是對家庭生活的危害。

甜蜜的愛情與前程似錦的職業生涯,讓兩人的蜜月期充滿了樂趣與各種可能性。他們沒有什麼束縛、包容力很強,而且願意忽視眼前的挑戰,這使他們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們通常都做得很多。除了忙碌的工作與圓滿的愛情生活以外,我發現,他們仍舊保有二十出頭時的愛好,像是從事運動、參與社交活動、擔任志工,或是其他嗜好。因為年輕,在週末旅行或參與社交活動使他們活力充沛,而不會感到疲憊。對這些夫妻而言,周遭充滿各種機會,他們覺得自己可以將它們全部掌握。

當我問四十幾歲的雙薪夫妻,他們能否擁有一切時,多數人都對我翻了白眼。但當我詢問二十八、九歲的雙薪夫妻時,他們通常會說,他們聽過這樣的論點、讀過這樣的文章,甚至在理智上接受,多數夫妻都無法擁有一切。然而,他們會補上這句話:「但我們和其他人不一樣,對吧?我們很幸運,我們擁有彼此,而且我們很努力工作。或許多數夫妻無法擁有一切,但我們可以。」因為事業前景可期、愛情甜蜜,帶給他們不切實際的幻覺。

擁有一切

當我第一次見到馬爾科姆(Malcolm)和海倫(Helen)時,他們已經交往了一年半。馬爾科姆在地方機場的營運部工作,海倫則在一家化學加工廠擔任工程師。馬爾科姆的工作時數固定,但和一般人不同,因為他經常要在凌晨出勤。海倫有時晚上會加班或在週末出勤。但因為沒有其他需要費心的事,當兩人都不上班時,他們就會和對方在一起,感情十分甜蜜。他們各自有一個大家族,家人都住在當地;他們很喜歡與家人和朋友相處。此外,他們也保有二十歲出頭時養成的嗜好。馬爾科姆在當地的曲棍球俱樂部中相當活躍,海倫則在為身障兒童設立的週末靜修中心擔任志工,奉獻自己的一份心力。

儘管他們都對事業發展感到焦慮—馬爾科姆覺得自己成長得不夠快,海倫則是擔心化工產業不太穩定,他們都對生活感到非常滿足。海倫跟我說:「我已經擁有我想要的一切。」馬爾科姆也談到他們的未來,其中包含了將在明年舉行的婚禮、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以及兩人抱持的許多職涯目標。他表示:「我們都精力充沛,並且把生活安排得井然有序。我知道有些人掙扎得很辛苦,但從我們目前的生活來看,我真的不認為,我們會遇到什麼大問題。」當我第一次訪問海倫和馬爾科姆時,他們覺得自己擁有了一切,並認為長遠來看,這種狀態還會持續下去,兩人之間也不會有什麼衝突與難題。

即便我們很容易就覺得馬爾科姆和海倫太天真,在感情的蜜月期,很多年輕工作者都對未來抱持同樣的想法。身為人類,我們本來就會憑藉自身經驗進行推斷。許多處於蜜月期的雙薪夫妻都覺得自己可以擁有一切,因為他們是根據現況來做推測。他們都明白,各自擁有獨立的工作有多幸運,同時也認為只要他們努力工作、相互扶持,就能擁有一切。在我訪問的夫妻當中,有很多人在親密關係的前幾年,都有這種感覺。為什麼這種狀態無法持續呢?

第一次轉變的契機

意外被解雇、搬到其他地方居住、被派駐海外、獲得重要的工作機會、孩子剛出生、罹患嚴重疾病,以及決定帶著前一段婚姻的孩子共組家庭,這些都是足以打亂生活的人生大事。這些事意味著兩人結束了蜜月期,並展開第一次轉變。在漫長的一生中,夫妻當然會一起經歷許多人生大事。然而,他們面臨的第一件大事具有特殊意義,因為要因應這件事,他們無法再保有各自獨立的生涯與職涯,必須將其合而為一。

在所有引發第一次轉變的契機裡,有兩種在那些二十、三十幾歲的夫妻身上很常見。雖然它們都令人感到開心,但兩人都必須在個人生活與職業生涯上做出重大調整。第一種是其中一人獲得重要的工作機會,這對他們而言,是一個艱難的選擇。第二種則是孩子剛出生。讓我們先從第一種契機說起,這正好是潔絲敏(Jasmine)和阿勒漢德羅(Alejandro)面臨的問題。他們是身處關係早期階段的夫妻典型,當我訪問他們時,已經是他們展開第一次轉變的五年後。我會在這裡先介紹他們的故事,然後在第3章繼續說明,他們決定要怎麼做,以及他們的選擇帶來什麼影響。

這對夫妻二十八、九歲時在多倫多相識;那時,阿勒漢德羅在一家汽車製造商的生管部門工作,潔絲敏則在一家再生能源公司擔任工程師。前三年,他們不僅感情十分甜蜜,事業也蒸蒸日上。接下來,正當他們在籌備婚禮時,潔絲敏意外獲得夢寐以求的升遷機會—加入負責規劃興建水力發電廠的團隊。這次升遷將讓潔絲敏接觸到最先進的技術,提供許多學習的機會,加速職涯發展,但壞處是,上班地點在溫哥華。

潔絲敏和阿勒漢德羅都知道,對他們來說,分隔超過兩千七百英哩是不可行的。但他們該怎麼做?阿勒漢德羅的公司在溫哥華沒有辦公室;他考慮辭職,並找尋在西岸的工作。潔絲敏則考慮放棄這次升遷。對他們而言,這兩種做法似乎都不是好選擇,但他們想不出第三種方法。阿勒漢德羅和潔絲敏已經習慣擁有一切,他們都不想對自己的職涯發展造成損害,但要他們分隔兩地是不可能的。在此之前,他們從未討論離開多倫多的可能性,也不曾想過,兩人的職涯是各自獨立發展的。突然間,他們發覺自己因為這個選擇陷入兩難,不知道該如何前進。

因為現今職涯變動日益頻繁,有越來越多夫妻都面臨與潔絲敏和阿勒漢德羅同樣的選擇。四十年前,對多數夫妻來說,職涯選擇簡單許多—以男性的工作為優先。

今日夫妻之間的地位更加平等,很少人會採取這種過時的決策標準。此外,職涯發展也充滿更多不確定性,讓夫妻更難預料,他們的選擇會帶來什麼長期影響—「萬一,我們跟隨伴侶,從國土的這一端搬到另一端,他們卻在一年後被解雇,該怎麼辦?」對雙薪夫妻而言,這樣的變數,將使原本重要的工作機會,變成令人頭痛的挑戰。

促使身處關係早期階段的夫妻,展開第一次轉變的第二種最常見的契機,是孩子的誕生。這當然是一件開心的事,但它會打亂夫妻原本的設想—他們的職涯各自獨立發展,並且擁有一切。讓我們來看看另一對夫妻—遙(Haru)和紗奈(Sana);我會在這裡先介紹他們的故事,然後在第3章再次提及。

遙和紗奈滿心期待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當愛璃(Airi)在東京某個寒冷的二月早晨來到這個世界時,她的父母親已經讀了很多育兒書籍,對即將到來的一切很有把握。儘管在日本,成為母親後繼續工作較不符合社會傳統,遙和紗奈是挑戰舊有規範的新世代。他們預約了公司附近的托兒所,而且遙的母親也住在附近,必要時可以提供協助。然而,就像很多新手父母一樣,遙和紗奈很快就發現,即便他們讀了所有的育兒書籍,他們也沒有預料到,愛璃的誕生將如何影響他們的生活,並改變他們的職涯。

在回到他們任職的大型電商公司上班前,遙請了兩天的陪產假,紗奈則是請了五個月的產假。他們都不希望自己的工作受到影響,但他們還是必須到托兒所接送愛璃,更不用說要克服晚上嚴重睡眠不足的問題。每天早上離開愛璃時,他們都感到內疚;兩人都想多陪陪成長中的孩子。此外,他們也因為「孩子跟媽媽最親」這樣的社會期待而備感壓力。他們思考著,紗奈是否該休個長假,或者改為兼職工作。雙方的父母親都隱約暗示,這麼做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雖然紗奈是一個十分盡責的母親,她看到許多「暫時」退出職場的朋友都沒有再回公司上班;她不想犧牲自己的工作。她開始對遙心生不滿。他們的職涯都處於同樣的階段,但大部分的家務和育兒工作都是她在做,他也未曾像她這樣滿懷內疚。極度疲累讓他們的關係更加惡化,那段無憂無慮的蜜月期已經離他們非常遙遠。過去他們覺得自己擁有一切,現在則思考著,該怎麼解決眼前這個難題。

>>本文摘自《雙薪家庭進化論:打造神隊友,成就彼此的愛情與事業》


X-ohd6yIBDWqf542i_4AUw

珍妮佛‧彼崔格里利(Jennifer Petriglieri)

珍妮佛‧彼崔格里利生於英國,曾在哈佛商學院進行博士後研究,現任歐洲工商管理學院助理教授,負責資深女性主管課程、規劃並設計管理學心理學程,更主導「主管加速成長計畫」(Management Acceleration Programme),這是該校為新興領導人開辦的名課程之一。她曾入圍天才獎(Talent award)和 Thinker50 等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