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pic
Photo by Breakingpic on Pexels

除了IQ 和EQ,你還需要FQ

印象很深刻曾經收到網友這樣一則訊息:

「柴鼠你們好,我同事最近不知道去哪裡聽到什麼×× 公司的△△幣投資方案,說只要投資一個單位30 萬,接下來每個月就收到至少3 萬元的保證分紅,還拿存摺給他看,真的是每個月固定有錢匯進來,就是一種被動收入。厲害一點的不到30 歲就已經財富自由不用上班了,IG 上都是精品趴和跑車,每個月都在出國,都是有圖有真相。而且一直強調 幣幾乎不可能跌,再不投好像就來不及了,我覺得好像是騙人的,很想勸他但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你們知道△△幣嗎?」

鼠看完第一個直覺:他該不會就是同事本人?我抓了幾個關鍵字在網路和PTT 搜尋這個幣,就有不少投資糾紛的相關討論和回應,建議他可以轉幾篇給老同學看,或是再仔細Google 這間公司、這個幣或裡面幾個負責人,應該都不難發現一些蛛絲馬跡。這不用太強的推理能力,看過幾集柯南的程度就可以,但不論如何,都不需要把別人的選擇當作是自己的責任。

我不清楚他那位「同事」後來怎麼了,但鼠聽過太多的故事都演著類似的劇情⋯⋯通常會有個輕鬆的獲利方式或驚人的報酬率,搭配真人見證和熱血澎湃的情緒,最後再加一點吸睛的奢持品,這時候只要有人把頭先洗下去,後面就會前仆後繼地跟著跳進去。這些人並非不查證也不是不搜尋,而是不管Google 再怎麼神,也去除不了人類的偏誤、盲從和癡迷,所以美國著名經濟學史學家金德柏格(Charles P. Kindleberger)有句話說得貼切:「再也沒有什麼比看到朋友發財致富,更能擾亂一個人的心情和判斷。」

追求真確,避免落入感官陷阱

即便如此,投資理財仍然是一輩子無法迴避的課題,因為生在一個資本主義掛帥的時代,金錢不一定是通往夢想和理想的唯一道路,但卻是一條可以節省大量時間的快速道路,沒有麵包,又何來詩與遠方?這聽來或許苟且銅臭,卻也是這麼地活生生血淋淋。

泡在一個感官膨脹的數位環境裡,我們不得不承認,現在簡易速效才抓得住人心,視覺震撼才是硬道理,動輒月撈數百萬、一招年賺數十趴,人人都有被動收入,個個在講財務自由,滿是嘆為觀止的精采結論,卻沒人察覺矛盾的前後邏輯。很多人寧願沉迷在粉紅濾鏡的甜蜜夢境裡,吸食一個又一個致富祕笈,最後變得不求勝解又好高騖遠,只想伸手要答案卻懶得問原因,最後麻木得像失落的日本經濟,實施負利率也提振不起。如果想擺脫這種無處不在感官陷阱,就得養成習慣回到原點,實事求是地追求真確。

IQ(Intelligence Quotient)智商,一種透過測驗將人類智力量化的概念,源自於19 世紀的歐洲,而大家所熟知的EQ(Emotion Quotient,情緒商數),則是直到1991 年才由美國心理學家提出,代表一個人對自我情緒的控制能力,一般人常將IQ 和EQ 相提並論,甚至認為情緒管理能力遠比與生俱來的智力更重要。

但在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中產階級不斷向下流動的時候,未來多數人其實更需要的是FQ(Financial Quotient)財務智商,這廣義的可以代表一個人對金錢的整體價值觀和創造財富的能力,狹義的可以說是對金融世界的各種商品、工具和運作邏輯的根本認識。

但很可惜地,許多人的原生家庭和教育環境並不那麼注重理財教育,有開郵局帳戶在存壓歲錢就已經很了不起,以致於離開學校、進入社會之後都沒有FQ 抗體,連最基本的定存、活存都分不清,更不用說在層層的商業包裝裡,搞懂自己的真正義務和權利。

鼠念大學時,在補習班打工教了三年的兒童美語,我發現學習表現特別突出的那些學生往往有兩個共同點:

  1. 家長自己也很投入在學習,有的還會主動跟你討論文法句型,比旁邊的小孩還認真。鼠後來發現,這其實是一種高明的引導策略,因為人類天生就是靠模仿其他人來快速適應環境,而父母就是小孩的最關鍵的模仿來源,如果要把求知情境寫入孩童的潛意識裡,最直接深刻的辦法就是不斷地在他們面前重現。
  2. 這些學生已經找到學習英文的樂趣,所以作業考試完全不用人家盯,這種由內在動機主導的力量非常驚人,一旦被有效地觸發,就會不斷地自我強化,在環境反餽當中不斷調整再強化,最後慢慢形成一種價值信仰。對老師來說,原生環境可能難以改變,但樂趣的開發卻大有機會。

但要如何讓一般人對硬梆梆的投資理財產生樂趣,除了題材的軟化方法與轉譯的設計創意,更核心的關鍵是求真思維,這是一種非常適合大多數人練習,具有三層深度的思考方法,也是召喚內在動機的必經過程,我用What-Why-How:是什麼?為什麼?怎麼樣?來代表,任何時候只要不斷地依序挖掘這三個問題,在大部分的領域都能找到樂趣,這就是提高FQ 的祕密。

提高FQ 的三層思考祕密

如果視覺化地描繪,它由上到下是一個倒三角形,當我們聽到一個事件或知道一個商品,一定從What 開始,也就是先確立客觀定義是什麼,接著再去思考Why,為什麼有這個東西?透露出什麼弦外之音?最後更進一步去推想可能會怎麼發展下去,自己可以怎麼提早因應?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2019 年台灣出現了「ETF 連結基金」這種新型態的金融商品,我們分成三個層次來思考:

第一層What(是什麼)

這是一種專門用來連結特定ETF 的基金,也就是我們投資這支基金的錢,有90%都會拿去買某一支ETF,例如:台灣50 連結基金就是一支只投資ETF 0050 的基金,很奇特吧。

第二層Why(為什麼)

蛤?有沒聽錯?為什麼要出一個這樣的商品?怎不乾脆去股市直接買0050 就好?還要多透過一個基金來持有ETF。其實對經常在股市交易的投資人來說,買張ETF 跟喝水一樣簡單,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駕馭股市下單軟體,也不是每個人都搞得懂股市的交易機制和除權息原理。

對大部分的共同基金投資人來說,還是比較喜歡定期定額透過銀行小額扣款,是他們節省時間煩惱的最佳選擇。近幾年被動投資成為顯學,人手一張0050 或0056,這讓很多基金派投資人也心神響往,但在傳統基金的環境裡,幾乎都是主動選股型基金,相當缺乏類似的工具,而且證券交易那條線,怎麼樣就是跨不過去。當市場需求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出現相應的商品,於是ETF 連結基金就誕生了。

第三層How(怎麼樣)

如果我們再深入思考就不難發現,國內投資人對被動投資的接受度已經大幅提高,寧願多隔一道基金也要去跟著大盤指數走,難不成他們過去所長期擁抱的「主動投資」,績效已經越來越難說服他們?這從近幾年台股各式ETF 數量成長的盛況,就同時可以得到佐證。

就在同一年的9 月, 美國知名的基金研究機構晨星(MorningStar)的報告指出,追蹤美股的被動型基金總資產規模,已經達到4.27 兆美元,同時主動型基金的規模是4.25 兆美元,這是主動型基金有史以來第一次被超越,同樣地更確立這股被動投資的趨勢。當市場上越來越多資金湧向被動型商品,市場也有許多專家開始警告流動性瞬間短缺與系統性風險加遽的問題,當然,這又是下一輪What-Why-How 了。

從一個新商品的理解,到趨勢的發現,最後到市場對潛在風險的擔憂,我們試圖用這樣的方法,去深入探索每個事件和商品背後的意義,不見得每次都能領悟出什麼脈絡關係,但這一次次都是對金融意識的自我強化。可惜對大多數人來說,光是可以徹底搞懂What 就已經很不容易,要進入後面兩個階段,真的需要超凡的好奇心,才能扳動得了那個內在動機。

如果FQ 可以量化成0 至100 分,我們在這本書希望帶給讀者的,就是0 至70 分的部分,因為那是每個人都可以輕易做到也必須具備的基礎學分,所以你不會看到我們分享玄妙高超的投資心法,或是幾年翻倍的選股攻略,取而代之的是基礎原理的仔細分解,但與其說是介紹金融工具,實際上更像是在演示一種抽絲剝繭瞭解本質的方法,以及重新轉譯的創意,不論已知未知、或新或舊,都可以換個角度重新再吸收。當我們對知識瞭解得越深入,能看到的層次就更豐富,面對困境和變局,才能做出更有品質的決定。

比起IQ 和EQ,FQ 更容易藉由後天練習而累積,也是一輩子受用無窮的能力。每一個現在都是過去的選擇,如果我們和別人想的都一樣,又如何期待未來得到不一樣的結果?目標夢想每個人都有,卻很少人有勇氣付諸行動,換句話說,立刻採取行動的人,將能獲得最多。

>>本文摘自《跟著柴鼠學FQ,做自己的提款機》


fq

柴鼠兄弟

鼠:
輔仁大學廣告系畢業、曾任知名媒體代理商企劃副總監
柴:
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曾任知名媒體代理商企劃經理

兩人現皆為財務獨立FIRE運動的實踐者、專職投資人、全職影像創作者、柴鼠兄弟YouTube頻道創辦人(三年內累積訂閱人數37萬人、總觀看次數2,000萬次以上)、柴鼠兄弟FB專頁管理者(FB專頁7萬人追蹤)。

柴鼠兩人都沒有財經相關背景,也沒有富爸爸撐腰,但憑著對投資理財的興趣與自學,將多年投資心得結合媒體實務經驗,創立了夯翻鼠FQ系列影片,把複雜難懂的投資理財,翻譯成白話和大家分享,深受投資新手及小資族們的喜愛。

對投資理財簡單易懂的比喻,搭配簡單明瞭的圖像化說明,逐漸受到許多網友及媒體的關注。多次接受各大財經媒體、報章雜誌及節目專訪、受邀FPAT世界理財規劃日論談者。並獲《經濟日報》評選為適合投資理財新手的YouTube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