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ther-mount-606811-unsplash

小編短評

選戰來到了最後一個月,各候選人短兵相接,先不談各種話術垃圾話充斥在媒體間,濫開的選舉支票也激起了各色選民的討論。各種賭爛票想法相繼出爐、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南漂菜販一邊告訴你這裡老又窮一邊唱跳這裡好棒棒。選舉不該是選秀節目,終究選出的這批人應該要是人民的公僕,這一票無論我們怎麼投,最後影響到的還是我們自己。

你說為什麼選對的人這麼重要不是有罷免法嗎
因為你發現選錯了不想等四年要罷免真的好難

就讓人渣文本周偉航用他的新書《人渣干政》,用輕鬆愉快的對話方式來告訴你,罷免到底有多難。


連署罷免 

門檻很高、CP值很低,不是人人玩得起來!

陳同學:

對,雖然我一開始是很反對罷免案,但後來看了很多新聞之後,才想到一些比較深的問題。像是臺灣人都覺得政客很爛,但為什麼臺灣很少有罷免案呢?不過我也沒找到答案啦!

許執行長

簡單來講,罷免和《公投法》一樣,過去都是被閹割的民權,是修法之後才比較有機會進行的。

過去要推罷免非常難,門檻要求很高,投票率要過百分之五十,現在少了這個門檻,只要同意罷免的票比較多,且超過選區百分之二十五選舉人數,就可以罷免。所以過去很少罷免成功,除非真的是天怒人怨,或者選區非常小,比較容易操作,我記得過去成功罷免的通常是在鄉的層級,如鄉代、里長。

另一個很難看到罷免案的原因,是政治人物都會有一定的 sense,他當選之後,不太可能立刻翻臉,他會希望自己的政治事業可長可久,所以就算有很多政策做不到,也會虛與委蛇,東拖西拖,想辦法拖過四年任期,碰到選民質疑,就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因此選民就算會有不滿,也不會急著要把政治人物拉下來。

還有,要過一年之後才能發動罷免,所以當你開始推動罷免攻勢時,通常會有另一場選舉讓大家忙。過去臺灣的選舉更多,因此對政治人物的不滿可能會轉換到其他選舉發洩。

而且如果要匯集出一定的民意去發動罷免,通常還需要真正的政治人物來幫忙,可是政治人物也有自身考量,要是今天自己出面把對手罷免掉了,那自己當選時,對手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把自己搞掉,這樣冤冤相報何時了,所以最後大家就採取比較和平、和諧的處理手法,就是選舉時再來對決,不和你計較這一時。大概就是因為這些理由,所以過去很少罷免。

陳同學:

我還有看到一個說法,就是過去罷免不能宣傳,所以罷免案很少見。現在好像都可以宣傳,也可以到處擺攤連署了。

許執行長:

對,妳講的正好是我漏掉的部分。發動罷免,現在可以直接在街頭募集連署和宣傳。雖然過去的舊法也允許在街頭募集連署,可是募集連署的時候是不能宣傳的,這當然會影響到連署成果。

可以擺攤卻不能宣傳,乍看當然是非常弔詭,但這是有另一套理路的。臺灣過去多數民代選舉是複數選區制,就是一個選區會選幾個人出來,那有些人好不容易千辛萬苦當選了,但他是少數派,有錢有勢的多數派就有可能湊到足夠的票數去把他罷免掉。

為了保障這種弱勢或少數派,於是設計了非常高的罷免門檻,除了投票率要過半之外,就是不讓你宣傳,有錢也不能下廣告。

但是這樣的規則也形成一個反向的障礙,就算某政客真的有問題,你也無法宣傳他的問題。而且你說禁止宣傳,可是「宣傳」到底指的是什麼?舉例來說,我今天口頭說服一個不認識的人,希望他能幫忙連署,這算是宣傳嗎?

這牽涉到各級主管機關的認定。初步是由選委會判定,如果選委會認定之後,你不服裁決,那你可以去告,法官會做最終裁決,這就會變成基本民權先受制於行政權,後又受制於司法權,感覺就不太對勁。

所以後來就把這規定修掉了,也把數字門檻降低。不過可以宣傳後,又會有新的問題。像選舉本來就是可以宣傳的,但也有許多對於選舉經費的法規限制,可是罷免就沒有相關的規範了,因為罷免方並不見得會有一個明確的總部。要怎麼把這漏洞補起來,以避免金權政治的介入,這是接下來的重要任務。

還有一點是多數人沒有注意到的。選舉宣傳有一個很重要的限制,叫做「意圖使他人不當選」,相信大家都曾經在媒體上看到這個詞。「意圖使他人不當選」是妨害名譽概念的延伸,而在日常生活中的「妨害名譽」,包含公然侮辱罪、毀謗罪、毀謗死者、妨害信用等等。

在選舉時,大家知道會有所謂的抹黑,寄送黑函,以各種方式攻擊對手的候選人。如果是不實資訊的話,那就符合誹謗的要件,可是這些手段又有更深層的目的,就是不希望對手當選,這也就構成「意圖使他人不當選」,會有相對嚴苛的懲罰。一般的誹謗罪,通常判個幾萬塊就結束了,大家覺得罰錢可以解決;可是如果是選舉,你可能害人家落選,嚴重影響他人的參政權,就會給予比較重的刑罰。

可是罷免的宣傳目前並沒有「意圖使他人被罷免」或「意圖使他人不罷免」的相關配套法令,因為這牽涉到很多邏輯的問題,也讓罷免方或反罷免方有很大的抹黑他人空間。雖然你亂罵還是會受到妨害名譽罪的制裁,但罪比較輕。所以現行的罷免法規,還是有蠻多漏洞。

陳同學:

感覺漏洞真的很多耶,像是我可以為了罷免某人,就把戶籍遷過去,罷免完了再遷回來。

許執行長:

選舉可以這樣做呀!罷免當然也可以這樣做。

過去選舉有很多這樣的狀況,就為了要選舉,大批的人遷入戶籍到激戰區,但是這樣的狀況通常只能在很小的選區產生作用,比如說這個選區只有三、五百票,那我遷了五、六十票進去,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因此過去在比較偏鄉、離島,都會有為了選舉大舉遷戶籍的狀況,而都市的選舉,直到十幾、二十年前也都可以聽到有這種遷戶籍的狀況。甚至在柯文哲選市長的時候,我們也聽到有人就是為了要投柯文哲一票,特別遷戶籍到臺北來,或者為了要罷免蔡正元,特別遷戶籍到內湖去。

不過這樣遷戶籍,頂多一、兩千票,就像華僑回來投票一樣,都是投高興的。雖然很多人言之鑿鑿說這會對選舉局勢造成很大的改變,但根據我們的選舉經驗,似乎沒有造成實質的影響過。

但罷免是有連署的,你遷百分之三的人,就可能連署過關,但連署過關也還是要投票,你還是要爭取一般民眾的支持。我認為這樣做的成本太高,不如把資源拿去爭取現有選民還實際一點。

你只要實際做就知道這有多麻煩。要遷戶籍,必須要帶身分證去戶政事務所辦,需要移動,還需要在政府上班的時間去處理,但你只能獲得少少的一、兩票而已,除非當事人有這個意願而主動去做,否則總部應該不會把錢浪費在這邊。

除了這些成本,還有司法層面的成本呢!之前就曾經在金門抓到假的居民,可能一戶裡面住了二、三十個人,除了當時有小三通,有金門戶籍比較方便去對岸以外,也可能是要影響金門的在地選舉。這個被判出來的話,通常也是一筆罰金。所以有心搞罷免,照遊戲規則來是最好的囉!

陳同學:

之前黃國昌過了罷免提案門檻,我看他們黨的人都很緊張,但最後投票還是沒過關。我想請問,過提案門檻和真正罷免掉之間的差距有多大啊?

許執行長:

臺灣現在罷免有兩階段連署,以及最終的投票,一般在政治圈就視為三階段。第一階段提出門檻是要百分之一選區選舉人數的連署,第二階段連署要百分之十,第三階段的投票,你至少要拿到百分之二十五,也得比反對罷免的人多。

要湊到百分之一並不難,因為多數的宗教團體或政治團體,在臺灣都可以過百分之一支持度。你過一階段之後,就是二階段,這時就很難了,要百分之十。因為臺灣真正能過百分之十的公共團體並不多。

像慈濟是全臺灣最大的宗教團體,也只占人口的百分之七左右,他們要連署,光靠自己人也不夠。所有信基督的團體加起來也只是百分之六上下,那為什麼黃國昌會被連署破百分之十呢?因為國民黨有幫忙嘛!國民黨和民進黨,就是臺灣極少數能過百分之十的群體。

光是靠特定的民間團體自身努力,要過百分之十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之前罷免蔡正元,有靠民進黨動員;罷免黃國昌,也是靠國民黨動員。

但就算大黨都動員了,就一定能過二階段嗎?還是很難哦!你有連署過就會知道,你得去一個攤位,寫上你的姓名、身分證字號、包括鄰里的戶籍資料,這可是大筆的個人資訊,很多人不願意被人取得這些資訊的。所以就算你這個黨在選舉中能拿下百分之十,連署也很難拿到百分之十,因為投票是祕密投票,罷免就是公開展示立場了。

我認為大概要百分之三十的政黨支持度,才能換到百分之十左右的連署書。而且只要資料有錯,就會被剔除,所以要連署到百分之十二會比較保險。因此除非要被罷免的這位仁兄能集聚各方許多的仇恨,否則以普通民間團體來講,真的是不太容易達成目標。

好,就算你過二階段了,三階段更是難中之難。三階段至少要拿到百分之二十五的票,還要比反對方高。以立委選區來說,一個二十萬票的選區,很熱門的選舉,會有百分之七十的投票率,共十四萬票投出來,假設贏的人八萬,輸的人六萬好了,那罷免這八萬票的傢伙,會需要多少票呢?

一階段是兩千人連署,二階段是兩萬人連署,那要過三階段需要五萬票。所以落選的人,自己的那六萬都投出來,不就有機會了嗎?但如果你把自己的六萬都催出來,對手也會把他的八萬都催出來啊!你不只要拿五萬票,你還要比他多才行。

而且罷免案和連署節奏有關,你很難抓時間去搭配大選,如果罷免是自己獨立投票,大家就比較不愛投,因為一次只有投一張,反對罷免的又不想去投,投票率通常只有兩成,那就根本不用談過關了。

陳同學:

但和選舉比起來,大家的確比較不關心罷免耶!有時候都不太清楚到底進行到哪邊了。

許執行長:

除了前面講過的點,我還可以補充兩個原因。第一,罷免和選舉最大的差別,是選舉至少有兩個候選人在那衝票,當然容易熱,但罷免只有一個政治人物,另外一邊是空白的,在沒有對決的狀況下,當然不會熱。

還有一個原因是罷免總部在連署的時候,往往會一、二階段一起做,收到一定程度才會去報一階段,這樣第二階段的時間才不會太趕。所以大家通常不太清楚現在到底進行到什麼程度囉!

如果對罷免進度有興趣的話,我們現在有兩個管道可以查詢,第一個就是地方的選舉委員會,他們是最有公信力的,他們說進行到哪裡就是哪裡,他們公告出來的票數才是最終票數。

在一般選舉的時候,開票之夜總是非常熱情,大家喜歡看電視開票報導,看那個數字一直跳,心情就愈來愈興奮。不過那些票數通常是假的,因為媒體沒辦法去每個投開票所抄錄開出的票數,就算是政治人物的競選總部,也很難去每個投開票所抄下票數並回報。在國民黨非常壯大的時代,他們都沒辦法做好報票了,依我看,有史以來第一個能準確回報票數的,應該是柯文哲,他派了幾百個志工去監票,並且成功地回報票數。如果最準的是他,其他人就不用說了。

除了中選會之外,你也可以去問罷免方的總部,在過去罷免蔡正元時有「割闌委」的總部,罷免黃國昌時也有罷免總部,他們會去公告一些目前的罷免進度,但所公告的數據往往是有問題的,可能會過度誇大。他們會宣稱已經突破三萬份連署,但事實上可能不到一萬份。因此如果需要參考數據的話,還是請一律看選委會公告。

陳同學:

所以如果真的被罷免了,那應該代表他做得很糟糕囉?進到第二階段,也就代表他有很大的問題嗎?像罷免黃國昌失敗的陣營,也一直強調他們的票數比支持黃國昌的多,這樣的票數差,在政治上有意義嗎?

許執行長:

這些連署或票數,只代表有那麼多人討厭他,不代表他真有問題。就像選舉當選的人,只代表喜歡他的人很多,不代表他就是一流的人才。

因為連署很難,很多對政治沒概念的人看到罷免案進入第三階段,都會覺得這個被罷免的人應該很糟糕。但到底是哪裡糟呢?也是人云亦云。

最近罷免案進到第三階段的政治人物,通常累積了一定的仇恨值,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蔡正元,他成功進入到罷免的第三階段,但他做得真的很爛嗎?我們雖然和他不同黨派,但我覺得他在自己的責任範圍內相當拚,但因為他是走極端主義路線,也就可能獲得兩極評價。

黃國昌也是風格比較極端,愛恨分明,不好喬,這也讓反同基督徒鎖定他來罷免,認為可以集結各種反對他的人來突破票數限制。但就現實來看,黃國昌很極端,反對他的人也是另一種極端,票都不多。

所以如果要談政治意義,那些票數真的沒什麼好說嘴的,我覺得罷免連署和投票,反而突顯政治少數派常誤認自己有實力發動政治攻勢。真正能在罷免戰場發動有意義攻擊的,還是兩大黨,但大黨通常都會走穩健路線,因此罷免註定會成為一種「擺著看好像很厲害,實際上卻沒人玩得起來」的制度囉!


gyik6sFdLDy-2g7JtA2tDg

人渣干政

人渣文本帶你前進臺灣政壇第一線,坐擁海景第一排

作者:周偉航

出版社:臺灣商務印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