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ecologist-557571-unsplash

 


小編雜想

談到金庸江湖裡的PR,不免回想到了台灣政壇間的趣聞,最近在新聞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口譯哥事件,前總統馬英九先生任內曾擔任總統府發言人的羅智強先生也不甘寂寞地來湊上一腳。

這位時不時還是會在新聞版面上佔著一些版面的前總統府發言人,姑且不論其批評是否合宜,但作為前總統馬英九先生的的幕僚與公關,對於自己的老闆效力的心可從來沒有改變過。在他所經營的臉書專頁《強星人報》中,也曾以〈沒有喬峰續命的國民黨〉為題,說明自己加入國民黨的過程。文末他也以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故事情節,來比喻他的前老闆馬英九先生在2000、2004年二度擔任國民黨主席,好讓國民黨得以「續命」,就如同喬峰為阿朱以真氣續命一般動人…(可是智強,阿朱最後代她老爸段正淳死在喬峰的掌下…………)

回頭,我們再來看看翻牆讀金庸裡所提,金庸江湖裡的三個PR。一起來看看我們的前發言人羅智強是屬於哪一種好了。


 

越是混亂的市場環境,公關工作越不能放鬆。

看了標題,你大概以為我胡扯:武俠小說裡是什麼世道,叢林法則盛行,一切靠刀劍和拳腳說話,這麼混亂的市場環境,需要什麼PR?

你錯了。越是嚴酷和複雜的市場環境下,公關越不能放鬆。

舉一正一反兩個例子說明:正面例子是郭靖。正因為有了得力的公關經理黃蓉,為他經營公眾形象,大大地幫助了「郭大俠」揚名天下,連郭家的紅馬和雙雕都成了消費者喜聞樂見的吉祥物。相比之下,洪七公就缺乏一流公關人才輔佐,雖然也有俠名,但卻遺憾地留下一個深入人心的「吃貨」形象。

反面例子是星宿派。這家公司不可謂不重視公關工作:公司一把手親自抓公關,全體成員群策群力拚公關,但由於沒有一位好的公關人才策劃統籌,星宿公司的公關形象定位、內容建設和技巧創新都很不足,每次市場公關總是產生負面效果,形象和口碑也越來越不堪。

所以,在江湖上公關工作不是重要,而是至關重要。

下一個問題就來了:武俠世界裡,公關工作的最大挑戰是什麼?或有人說:最大挑戰是合作夥伴和消費者相不相信你說的話。這當然有一定道理,但卻不夠深刻。我覺得最大的挑戰倒不是別人信不信,而是自己信不信─道理很簡單,如果公關經理對自己宣揚的公司理念、企業文化都不相信,又怎麼談得上塑造形象、協調關係、優化受眾心理環境?

下面我以金庸小說裡的三位公關經理為例進行說明。第一位,是對自己的企業文化真正信服的典型,乃是南海鱷神。

南海鱷神是四大惡人公司的公關經理和發言人,忠於公司,至死不渝,很大程度上為四大惡人公司扭轉了公眾形象。

在《天龍八部》裡,細看就會發現,我們關於四大惡人公司的背景知識大多數都來自南海鱷神的普及,包括四人的名稱、綽號、宗旨、性格,等等,金庸都是借南海鱷神的口說出來的。他是個稱職的公關和發言人,不但在四大惡人裡話最多,嗓門最大,而且發言風格直率誠懇,幾乎有問必答,甚至問一答三,絕不搞閃爍其詞或無可奉告。

事實上「四大惡人」並不太重視公關工作,南海鱷神在董事會裡只排名第三就是明證。但難能可貴的是,南海鱷神始終尊敬和擁護CEO段延慶,公關工作出彩而不出位,口口聲聲:「老大的話總是不錯的」、「他武功還是比我強得多」。

最終南海鱷神被老大殺了,死在了自己人的手裡,這也說明了公關有多麼難做。但自始至終,南海鱷神對公司的忠誠和信仰從未改變。讀者們逐漸地喜愛上了他。如果沒有這位好公關經理,四大惡人公司的市場形象和人氣要差一大截。

他留給我們的啟發是深刻的:一位公關經理,能做到始終忠於公司、忠於董事會、忠於投資人,忠於自己說的每一個字,終究會得到行業的信任和公正的評價..當然,本人有沒有好結果就另說了。

第二位公關經理,是從「信」到「不信」的動搖的典型,乃是李岩。

李岩是《碧血劍》裡闖王李自成的公關經理。應該說,在公司創業的初期,在研發產品、開拓市場的關鍵階段,李岩是有功勞的,特別是制定了那一句著名的口號:「吃他娘,穿他娘,開了大門迎闖王,闖王來時不納糧。」

不要小看這一句口號,為闖王公司打開市場發揮了巨大作用。而六神磊磊到現在都沒想出一句好的口號來。

然而到了後期,李岩的頭腦不太清醒了,觀念跟不上市場形勢的變化,對公司理念的信仰和忠誠開始動搖。《碧血劍》中說,闖王公司的業務做進了京城後,李岩僅僅因為看到有的業務部門不太守規矩,有的員工犯了一點小錯誤,比如強迫性借住了幾間民房、借用了一些錢米,和一些姑娘大嫂產生了強迫性戀愛關係等等,他就想不開了,「悲憤不已,只有浩歎」,說了不少牢騷怪話,甚至「氣得說不出話來,臉色發白,騰的一聲,重重坐在椅中」,用類似的舉動宣洩自己對公司同事的不滿情緒。

最後闖王當機立斷,把李岩一腳踢開,趕出了董事會,最後又把他和老婆紅娘子一舉除名。

李岩經理的深刻教訓是,創業團隊最難接受的是信念動搖。對於公司的既定方針和戰略,你不但要信,而且要始終相信,永遠相信。像李岩這樣先是相信、然後又忽然不信了的,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不信,免得搞得自己很難過,也搞得整個創業團隊都很難過。

第三位公關經理,是心裡對公司理念從來都不忠誠、對團隊的戰略從來都不信的「補鍋匠」典型,乃是神龍教公司的陸高軒老夫子。如果說李岩是從「信」到「不信」,那麼陸高軒經理就是一直都不信、但一直都裝作很信的典型。

對於神龍公司的市場戰略,對CEO洪安通先生的理念,他從來都談不上什麼信念,也談不上什麼忠誠,不過是為了保住自己在創業團隊裡的位子,揣度著CEO的心思,拚命地

把「文章做得四平八穩」,做些縫縫補補的工作。

比如韋小寶胡說八道有一篇唐代碣文,預言洪教主要「仙福永享、壽與天齊」。公關經理陸高軒明明知道是假的,不但不戳穿敵人的謊言,反而順水推舟,偽造了一篇碣文來拍CEO的馬屁,這不是縫縫補補、欺上瞞下的典型嗎?

後來神龍公司裡一群主管不滿自己被邊緣化,聯手造反,和洪教主鬥得兩敗俱傷,關鍵時候也是陸高軒最先跳出來意圖妥協、調和,當「補鍋匠」,和洪教主一起重組董事會,讓公司這艘到處漏水的大船繼續開下去。

陸高軒經理補來補去,最後越補越漏,自己也沒落到個好下場。英明的CEO洪教主看見他就生氣,終於「一把抓住了陸高軒,喝道:『都是你這反教叛徒從中搗鬼!』」然後

重重一掌,打得他「雙目突出,氣絕而死」。

陸高軒的拙劣做法,最值得批判和反思。說到底,他不是一個公司的好員工和好戰士,只是一個公司事業的同路人。等到CEO洪教主自己都混到無路可走了,你一個同路人又能走到哪裡去?要知道,一個創業團隊裡最不缺的就是補鍋匠。

說到這裡,我們不僅深深惋惜,可惜洪教主的團隊裡沒有一個南海鱷神那樣堅定的好PR。如果要有的話,恐怕教主..恐怕教主還是照樣要戴綠帽子吃大便吧?


 

s0CxnVyW0TeohEbWJJFZJg

本文摘自《翻牆讀金庸

作者:六神磊磊

出版社:高寶文化


clarahd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