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ette-f-1006427-unsplash
Photo by Juliette F on Unsplash

這陣子,台灣的政治人物頻繁到各國出訪,像是桃園市長鄭文燦和基隆市長林右昌到美國進行城市交流,因國際情勢的關係成功進入白宮。柯市長則到以色列訪問,探討小國如何偉大。總統蔡英文也即將飛往南太平洋眾友邦、鞏固邦誼。

一次成功的出訪可以增進自己的政治資本,但若因不了解對方的風俗、宗教,而觸犯禁忌,可是會鬧出國際笑話來的。例如南部某直轄市市長參訪大馬,竟然在吉隆坡晚宴上出現了烤乳豬,要不是他根本沒有邀請身為穆斯林的吉隆坡市長出席,就只是顯示出對於馬來西亞的風俗民情掌握不夠確實。若吉隆坡市長真的應邀出席,那才是真的災難。

事實上,伊斯蘭教國家的食材,都需要經過清真認證才能進行食用,這是很基本的文化常識。台灣人在進行南向政策的同時,要知道東南亞國家及民族眾多,需要更加了解每國不同的國情和歷史,才能達成交流互惠的目的。

馬來西亞:多元共生的赤道國度》是一部由馬來西亞華人以中文寫成的馬來西亞史,填補近半世紀來華人社會書寫大馬史的空白。作者廖文輝以地理為點,時間為線,延展出涵蓋社會、經濟、政治與文化的面,記錄馬來半島自史前時代至近代,文化及種族發展的深長歷史。各章看似各自獨立的故事,其實彼此牽連、內外鑲嵌。馬來民族、華族、印度族群、原住民族,印度文明、伊斯蘭文明、佛教文化及外來西方殖民文化,造就了豐富的大馬歷史;而隱藏在多元民族背後的,卻是暗暗湧動的民族衝突和矛盾。藉由此書,不僅讓我們可以了解伊斯蘭教在馬來西亞的發展歷程,也得以讓我們透過這個過程,審視我們本身被掩藏的過去,邁向跟真實的未來。


摘自馬來西亞:多元共生的赤道國度

伊斯蘭教所以能在此廣泛傳布,原因在於其傳教方式頗為得宜,主要有兩個大方向,即自上而下的傳播方式,以及從沿海貿易點向內地推進的策略。西元十三、十四世紀東來的穆斯林商人皆以宣揚伊斯蘭教為己任,商業活動和傳教熱忱促進了伊斯蘭教在東南亞的發展。他們和當地女子結婚,並以他們所帶來的實際經濟利益,吸引當地土酋主動改教,甚至與當地貴族土酋勾結,反抗印度教或佛教政權,建立伊斯蘭教國,使伊斯蘭教得以從上而下傳播。由於伊斯蘭教傳入時,島嶼東南亞缺乏強大而穩定的中央政權,沿海地區的首領和政權除了可從與穆斯林商人交易中獲取實際好處,同時也認為轉向伊斯蘭教有助於保護他們的利益,鞏固他們的地位和擴大他們的勢力,伊斯蘭教最終得以由沿海對外貿易點或城市逐步向周圍或內地推進。另一方面,由於島嶼地區在民族、語言、文化或習俗方面都有較高的一致性,也利於伊斯蘭教化的同步擴散。

關於伊斯蘭教傳入馬來半島,最早的文字記載,可溯源至一九二四年發現於登嘉樓河口,阿拉伯伊斯蘭教徒於一三○三年所豎立的石碑,碑上刻有以爪夷文書寫的伊斯蘭教教義和一些犯姦淫罪的罰則,是目前馬來半島上最早的伊斯蘭教遺跡。馬六甲的第二任統治者伊斯干陀沙由於迎娶巴塞公主而改奉伊斯蘭教,成為馬來半島上首位皈依伊斯蘭教的國君,故此在政治勢力的庇護下,臣民皆逐漸改信伊斯蘭教。

馬歡於一四一四年到馬六甲時,也發現居民皆信仰伊斯蘭教,這時正好是二世王統治時期。

但是到了第三任統治者斯里馬哈拉加時,卻出現了短暫反動之勢。他曾於回曆新年時,昭告人民其會依據新加坡國祖先之習俗,即依照當時酋長掘地得王冠為新一年的開始,戴冠披服接受祝賀的傳統來慶賀新年。此外,他採用伊斯蘭教國家禁用的「Maharaja」稱號,也可以視為對伊斯蘭教的一種背叛行徑。但畢竟伊斯蘭教化是大勢所趨,到了第五任統治者目扎法沙就正式宣布以伊斯蘭教為國教,君主改稱「蘇丹」,並正式確立伊斯蘭教的兩大節日,即開齋節(Hari Raya)和進香麥加(Mecca)後之哈芝節(Hari Raya Haji)。每逢這些節日,王宮前的廣場就會築起一高出地面許多,可以瞭望的亭子,節慶當天會有無數行列在市集遊行後集合於廣場,老百姓就跟隨亭內的國王和王妃進行禱告儀式。儀式後國王便會出遊,與民同樂。在他任內編訂了內含伊斯蘭教法的法典,在其統治範圍內採行伊斯蘭教法,創建清真寺、宗教學堂和蘇菲道堂。此後,在統治階層的鼓勵下,不僅老百姓皈依伊斯蘭教,王室也和非伊斯蘭教徒通婚,以吸引新的皈依者。

隨著馬六甲王國商業的繁榮與國力的強盛,伊斯蘭教更進一步傳播到各地,一般上或以商業作媒介,或通過政治手段,或軍事擴張。其中,彭亨和吉打是因與馬六甲王國建立聯姻關係而信奉伊斯蘭教;北大年、吉蘭丹及登嘉樓則是因臣屬馬六甲王國而改教;蘇島上的甘巴、錫國(Siak)、英得其利(Indergiri)和占卑等則由於先後被征服,也同樣改奉伊斯蘭教。當時,伊斯蘭教向外的傳播主要有三條路線,一路傳到蘇門答臘的中南部各港口;一路則經婆羅洲的汶萊,往東傳到蘇祿(Sulu)群島、棉蘭老(Mindanao)及其鄰近各島,這時馬六甲王國便取代了巴塞,正式成為東南亞伊斯蘭教傳播中心,並被譽為東南亞的「小麥加」。

馬六甲改奉伊斯蘭教,不僅吸引了來自阿拉伯、波斯、土耳其、印度和中國商人前來經商,帶動了馬六甲成為國際商港,更重要的是,伊斯蘭教也同時形塑了馬來民族的性格,不致因政治失敗而潰散,對馬來民族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政治上採行政教合一,統治者為阿拉(Allah)在世間的代表和伊斯蘭教的護法,並以宗教為手段來對抗西方勢力的入侵。經濟上,伊斯蘭教鼓勵教徒自行累積財富,所以經商是穆斯林的主要活動,也帶動了東南亞的經濟活絡。社會習俗方面嚴守《可蘭經》的戒律,以清真寺為社交活動中心,穆斯林聚集在清真寺舉行宗教儀式和祈禱,社會上的階級之分也明顯淡化了。此外,宗教法也被應用到法律上,如馬六甲的海事法中就納入了宗教法。文化方面,鄉村的祈禱所、清真寺和宗教司住所都是宣教的場所,伊斯蘭教教義的傳授為穆斯林的基本教育。伊斯蘭教中的阿拉伯語也被吸納成為現代馬來文的組成部分,「jiran」、「mahkamah」、「rezeki」、「sejarah」、「selamat」等,都是受阿拉伯文影響的詞彙。此外,爪夷文也成為當時伊斯蘭經典、宮廷書信、法律規章、私人書信及文學作品的書寫文字。在伊斯蘭教文學的影響下,馬來古典文學開始出現傳奇小說(Hikayat)和敘事詩(Syair)等文體。伊斯蘭教獨特的圓頂、拱門和尖塔,並以《可蘭經》為裝飾藝術的建築形式,在馬來半島也隨處可見。


CPwN4I3tiDy5spUPuEQumw

馬來西亞》多元共生的赤道國度

作者:廖文輝

出版社:聯經出版


延伸閱讀

uM_I8mlx0TOQPoswPt6TOg

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

作者:克里斯多佛‧高夏

出版社:聯經出版

etc-3

印尼etc.

眾神遺落的珍珠

作者:伊莉莎白‧皮莎妮

出版社:聯經出版

NPRAbgv4OzWRIYXWG9c8lA

緬甸

追求自由民主的反抗者

作者:黛芬妮‧史藍克

出版社:聯經出版

ftjbOFQ_9TmzQYmCklEwkA

新加坡史

作者:陳鴻瑜

出版社:台灣商務印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