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tyson-1184078-unsplash

近日來在台灣最被大眾討論的勞資爭議,應該就是街口支付與愛評網之間的糾紛了。作為收購端的街口支付,在收購愛評網不久,即引爆非法解僱爭議,一口氣解雇了16名員工。遭解雇的員工,指控街口負責人胡亦嘉片面認定員工曠職,甚至要求工程師去做不熟悉的業務工作、不准請事假。種種不合理的規定外,胡亦嘉甚至在email中對員工說:「不會給任何錢,要提告就去,廢話這麼多幹嘛。」

員工們就這樣一夕之間沒了工作,相關的補償也通通拿不到。收購方與被收購方各執一詞,卻讓基層的勞工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還記得農曆年前華航機師所發動的罷工事件嗎?或是正在進行中的長榮航空、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第二次勞資爭議調解。關於勞工的勞動權益,在台灣起步的晚,很多觀念仍舊需要瞭解與釐清,究竟工會是什麼?能為我們做些什麼?罷工真的有其必要性嗎?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新書《召喚法力》,自己的權益自己爭!


在2018年《勞基法》修法的時候,由於政府為企業加入許多彈性條款,宣稱在工會或勞資會議的把關下,可以兼顧勞工權益以及企業效率。

然而事實上台灣大部分的勞工根本就沒有工會保護,因此這種把關機制被普遍認為缺乏實際意義。

談到工會,我們常常聽到有人說台灣的勞動條件低落,是因為台灣勞工沒有組織工會、參加工會的風氣。但是台積電前總裁張忠謀卻不這麼認為,他曾經公開表示Google、臉書、微軟等科技業者都沒有工會,是這些企業會成功的主要原因。到底工會是什麼?我們應該怎麼看待工會呢?

工會是勞工團結彼此,用來對抗資方的力量

在自由市場的經濟體系下,勞工以勞力換取工資,雇主也有聘請勞工的需求,但雇主同時擁有工廠、機器、營業機密以及雄厚資金,讓勞工無法跟雇主取得平起平坐的地位討論薪水、工時、休假等勞動條件,畢竟公司高層可能會跟你說一句:「不想做的話,歡迎離職」,此時勞工沒有相對應的手段來與雇主抗衡,因此唯一能做的就是團結彼此,形成一股對抗力量,以數致勝。

而最不想看到勞工團結起來的,便是資本家以及跟資本家合流的政客了。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初期,隨著社會主義的思潮逐漸在全球蔓延,勞工運動的勢頭也逐漸走向高峰,在一八八六年五月,美國芝加哥的勞工不滿工作待遇太差且工時太長,引發三十五萬勞工發起大型罷工示威,上街要求改善工作待遇,並縮短工時至每日八小時,結果政府卻派出警察鎮壓、甚至開槍射殺遊行示威者。在一八八九年,由世界各國工人政黨團結起來成立的社會主義國際,也就是後來的第二國際,在成立大會時決定將五月一日訂為國際勞動節,希望能支持鼓勵會員效法這樣以罷工作為手段的鬥爭。

後來人們認識到保障勞工團結權的重要性,便在《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 條條第3項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8條第3項,將工會團結權定為基本人權。

在我國的法律中,也承認勞工擁有團結權,也就是勞工可以團結起來向雇主爭取權益,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組織工會,《工會法》便是保障團結權最重要的法律;除此之外,我國法律也承認勞工擁有團體協商權與團體爭議權,前者是指當勞工組織工會後,工會有權利要求雇主與工會協商,《團體協約法》便是保障團體協商權最重要的法律。而團體爭議權則是當工會與雇主協商受到阻礙時,工會可以發動罷工或用其他方式對雇主施壓,藉此迫使雇主正視工會的聲音,甚至讓雇主同意工會的訴求。

工會分成哪些?可以行使哪些權利?

我國二○一○年《工會法》修法後,明訂勞工可組織三種工會:企業工會、產業工會和職業工會。三種工會各自具有不同的條件門檻和適用身分。

企業工會的意思是同一間公司的勞工所組織的工會,例如台灣鐵路工會、中華電信工會、中華航空工會等。《工會法》也規定,如果一間公司有許多工廠,每間工廠也可以組織獨立的企業工會。此外,若為有關係企業甚至是有控股公司等大型企業集團,這些集團旗下的勞工也可以聯合起來組織企業工會。

產業工會則是結合相關產業內之勞工所組織之工會。例如基隆客運產業工會、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等。而職業工會為結合相關職業技能之勞工所組織之工會,如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等。

但從歷史來看,自國民政府來台之後,國民黨基於在中國大陸的失敗經驗,為了控制與防止反對國民黨的勢力從勞工中浮現,因此主動在公營事業和黨營事業內扶植工會,也施壓民間企業要求民間企業成立工會,並規定一間企業或一間廠房只能有一個工會,目的是便利國民黨透過這些工會建立網絡控制企業及勞工,造成台灣有許多企業工會遭到雇主御用化的現象,也讓真心想要從事勞工運動的勞工無法組織工會。因此,近年來許多勞資爭議都是由勞工另外組成的產職業工會推動,例如華航空服員罷工,便是因為當時的華航企業工會屬於御用工會,因此空服員另行組成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推動罷工。

工會的罷工與爭議行為

工會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就是進行爭議行為與罷工。

罷工,是勞工展現團結、爭取權益的極致表現。在罷工期間,如果工會會員不遵守罷工決議,仍然決定為雇主提供勞務,工會可以決議開除不配合的勞工會員。

華航空服員罷工案件中,工會選擇在蔡英文總統出訪友邦的第一天發動罷工,當時總統的專機由華航負責,而有數名參加工會的人仍然選擇登上總統專機提供勞務,不配合罷工,隨後便遭到開除。雖然這些空服員認為總統專機的性質跟一般航班不同,不應該受到罷工影響,但法院則認為雖然總統出訪對於國家利益至關重要,可是勞工罷工權對於改善國內勞工整體經濟地位也有關鍵影響。法院特別強調,弱勢的勞工如果無法團結,就無法產生能夠與資方抗衡的力量,勞工朋友的地位也無法改善,因此工會開除不配合罷工的工會成員並不違法。

用工會的團體協商權,制定出適合各行各業的勞動法

工會設立的最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維護與提升勞工的勞動條件及經濟條件,如果勞工是基於其他目的組成團體,像是以認識別人聯絡感情為目的的聯誼會、以減肥或健身為目的的運動社團,或是政治性社團,都不屬於工會。而許多《勞動法》的學者認為,工會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與雇主締結團體協約,這是什麼意思呢?

常常聽到有人說,台灣各行各業之間的差異很大,例如航空業的機師、法律服務業的律師以及醫院裡面的護理師,工作型態非常不同,因此有人說根本不可能訂出符合百工百業特性及需求的《勞基法》。

在許多國家,確實認識到不可能用一部《勞基法》管理所有產業的勞動條件,因此這些國家的做法是讓各行各業的勞工組織工會,由工會自己跟雇主協商,甚至雇主也可以組織雇主團體,讓各行各業的雇主團體與工會自行協商出符合產業需求、同時也能保障勞工權益的勞動條件,最後再將協商結果簽訂成團體協約,團體協約就會成為這個產業的勞工所享有的最低標準。

以近年來比較常發生罷工爭議的航空業為例,假設機師工會透過罷工爭取勞動條件,隨後與華航、長榮兩間航空訂定團體協約,這個團體協約因為是航空業的成員自己協商出來的,一定會符合航空業的需求,也因為是工會同意的,所以也能夠達到保障機師勞動權益的目的。而《團體協約法》規定,雇主與勞工訂定的勞動契約不可以違反團體協約,團體協約會自動成為工會會員勞動契約的一部分,因此勞工透過組織工會、集結力量,進而與雇主訂定團體協約,便能達到保障自己勞動權益的效果,這樣的方式也遠比依賴政府有效多了。雖然工會自行爭取自己的權益以符合自己產業的特性是比較理想的做法,但在台灣工會覆蓋率仍不高的情況下,去除《勞基法》由工會自行協商,似乎不會是個好選擇。

事實上,在工會運動成熟的國家,工會之間便是透過簽訂團體協約的方式爭取會員認同。因為勞工參加工會必須繳納會費,因此工會必須爭取簽署有利勞工的團體協約,讓勞工在加入工會後能獲得團體協約的保障。也因此在台灣,《團體協約法》便允許工會與雇主約定在團體協約中加入「禁止搭便車條款」,也就是雇主不可以把團體協約中特殊約定的福利或保障提供給沒加入工會的勞工。

雖然有人會認為這樣並不公平,憑什麼只是因為加入工會,就可以領比較多錢,這不就違反了「同工同酬原則」?原因在於要迫使沒有參加工會的人付出一定代價,換句話說,就是不讓他可以什麼都沒做,又不加入工會,還能享有跟工會會員一樣的待遇,進而達到保障工會集體的權利、提高工會協商的能力,也讓工會自行爭取勞工支持並入會,形成良性競爭。

爭取勞動條件你我都該出力

早年台灣的工會活動遭到當時的政府嚴密控制,讓工會成為大家都聽過,但沒人知道那是什麼的東西,因此台灣的工會運動一直不盛行,許多工會都是政府與資方把持的御用工會。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使台灣的勞動法長年沒有成熟發展,人們已經習慣在政府率領下透過《勞基法》獲得勞動條件的保障,卻甚少意識到勞動條件應該要由勞工團結起來一起爭取,而工會對於勞工團結而言,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透過工會爭取團體協約協商,也能改善「一部勞基法無法治百業」的困境。


-s1TanT3ODmHK-m6wAGM2A

召喚法力

法律白話文小學堂

作者:法律白話文運動

出版社:台灣商務印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