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2_8687_mid

 


Famous Last Words這間酒吧藏在多倫多的十字路口區(The Junction),我們十分看好這間酒吧,將會成為多倫多的嬉皮、基層社會族群聚集處。店如其名,這間酒吧要為每位愛書人創造一個最極致的都市角落,裡頭收藏豐富書籍,以及各款以書為主題的調酒,任君挑選。

這間酒吧是老闆Marlene Thorne,一個說自己是愛書成癡的女子,她的心血力作,除了書,她也一直都很愛那些不平凡甚至有些古怪的調酒。她說,這是全多倫多第一間完全為書蟲打造的酒吧,一開始Marlene 還擔心,她創造一間只有她會喜歡的店。

不過她倒是擔心太多了,這間店超受歡迎,已經養出許多常客,也有固定舉辦的讀書會等等,而Marlene也根據這些讀書會的選書、討論的主題,設計出了許多特別的酒單。

KB2_8699b_mid

Q:妳怎麼會成為一間酒吧的老闆呢?

我在行銷領域工作超過15年,但在一次公司合併計劃中被裁員後,我決定要做點不一樣的事,當然也是帶著點失落感決定重新開始.....。儘管我個人非常熱愛調酒,也曾經在一些私人派對或是公司活動上負責調酒,但是決定要把興趣變成事業這個念頭真的非常嚇人!我天生就不是個有冒險精神的人(事實上恰好相反)。但因為有我先生強力支持,我開始設計商業計劃,接著開始尋找店址,接下來就是一連串故事了。

Q:為什麼會取這個名字呢?

在我腦海裡,Famous Last Words在各種層面都有意涵:從文學角度來說,這間酒吧是為了書而開,而書裡最核心的元素,就是文字。另外,在酒吧裡歷經多少時間都不會改變,最常聽到的話就是「OK我只喝一杯」、「我絕對不會再喝成這樣了」,而「你每次都這樣說啦」(*Famous Last Words),總是最佳回應。最後,提摩西‧芬德利的小說,不僅是我一直以來最喜歡的書,他也在我20歲出頭第一次讀完後,點燃我想成為作家的願望。多年後,他也在我的創業生涯扮演非常重要的啟蒙角色。

Q:跟我們分享你學習開一間酒吧的歷程吧!

我做了非常多功課,在我基本的商業背景之下,我必須學習更實務執行面像是申請執照和許可證明等。我也花了很多時間,讀我最景仰的酒吧Death & Co, The Dead Rabbit*所出版的書,透過這些書讓我獲得靈感與指引。當我開始營運酒吧(空閒時間大概只剩下幾分鐘),我讀了兩本討論服務業的書:《德蘭西》(暫譯)(Delancey)莫莉・懷森伯格著,這本關於一對夫妻在西雅圖開餐廳的回憶錄,真是超乎期待的棒,這本書以非常誠實的觀點描述要新開一間自己的事業,無論是情緒或是經濟上都像是搭上一台雲霄飛車。我也讀了《我的城市,苦樂參半》(Sweetbitter),描述一位年輕女子隻身來到紐約展開新人生,在曼哈頓高檔餐廳工作,卻讓自己陷入一片混亂中,作為一則警世寓言,這本書真的不錯!

Q:妳的酒吧真的是位書本而生,那妳又是如何愛上閱讀的呢?

我的父母也熱愛閱讀,所以在我早年回憶中,總是摻雜著書,無論是我自己讀的,或是看見我父母拿著書在閱讀。我在一個沒有書店的小鎮長大,所以我靠學校裡每半年來一次的學術書商提供的書而生。當我在長大一些,我父母會幫我郵購精裝版《神探南茜》系列,每一次收到書時,都像是在過聖誕節一樣!

Q:這裡哪一款調酒(或是哪本書)最吸引人?

我們最受歡迎的調酒是《華氏451度》(Fahrenheit 451)*,這是杯楓糖古典雞尾酒。我猜人們喜歡他的原因正是他的簡單、美味,而且我肯定每個人在高中時都讀過這本書。《城市風雲》(City on Fire)也受到廣大顧客支持,這杯混合蘇格蘭威士忌、 梅茲卡爾*、君度橙酒、苦精*,因此這是杯帶有煙燻感的烈調酒。《我們看不到的所有光明》(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是一杯氣泡類調酒,裡頭有琴酒、接骨木花、普羅賽克*、新鮮的百里香,這杯在天氣漸暖時是很棒的選擇。《Fierce Invalids Home From Hot Climates》,是一款即興的湯姆柯林斯酒(Tom Collins)*,《 Famous Last Words》是我們家版本的臨別一語調酒(Last Word),也是排行榜上前10名常勝軍。

Q:妳是如何發想新口味調酒?

我們會替在我們店裡舉辦讀書會的客人客製化調酒,時常會有一些新發明我自己也很喜歡,其中一些酒單也會被我們放進最新的春夏酒單中,在現有的酒單上,我喜歡 J.J. 亞伯拉罕, 道格‧道斯特 寫的《S》,而這款調酒有非常多內容物,以及口感帶有細緻層次,而且只要有人點這杯酒,我都會拿這本書給他看,因為這本書本身就是個有趣的故事(這本書把謎團中的謎團用一個非常酷的方式呈現出來)。

KB2_8749_b85a8d7a-3b9b-4407-a12c-6f8d35d9a17f-prv

Q:書本或是調酒,哪個排在前面?

看情況,有時候我會喜歡一本書到必須要創造一款可以代表它的調酒。有個例子是芭芭拉‧金索佛的《動物之夢》,我很愛她的作品特別是這本書,我用尼加拉瓜蘭姆酒(來自於這本小說中一段精彩的情節)再加上從書中其他內容來的靈感,為它添加風味。另一杯《金翅雀》,我採用完全不同的手法,我先設計這杯調酒的酒譜,接著我開始思考如何描述他的風味(辛辣、煙燻味),這杯酒便與唐娜·塔特這本鉅作連結在一起。她可能有點極端(龍舌蘭基底,並加上利口酒,不是每個人都會愛),不過這杯是黃色的,所以和這本書蠻搭的。

Q:你不只為書開了間酒吧,你也支持協助識字的慈善單位以及讀書會,為什麼閱讀對你而言這麼重要?

除了識字是替人們創造機會的一項基礎能力這個實際的原因外,我認為閱讀也是一個重要的逃生出口。小時候我算是個孤僻的小孩,大部分的午後我都會待在社區圖書館,完全沈浸在書本裡。如果你能夠閱讀,你可以抵達任何地方,你可以體會任何事,有句名言這樣說(向喬治·羅伯特致敬)「閱讀的人在臨終前活過千萬種人生,從不閱讀的人只活過一種」

Q:數位化閱讀對你來說重要嗎?

讀數位文字是我生活的一大部分,這有幾個原因,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讀書,所以我會在各個地方抓住空擋,讀個幾分鐘,所以有一個可攜帶而且輕便的裝置是關鍵。同樣脈絡下,我也很喜歡可以預覽書籍這個功能,我只看自己喜歡的內容,所以如果這本書沒有抓住我的興趣,我就會跳到下一本。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的工作時段非常晚,我通常會藉由閱讀來讓自己放鬆。我的Kobo閱讀器讓我可以在床邊閱讀時不會打擾到我先生(他的作息非常正常!),而且我真的很希望能夠再去度假,過去當我出去旅行,我的書會塞滿半個行李箱,而現在我可以下載非常多書,而且還可以裝得下衣服!

Q:讓我們來聊聊你的顧客吧

簡單一句,他們是最棒的!我總是會因為進到我們店裡的客群屬性廣泛程度而大開眼界!各種可以想像到的人口統計特徵,都會出現在這裡,一大群,三五好友,或是獨自前來的都有,客人裡有讀者、作家或是單純愛喝調酒的人。這些人裡通常混合了鄰近我們的在地夥伴(這些人帶給我們很多幫助!)或是有遠道而來的朋友,有些人特地來到十字路口這區,是因為他們看到這間酒吧的文章,想過來看看。大家人都非常的好!我們的員工也常常因為這些人的友善而非常讚嘆。

Q:很多人會來這間酒吧閱讀,你最推薦在哪個角落沈浸到書裡?

只要我有幾分鐘空擋我就會閱讀!如果我有一段時間可以好好坐下來看本書,在我們客廳面海的窗戶旁,有一張稍微傾斜的椅子,當陽光灑落進來時,那裡是最棒的選擇。

Q:接下來在FLW你有什麼計畫呢?

我正在為了春夏酒單的經典款做一些調酒“研究”,所以我剛好讀到一半的《在火山下》(Under the Volcano)以及《美國牧歌》(American Pastoral),我也要來下載電子書《 All Our Wrong Todays》,聽說這本書裡有非常多好東西,我賭裡面一定也有杯調酒。: )


延伸閱讀

YFwoULudhTeOsr0alfcR2A

 

 

風格是一種商機

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只對員工傳授的商業思考和工作心法

作者:增田宗昭

出版社:天下文化出版社

 

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首度公開

只對員工傳授的商業思考與工作心法!    傾囊相授他用四十年煉成的風格和眼光!**

在商品過剩的時代,    唯有風格才能創造「被想要」的價值!

 

 

 

CcDj3PNtPTmmhk3-ZVBUJg

 

 

環島讀冊

心中那間獨立書店,改變街區的閱讀力量

作者:曹馥年

出版社:日月文化出版集團

走過全世界,曹馥年回到台灣,重新關注我們自己的島嶼。
此次她以獨立書店為主題,探訪全台各地18間獨立書店,並記錄在旅途中遇見的旅人故事。

 

 

 

 

 

 


註:

*Famous Last Words:英文慣用語,很適合用這句話回應常常把「我發誓...」掛在嘴邊但從不行動的人。

*The Dead Rabbit:2016年拿下世界排名第一的最佳酒吧,位於美國紐約

*《華氏451度》:1953年出版的一本反烏托邦小說

*梅茲卡爾:mezcal,一款龍舌蘭酒,帶有煙燻風味

*苦精:bitters,藥草酒富含香氣,常用於調酒時妝點氣味

*普羅賽克: prosecco,普羅賽克是的義大利白氣泡葡萄酒,主要來自Glera產品葡萄。根據歐盟法律,只有在這一地區種植的葡萄 氣泡酒才能稱為普羅賽克。

*湯姆可林斯酒:Tom Collins,一款以琴酒為基酒的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