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cheung-129841-unsplash

大老的遺言,往往很讓人失望。《笑傲江湖》裡四個大老的遺言,左冷禪是「有火把?」任我行是「永如今」;岳不群是「啊喲!」東方不敗是「你好毒!」都很無厘頭。

人固有一死,分析一下金庸筆下那些江湖著名大老們臨死之前會說些什麼話,是件挺有趣的事情。

在善良的人們的心目中,那肯定應該是振聾發聵、莊嚴高妙的,比如「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之類。然而,現實總是無聊的。江湖大老的精彩遺言往往只存在於人們的想像裡,真實的情況有時很糟糕。

就像《笑傲江湖》裡,夠得上野心勃勃的「大老」級的人物只有四位,但他們的臨終表現都不太精彩。左冷禪的遺言是無厘頭的「有火把?」任我行的遺言是句沒說完的話:「永如今」;岳不群的遺言是:「啊喲!」東方不敗的遺言則稍微文藝一點,但仍然很無厘頭,居然是張學友的歌名:「你好毒!」

人們對這種遺言肯定不會滿意。翻翻史書,在我們的民間,善良的人們發揮想像力,替古代臨終的大老們杜撰了很多精彩的遺言。一般來說大致分成三類:

第一類是遺憾型的,表示對事業未竟的深刻惋惜。比如「既生瑜、何生亮!」、「今大事未成,奈何死乎!」這類遺言一般都是設計給功敗垂成的英雄們的。如果沒有這些遺言,我等凡夫俗子又拿什麼抒發對豪傑們大業不成的唏噓?

第二類是傲嬌型的,對自己極度自戀,對失敗死不認帳,比如項羽同志的「天之亡我,我何渡為?」還有金輪法王在絕情谷受到東邪、南帝、中神通的圍攻後,自知難以倖免,乾脆耍賴般把輪子拋在地下:「單打獨鬥、老衲誰也不懼。」

第三類是叮囑型的,比如《封神榜》裡的周文王:「你過來拜子牙為尚父」,就是典型的叮囑型遺言。

臨終遺言不可小看,它是構成江湖大老歷史形象的重要一部分。人們不自覺地有一種習慣,喜歡替大人物們層層堆疊一些東西,直到完全符合我們的想像為止。大人物們臨死前到底說了什麼,天知道;關鍵的是人們希望他說些什麼,然後歷史就會逐漸被堆疊成這個樣子。當事人真正的面孔,往往已經淹沒在層層的刪述和粉飾之中。

其實《笑傲江湖》裡那些不太精彩的遺言反而可能更符合實際。就像很多人諷刺歷史上曹操的遺言,說他「分香賣履,留戀妾婦」,但請問大家覺得曹操死前應該說什麼呢?難道非要說:「丕,一統天下吧!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有趣的是,我們為江湖大老們編造了五花八門的遺言,但唯獨有一種非常缺乏,那就是慚愧型的遺言。如果哪位大老說了這樣的遺言,我們往往並不因此而更尊重他,反而有些瞧他不起。

在《倚天屠龍記》裡,明教教主陽頂天臨終前遺書說:「餘名頂天,然於世無功,於教無勳..狂言頂天立地,誠可笑也。」像這類慚愧型的遺言少之又少。連陽頂天本人似乎也覺得不好意思,認為自己堂堂教主,在臨終前低頭認錯,終究不大體面─在他的遺書中,前文中關於吩咐後事、安排教務的內容都用大字寫成,唯獨懺悔這一段改用「一行小字」,顯得頗為拘禁羞澀。讀者們對陽頂天也普遍不大推崇,覺得他是個失敗的領袖。

看來大家都覺得,江湖上的豪雄們不會做錯什麼事,即便做錯了事也大可不用慚愧。與其像陽頂天一樣絮絮叨叨地贅述前過,顯得很不夠霸氣,遠不如項羽般地一錯到底更讓我們喜愛。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起羅伯斯比爾的遺言:「我們將會逝去,不留下一抹煙痕;因為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我們錯過了以自由立國的時刻。」這算不算是少有的慚愧型的遺言呢?羅伯斯比爾也太多此一舉了,其實他慚愧的算是什麼大錯呢?
 


s0CxnVyW0TeohEbWJJFZJg

本文摘自《翻牆讀金庸

作者:六神磊磊

出版社:高寶文化


clarahd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