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erson-santos-9SoCnyQmkzI-unsplash

科學研究顯示,我們開始集中注意力時,會經過四種狀態。首先,我們集中注意力(並展現高度生產力)。接著,假設我們沒有分心,也未被打擾,大腦還是會開始放空。第三,我們注意到大腦放空了。我們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會發現,尤其如果你不常檢查是什麼東西盤據著注意力空間,更不容易察覺(我們平均每小時會發現自己放空五次3)。第四,把注意力拉回原本專注的事物上。

極度專注力模式的四個階段是以這個架構建立起來的。為了進入極度專注力模式,你必須:

1. 選定關注一項有生產力或有意義的任務。

2. 盡可能消除外部和內部的干擾。

3. 把注意力集中在選定的任務上。

4. 持續把注意力拉回必須關注的任務。

為你打算專注的任務設定一項目標是最重要的步驟,當任務愈有生產力和意義時,你的行動也愈有生產力和意義。例如,你的專注目標可能是指導一位新進員工、把一項重複的任務自動化,或是腦力激盪新產品的創意概念,設定目標絕對會比漫無目的地以慣性模式工作更有生產力。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在家裡,關注的任務愈有意義,生活也變得愈有意義。把專注的目標設定成跟伴侶交談或與家人一起吃飯,就能獲得極度專注力模式的效益。我們學到更多,記住更多,更深入地處理行動,生活也因此變得更有意義。為了進入極度專注力模式,這樣的第一步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先選定目標,再集中注意力。   

達到極度專注力模式的第二步,是盡可能消除內部和外部的干擾。我們之所以會分心,理由很簡單:當下讓人分心的事物比我們該做的事情更有吸引力,而且不管在職場或家中都是如此。電腦螢幕角落跳出的來信通知,通常比我們正在另一個視窗執行的任務更有吸引力;酒吧裡伴侶身後的電視,通常比專注在對話上更誘人。

事先消除令人分心的事物,總是比事後排除容易得多,等它們出現時,往往已經來不及阻止干擾。內在干擾也需要控制,好比腦中隨機冒出的記憶(有時還是尷尬的記憶)、阻擋我們專心的想法、對沒有吸引力的任務(例如繳稅或清理車庫)產生的排斥感,以及大腦不自覺的神遊。

第三,預先決定要專注多久,比較容易進入極度專注力模式,而且你必須騰出一段可行又舒適的專注時間。前兩個步驟的基礎打得愈好,你更能深入、有自信地完成第三個步驟。

第四,也是最後一點,極度專注力模式可以在我們放空時,把注意力拉回最初關注的目標。我會經常重複提到這點,因為這是本書最重要的概念之一。研究顯示,我們的思緒有多達47%的時間是處於神遊狀態。換句話說,如果我們醒著18 個小時,真正專注投入手上任務的時間只有8 個小時。大腦放空是人之常情,但關鍵在於拉回注意力,這樣才能把時間和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重要事物上。

此外,一旦分心或受到干擾後,平均需要花費22分鐘才能重新回到工作狀態。如果是自己打斷或分散注意力更糟,需要29 分鐘才能回到原本的任務上。愈常審視占據注意力空間的事物,就能愈快把注意力拉回正軌。現在,你還不必太擔心,稍後我們會再談到細節。

所以,極度專注力模式一言以蔽之就是:工作時全神貫注在一項重要、複雜的目標上。

>>本文摘自極度專注力:打造高績效的聰明工作法 

4Xau8gfiizSEizvKvcpGtQ

書名:極度專注力:打造高績效的聰明工作法

作者:克里斯‧貝利

出版社: 天下文化


克里斯貝利 Chris Bailey

做過為期一年的生產力計畫,在那一年內密集研究注意力;也曾為了找出提高生產力的方法,親身做過數十種實驗。目前為止,他為這個主題寫過數百篇文章,獲得《紐約時報》、《赫芬頓郵報》、《紐約雜誌》、《哈佛商業評論》、TED、《快公司》、《生活駭客》(Lifehacker)知識網站等諸多媒體的報導,著有《最有生產力的一年》(The Productivity Project),現居加拿大安大略省京士頓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