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ught-catalog-354861-unsplash

對讀者來說,作家經紀人這份工作聽起來很夢幻,靠閱書維生、和世界各地優秀的創作者保持密切往來,讓有潛力的作家成功,這一切聽起來都非常完美,不過事實上,這可能只是我們幻想出來的。

當然,這工作絕對不只是,和作家約出門聊聊,翻閱手稿,我們聯繫上出版業可靠的Alex Adsett(她同時也非常熱衷於cosplay),來一窺作家經紀人的真實生活。

AlexAdsettheadshot_20bb88fc-13c1-4e19-b3e7-3f92eaf80ecc-prv

Q:所以一位作家經紀人,真正在做的是什麼?

簡短來說,一為作家經紀人代理了他們背後的作者,長一點的答案是,一位作家經紀人會讀過上百份很糟的手稿以及幾打很不錯但還不夠好的,只要能在這之中找到那些發著光的寶石,會讓過程中的一切都值得。一旦你找到那份原稿,你會向最好的書版社推薦這個作品或作家,替作家協調,通常,你能將這本新書推向全世界。

Q:你是如何成為一位作家經紀人?

成為經紀人沒有固定的步驟,但關鍵是你認識你所提案的出版社,而且他們信任你,這代表你必須要在出版業工作上好幾年,並建立你的人脈。在出版業工作是我畢生的願望,我一開始在布里斯本和倫敦賣書,接著在不同的出版社工作過。我在2008年開始自己的顧問事業,我幫助作家和出版商訂定合約以及協調版權相關事務,幾年後我順其自然的跨入作家經紀人這職業。

Q:你代理哪些作家?

我代理大約25位作家,從繪本作家Shannon Horsfall、Shelly Unwin,到犯罪小說作家Gary Kemble 及Nicholas J Johnson,很多我代理的作家都是剛開始他們的事業,當然裡面有些已經是暢銷書作家了。

Q:哪些書讓你成為現在這樣的讀者?

身為經紀人我代理所有種類的書,但我個人是個小說類書籍愛好者,我一直都很喜歡科幻小說以及犯罪類小說,最近我也開始愛上浪漫系列,影響我的書有這些:

The incredible Obernewtyn》系列, Isobelle Carmody*著。

1984》喬治·歐威爾,是一本很早出版,但是非常真實帶有力量的科幻小說,他反映出我們身後的世界。

使女的故事》瑪格麗特‧愛特伍,同樣也用一種很嚇人又有力量的方式,反映出我們的世界。

最近我非常著迷於 桃樂絲·榭爾絲*的犯罪小說《GAUDY NIGHT:A LORD PETER WIMSEY MYSTERY》,不過新讀者可以從《強力毒藥》開始讀起。他們都是非常精彩的小說,有著無可挑惕的心理學、角色設定與情節,我超愛的。

Tugun_85c3cbb4-8a88-4222-a5ac-b3e5af2ccb17-prv

Q:你最喜歡的閱讀角落是哪?

我完全被居住在昆士蘭省的布里斯本給寵壞了,那裡的天氣幾乎是完美的(就算是夏天的風暴),所以我不是在我家門廊上的吊床讀書,就是逃到了我們家族的海邊小屋,在海邊的七葉蘭下讀書。這絕對是這世界上最棒的閱讀角落,每個夏天我都會躲到那裡兩週,帶著一大疊書還有一籃芒果。

Q:工作時你讀電子書或紙本書?

兩者都讀,當然也包括了有聲書,我很喜愛故事,不論他們以哪種形式呈現在我面前,我當然還是喜歡紙本書,但我的家已經快被它們塞滿了,因此現在我傾向閱讀電子書,然後只買那些獲獎的紙本書。我很喜歡在車上聽有聲書,這是讓我可以擺脫罪惡感的自由閱讀時光,因為我不需要擔心我究竟該讀原稿還是已出版的書。讀電子書最棒的是,你可以在讀到欲罷不能的凌晨兩點買到續集。

MariaLewiscosplay1_9cd82e45-594b-4e1d-a225-e2ff25780e6b-prv

Q:對了,我們聽說你有在玩角色扮演,你有沒有一些照片可以分享給我們呢?為什麼喜歡角色扮演(cosplay)?

角色扮演絕對是在出版業工作中一樣最好玩的事,沒有人比科幻作家或浪漫作家更愛玩變裝的,我沒有玩很專業的角色扮演,我通常是為了參加派對而打扮,不是特地為了哪個角色裝扮。有一件事情總是非常的鼓舞作家經紀人,就是當你看到讀者打扮成你代理作家所寫的角色。

在瑪麗雅·路易絲(Maria Lewis)的《Who’s Afraid》書出版後,曾經有一系列變妝包,讓人戴著藍假髮變身成書中主角—一位女性主義的狼人,我超愛的。


編註:

* Isobelle Carmody:澳洲作家,著作包含科幻小說、兒童文學、青少年文學

*《使女的故事》:是歐美文學界推崇不已的作品,也是瑪格麗特最廣受討論之書,已被列入重要經典作品中。作者在迷人的敘述中反覆辯證人與女人的價值,真實與虛構拉扯,挑戰讀者的閱讀神經。極具藝術性、思想性及可讀性。

*桃樂絲·榭爾絲:是一位英國作家與翻譯家。最有名的作品是以彼得·溫西勳爵(Lord Peter Wimsey)為主角的一系列偵探小說,首部作品是1923年的《Whose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