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man-averin-173797-unsplash
Photo by Roman Averin on Unsplash

關於作者

曾冠穎,高雄人,眷戀被時間經過的事物。著有《藍色的房間》與《過冬》


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Abbas Kiarostami,1940-2016)生於伊朗首都德黑蘭,與其說他是位詩人,倒不如說他就是詩的自身。無論在他的電影或攝影作品裡,「詩」的樸實品質如一根細針,溫柔地刺穿天地萬物的寂寥與孤獨,汩汩滲出的是溫柔,緊緊牽繫的是人性。而他寫的詩,終將喚醒讀者內心沈睡的某一畝田,如芬芳、如涼水、如雲層間透出的金絲日光,妥善地搭建了一處供心靈休憩之所,他曾說:「我喜歡給人安寧的東西,能夠讓人找到自我。」我記得第一次見阿巴斯的攝影作品,是一幀顆粒斑斑,有著黑白強烈對比的照片。畫面裡橫著連綿的高聳山壑,較遠些的山則淡淡隱於畫面深處,背對太陽的山脊陰影面,則密集聚著一叢如米粒大振翅的飛鳥,將趨往陽光來的方向,卻不見鳥的黑影子。在這一幅被凝結的瞬間裡,我彷彿觸碰到詩。

而阿巴斯的詩集《一隻狼在放哨》裡,即使短短字句,也濃縮著這般沈靜又廣闊的畫面:「那顆彗星/穿過黑夜/進入寧靜的池心/水中燃燒的/金屬之歌。」是啊,你似乎聽見高速摩擦後的炙熱生命,浸入這冰涼人間之時,迸射閃光而奏出的那支鏗鏘的歌。「學童們/把耳朵/貼在廢棄的鐵軌上。」那時的你,怎知青春歲月是一列不再返還的火車,後來才習得懷念的能力,軌道邊上早已荒煙蔓草,你和當年天真的自己促膝交談,聊聊來時的故事。「它抽芽/它開花/它凋謝/它散落/沒人看見。」那麼寫下這首詩的阿巴斯,究竟處於這首詩的何處?或者他就是那朵經歷早晨黃昏的花呢?對於詩歌,我一直是保持高度敬意的,對於生命的種種醒悟,經過淘洗篩選,最後剩下的其實就只是簡單短明的字句:「在善與惡之上/是藍藍的/天空。」

在看完《一隻狼在放哨》後,我同時檢閱了阿巴斯的《櫻桃的滋味:阿巴斯談電影》。近來因生命的苦悶沈重全面地籠罩著我,卻因這部電影而被輕輕點醒一些善於遺忘卻十分重要的事。關於生命的可貴,不在於算計與價格,而在於黎明時分燦爛的太陽,在於黑夜點點斑斕的星空,在於你手中那顆酸甜櫻桃的滋味。我幾乎是忍住淚地讀完電影最後的那段對白,深深被安慰著。是啊,再常見不過的櫻桃,卻在「詩」的領域裡,貢獻了如此珍貴的啟示。

阿巴斯的《一隻狼在放哨》詩集有著凝視世界本質的透徹,在那樣的凝視裡,飽含了溫熱的愛。這本詩集十分適合在任何時刻隨意展讀任何一頁,你都會發現:有位詩人正在凝視著你的寂寞與奮鬥,你的傷心與寬闊,同時在你身處的這個宇宙裡,有羣飛鳥正無聲地翻過黑夜穿越萬里,帶領著你,飛往溫暖的方向。


_uVnWYRR5zmw32caplEtCg

一隻狼在放哨

作者: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

出版社:台灣商務印書館


延伸閱讀

lWRolcPyfDGXw5N9-CWpgg

櫻桃的滋味:阿巴斯談電影

作者: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

出版社:自由之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