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452

這次在二月份的台北國際書展期間,主賓國德國特別邀請了曾為律師的作家費迪南・馮・席拉赫(Ferdinand von Schirach)來訪。他透過今年推出新書《懲罰》,來表達當今社會的冷漠與疏離。樂天kobo除了進行了專訪之外,也透過邀請了臺灣身兼律師的作家許峰源,與席拉赫一起對談。

上集的訪談中,對談人許峰源在對談中從一個書迷的角色,與馮・席拉赫一起探討書中所要表達的議題,並且對於兩人從律師轉為作家,過程中所面對的道德上的審判,兩人也表達了相同的想法。

而在下集中,許峰源問到了馮・席拉赫一些關於寫作的經驗與技巧,以及請馮・席拉赫也一起談談對於斜槓的想法,馮・席拉赫也給了所有嚮往斜槓的朋友們一個誠懇的建議,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次難得的對談。



延伸影音專訪:

【影音對談】從律師到作家  費迪南・馮・席拉赫X許峰源(上)

德國最會說故事的律師費迪南‧馮‧席拉赫


 訪談摘要

許峰源:律師在寫訴訟狀和寫作故事的文筆,是很大不同的。我自己剛開始寫作的時候,遇到很大的障礙,我很好奇席拉赫先生有沒有遇到這樣的障礙,怎麼去突破這樣的困難,訓練自己寫作的技巧?

馮・席拉赫:我年輕的時候,打算寫一篇博士論文。論文主題就是想要探討這個問題。我覺得最危險的時候,就是我們在法學上用的語言與我們日常生活的語言。每個人有他自己的風格,我的寫作風格就是使用簡單清楚的語言,我認為最高的藝術就是把複雜的事情,用簡單的語言表達出來。

我在一個工作坊做了一場演講,主題就是創造性的寫作,當時有個人問我,你在寫故事的時候,會用那一些字眼,來描述一個人在呼吸,我把這個問題請其他的人回答,有人說把空氣深深的吸入到肺部裡面,類似這樣的句子。但我覺得如果有一個人他不呼吸就死掉了,這個情況可以寫,但沒有必要寫一個人在呼吸,每一個人都在呼吸。重點就是抓住重點,把多餘的事情,不重要的事情省略掉。

許峰源:那我很好奇說席拉赫先生,在完成寫作之後,會感受到幸福嗎?

馮・席拉赫:任何一位作家都會高興聽到他的讀者說,故事感動了他或者他在故事裡面找到了自己,或者這個故事在某個方面對他有幫助。可是你講的第一個感覺,我一般沒有這樣的感覺,我都會覺得可能這裡還缺一個東西,這裡還缺一個東西,我總覺得沒有達到完美。我總是自己會懷疑自己的寫作到底好不好。像在哥德的《浮士德》裡面,他有一個情節,一位主角他想要達到最完美的時刻,希望這個完美的時刻可以持續下去,我都一直在等待這個完美的時刻,可是我都等待不到。

許峰源:最近幾年有一本非常有名的書,叫做《斜槓青年》。例如律師也是作家,做了很多的工作,都是喜歡的熱愛的,而且擅長的。像是席拉赫先生也是一位非常成功的斜槓,對於很多的年輕人,也許現在做的職業,不一定最熱愛,也許想寫作、寫劇本、拍電影。你會給這些年輕人什麼建議,當內心他有些夢想的時候?

馮・席拉赫:我覺得答案很簡單,但是大部分人聽不進去。每一個人都需要累積自己的經驗,智慧早就存在,前人累積了很多的智慧,可是我們新來到這個世界的人,沒有辦法真正的體會,因此每一個人需要累積自己的經驗。我想要分享一個道理,你如果在考慮要做什麼,你一定要做你覺得可以從中得到樂趣的事情,錢、名氣、成功這個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事,你做的事情要可以帶來樂趣。

許峰源:我非常認同,最後還是要再次跟席拉赫先生表達感謝,我在你的文字與訪談過程中,感覺到的不是一個單純技巧高超的作家,而是感受到的是一個很有生命力量,可以帶給很多人正面影響的作家。

馮・席拉赫:非常感謝。


P-Cu483fnjSe370FPuGkrw

懲罰

作者:費迪南・馮・席拉赫

出版社:先覺出版